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 许无舟的到

admin游戏百科2022-01-23 16:47:4338

许无舟的到来,让稷下学宫的所有人都行注目礼。

人的影树的名!

即使许无舟不是道主,但是天下谁敢轻视这个人?

如果不是他们被困,要集合

力量护住道书本源,他们怕都警惕的围住许无舟了。

稷下学宫和许无舟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许……少师别来无恙啊!”

祭酒其实也已经知道许无舟人间少师的名头是假的,不过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许无舟,只能以少师称呼许无舟。

许无舟望着祭酒道:“不死天狼真的没死?”

祭酒苦笑道:“不愧是当年道主出手镇压的妖兽,镇压这么多年,出动道书也未能灭杀它,反倒是被他借此抓到机会,残魂潜藏在道书,导致现在的局面。”

“道书和稷下学宫相互依存,它一个残魂,为何能反客为主?”许无舟觉得就算是不死天狼,残魂能有多强,可现在整个稷下学宫被拖入了泥潭之中。

祭酒叹息一声道:“道书是天地至宝,可是在我等手中却是明珠暗投。稷下学宫没有没一尊圣人,根本难以真正的利用道书。这也是让不死天狼残魂有机可乘的原因,要有圣人主持道书,别说是不死天狼,就算是妖中至尊也难以残魂依托道书。”

“你们现在只能被动抵挡?这样下去,你们迟早力竭身死。”许无舟皱眉道,“我虽不喜你们,可是稷下学宫作为人族道门十大圣地之一,执掌人族书生道。人族的文道不能毁在你们手里。”

一句话,说的很多防备着许无舟的书生面露惭愧之色。

祭酒也深看了一眼许无舟。事实上,他也不喜许无舟这个人。行事没有底线,妥妥的伪君子。

可是却不得不承认,许无舟有他的人格魅力。即使小节有亏,但是在大义上,从来都拎得清,比起他们很多人都要清醒。

就如同他们以为许无舟成为道主之后,会打压稷下学宫。可事实上,许无舟并没有打压。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

反而很多有心向学的贫民天才,他们送来稷下学宫。

祭酒忍不住想到书痴,当年把他当做稷下学宫的传人来培养,那时候觉得他很完美。可现在回头看看,和许无舟比。他少了一种担当,少了一种低头看世界的怜悯。

祭酒轻吐了一口气,把内心的情绪驱除,问着许无舟道:“许少师来此,不是因为不死天狼吧。”

许无舟点点头道:“魔道十二策中一卷,流落在稷下学宫,此番前来,是为魔道讨要十二策的。”

一句话,让四周陷入死寂。

众人面面相窥,心想你堂堂前道主,真入魔道为魔道行事啊。

魔道十二策,他们也听闻过。这是魔道绝学,是魔道至宝。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落在他们稷下学宫。

祭酒也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许无舟道:“稷下学宫虽然书籍无数,可从未有过魔道十二策。”

“魔后亲口告知的,既然她说出来,那就应该在。要不然,她不会说。”

这一句话让祭酒更加疑惑,魔后的性子天下人皆知。她绝不会在这点上说谎,说谎做什么?

骗许无舟来找麻烦?开玩笑!魔后要找稷下学宫麻烦,她又何必假借他人手。这天下,还无需谁如此。

请许无舟来,只是为了更好的得到十二策。毕竟许无舟前道主的身份和声望,稷下学宫真能当他是魔道中人?

可是,他确实不知道稷下学宫有魔道十二策。

祭酒想了想,心想稷下学宫藏书无数。稷下学宫中有什么他也不能尽知,故而他向着在场的千人询问道:“魔道十二策,你们有人见过吗?”

这些人思索了一会儿,随即道:“我等未曾见过。”

许无舟皱了皱眉头,在场的千人,每一个都是稷下学宫的大儒、强者,在稷下学位都具有地位,他们要是都没见过,那十二策可能真的不在。

只不过,他同样信任魔后。魔后说,她得知这点是因为,稷下学宫有一位学员,正好修行了十二策上的秘术。而这也正好让她知道,原本她想要让这位学员想办法取出十二策,但这位学员意外身死,十二策因此还留在稷下学宫。

“魔道十二策,就算只有一卷,可也是至宝功法。要是真在稷下学宫的话,没有道理所有的学员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而在道书之下,修行了魔道功法,按理说无所遁形,我们多少能察觉出一些。

可这么多年,稷下学宫并没有修行魔道功法的学员。”

许无舟想到身死的那位,他不算吗?不过也有可能正是因为害怕,所以躲到外面修行,不敢回稷下学宫而导致身死。

祭酒说的也在理,如此至宝在稷下学宫。没道理所有人都经得起诱惑。要是有人修行,一定有端倪。

难道说:这一卷被某个弟子得到并且带出去了?

如此的话,就要从一个个脱离稷下学宫的弟子来查。那真的是不知道查到何年何月了。

许无舟觉得头疼!

十二策就剩下一卷了,难道魔道十二策真的难以集全。

许无舟正想着这些,脚下的宫殿却突然摇晃起来。

“一群酸秀才,你们拦不住我的,道书迟早是我的。”

狰狞嚣张的声音冲击而来,带着音波攻击,直冲人的神魂而去,一波连着一波的涟漪荡漾,场中不少人惨叫。

不死天狼居然主动挑衅!

………

喜欢万古第一婿请大家收藏:

许无舟和秦倾眸到了稷下学宫外,原本以为要依靠秦倾眸的身份才能混进去。可却发现,整个稷下学宫如临大敌的姿态,他们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秦倾眸身为稷下学宫弟子,甚至取出了稷下笔。但也被挡在门外,守门弟子说:“没有高层之令,就算手持稷下笔也不需进入稷下学宫。”

这结果让许无舟和秦倾眸都有些错愕。难不成稷下学宫知道他要来,故而才如此?这是要坚定的把自己隔绝在外了。

秦倾眸目光转向许无舟,询问他怎么办。

许无舟不想硬闯稷下学宫,但最后一卷十二策他也势在必得。

“去告诉祭酒,稷下学宫我许无舟可以不进去,还请他前往稷城一聚。”

稷下学宫弟子目光炽热,他灼灼的盯着许无舟:“你是前道主许无舟?”

“嗯?”许无舟疑惑,心想你们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是因为我?除了我,还有谁能有如此牌面?

“道……许少师请稍等,我们这就去通知学宫高层。”

在许无舟满脸疑惑中,守门弟子疾奔而走。

很快,从学宫中走出一个老者。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学宫大儒崇年。

“见过许……少师。”崇年见到许无舟,脸色有些尴尬,当年输在许无舟手中,按理说要叫许无舟师傅。可多少还是顾忌颜面,故而以许无舟少师的身份称呼。

“祭酒不敢见我?”许无舟问着崇年道。

崇年邀请许无舟入学宫,同时道:

“稷下学宫有大难,故而祭酒无法前来相见。”

“嗯?”许无舟疑惑的看着崇年。

十大圣地中,稷下学宫或许不是实力最强的。但是稷下学宫一定是最特殊的,因为他们有道书。

有道书的稷下学宫,杀敌之术不强。但是拒敌之能却恐怖。道书就是一方天地,就算是圣人都难以奈何。

这样一个圣地,谁能让其有大难?

似乎知道许无舟的疑惑,崇年边带路时边说:“临安的不死天狼,不知道许少师你还记得不?”

许无舟一愣,想起当初临安稷下学宫和不死天狼一战。许无舟还记得不死天狼身死时说过一句话:你们猜一猜,我到底有没有逃脱,这是不是我的真身?

当日那句话,让稷下学宫上下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只不过那时候很多人也都觉得不死天狼在唬人。现在听崇年的意思,他当初没有唬人?

崇年苦笑道:“不死天狼手段当真阴险高超,他当日被斩,却有残魂逃脱,残魂隐藏在道书之中。稷下学宫中无一人成就圣人,对道书的掌控十分有限。故而,也无一人发现其隐藏其中。

这也导致,不死天狼借着道书灵华恢复残魂,更是暗中炼化道书,导致现在道书出现大问题。”

许无舟一愣,看着崇年道:“你的意思是说,不死天狼和你们抢夺道书的掌控权?”

崇年点点头道:“是的!现在稷下学宫的大儒和强者,都在和不死天狼在打拉锯战,也就是我实力低微,故而留下来掌事。”

许无舟越发的疑惑:“道书你们掌握这么久,而且稷下学宫强者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

不少。不死天狼虽然强大,可毕竟是残魂。他还能和你们相争?”

崇年道:“不死天狼,他借助道书炼化其残魂妖源,借道书本源补充自身。他不是要重生,而是……把自己扭转变成道书书灵,借此掌握道书。

要不是人魔两族大陆相融,再加上经过人魔一战祭酒实力有所精进,差点就没有发现。可是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对方已经暗中和道书相融,道书被其炼化大半。”

崇年带着许无舟走到了一座学宫,这座学宫是整个稷下学宫最大的地方。坐落在学宫的中心,而此刻这座学宫盘坐满了人。浩浩荡荡,怕是不下千人。

而这千人,身上都流淌的道韵,不断的渗透进入地面。这时候许无舟才发现,他们盘坐的地面是一个个文字,这些文字有活力一样,在游走流动。

祭酒,此刻盘坐在最高处,一条虚道完全垂落下来,连接下方的文字。这些文字如同蚂蚁一样,在汲取着他虚道中的养分。

也正是因为如此,祭酒脸色惨白,他的虚道也带着萎靡之色。

秦倾眸在许无舟身边,望着这千人。她神情也凝重无比,这千人是稷下学宫所有核心,是稷下学宫所有的强者。

此刻,却都盘坐在这,以自身之道滋养道书来稳固道书。

这是极其危险的举动,如此滋养灌输,他们迟早要力竭身死。

………

喜欢万古第一婿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