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进出36章 完整版/(这位神明之)

admin游戏百科2021-12-31 07:12:562261

这位神明之所以被称为“吸血公爵劳艾尔”,是因为祂在第五纪元初年,使用了一具被称为“劳艾尔公爵”的躯体作为圣者躯壳,在物质世界犯下了大案。纪元的更替让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早已是落在了时光的帷幕后,但明确的证据表明,正是“吸血公爵劳艾尔”的出现让吸血种族在第五纪的早期崛起。

因此,后世的人们常用“吸血公爵劳艾尔”来指代这位吸血之神。

而吸血之神出现在物质世界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以各种邪恶而怪异的方式,品尝不同智慧生命的鲜血。有时仅仅是看上了一个特殊的目标,有时候则像是【血宴之主】一样,想要尽可能多的吞噬凡物的鲜血。

而这次夏德遇到的情况应该是前者,只是不知道这次酒会的客人,是否只有他一个人。

心中想着这些复杂的事情,确认耳边没有传来其他信息以后,夏德向前踏出一步。周遭白雾立刻散开,他来到了一条点着煤油灯的走廊上。

但与恐怖堡的走廊不同,这一次的走廊明显是某处经常被使用的贵族建筑中的走廊。左侧是一排窗户,能够看到外面庭院的诡异宁静夜色;右侧则是关闭着的房门,隐约能够听到从房门内传来的怪异笑声。

“我如果在这里唱起魔女们的歌,不知道进入的是哪个时间点的魔女议会。”

夏德心中想着,有些好奇这次居然没有立刻遇到危险。但这条走廊中的气氛,以及窗外压抑的夜色,实在是让他不舒服,于是便沿着走廊向前。

几十步以后来到了走廊转角,这里只能向右转。向右转以后同样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廊,两侧都是墙壁,底部大概一掌的长度是白色的,以上的面积全部用猩红的颜料涂抹。

墙壁上挂着褪色古老的油画,借着那些挂在钉子上的油灯,可以看到油画上恐怖的行刑画面以及那些人类完全无法想像的生物。

就连夏德都不敢多看那些油画,这些画作对精神的侵染效果实在是超出他的预料。

尽可能低着头向前走,但耳边依然萦绕着试图让他驻足察看油画的低语。半分钟后到达走廊尽头,那里有一扇双开的气派金色大门。大门的浮雕,在描绘一场热闹的宴会。但如果仔细看,这场宴会上,似乎有些看起来不对劲的人。

只是还没等夏德看清楚整幅画面,两扇门便同时向内开启,向夏德显露出门后的房间。

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夏德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仿佛为巨人建造的大型贵族餐厅,天顶到地面,至少有夏德家一楼到阁楼那么高,但面积还算是勉强正常。

房间地面铺着就算是第六纪1853年也很少见的白瓷地砖,高悬的水晶吊灯则一盏盏的从高空垂下,与墙壁上蝙蝠样式的煤油灯一起放射光明。

室内有种诡异的寂静,以及极强的压力。夏德的鼻子抽动了一下,空气中弥散着血气。但与【血宴

之主】出现时,那几乎可以直接变成血滴的血雾不同,现在空气中的血气中混杂着一种果酒的味道,并不是很难闻。

房间左侧是一排窗户,没有紧闭窗帘,但窗户是关着的,能够看到庄园庭院压抑而诡异的夜色。右侧则摆着一些小桌、椅子和橱柜,像是为了招待无法上桌的客人。

一张铺着白色餐布的长桌,被摆在房间中央。正对着门口夏德站立位置,也就是长桌的最远端,坐着一个披着血色斗篷,面容白皙英俊,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

只是与祂对视一眼,夏德手背的皮肤便出现了裂纹,随后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从皮肤的裂痕中渗透出来。

他明白了,这位就是酒会的主人。

“真是有趣,按时参加这场酒会的最后一名客人,可真是意外。”

圣者注视着夏德,用第六纪的德拉瑞昂语,以一种怪异的兴致勃勃的腔调,做出了欢迎。

“晚上好,神。”

[标签

翁熄粗大进出36章

:p标签]夏德不敢长时间注视圣者,于是微微鞠躬表示敬意。

随着刺耳的声响,两扇门在夏德身后关闭,夏德也注意到了桌边坐着的其他五人。

穿着华丽长袍、戴着王冠,身材肥胖的半秃中年男人;分别穿着黑色纱裙和白色纱裙的两位十四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她们的俊俏的相貌极为相似,都有着黑色的长发和蓝色的眼睛,大概是双胞胎;一袭深蓝色长裙,虽然看上去四五十岁,但风华依旧的高傲妇人;穿着厚实褐色布甲,戴着长袖皮手套,脸部满是饱经风霜的皴裂痕迹,眼神锐利但头发花白的老人,这一看就是饱经沧桑的战士。

可惜第五纪元没有男性超凡者,因此也只是战士。

“看来这次没有遇到费莲安娜小姐。”

【只有那个成年女人是魔女。】

她在夏德耳边小声的说道。

五人中,那位高傲的妇人坐在正对圣者的位置,也就是长桌另一端最靠近门口的位置。

半秃的中年人和穿着布甲的老人坐在长桌左侧,前者与魔女间隔了五个座位,后者在两人正中央的位置。

两个小姑娘坐在长桌的左侧,两人是紧挨着的,但距离中年魔女却有三个座位。

凡人们都在远离神明的座位上,而且此时都看向了夏德。

“意外的客人,快入座吧,酒会要开始了,我现在倒是有些期待这场酒会了。”

红袍神明催促道,随后又补充:

“从你的下一句话开始,他们都能听懂你的语言。”

夏德点点头,想要坐到穿着甲胄的老人和半秃中年男人之间,也就是正对着两位小姑娘的位置。没想到才刚抬起脚步,就听那位黑衣红斗篷的神明严厉的说道:

“你,让开座位。”

转身看着夏德的中年魔女颤抖了一下,回过身扶着桌面,低着头站起身。她坐到了左手边的座位,与尽头的座位间隔一个位置,与两个小姑娘也间隔一个位置。

“入座吧,意外的客人。”

祂发出了邀请。

夏德叹了口气,在其他五个人的注视下走向餐桌一端。椅子自动拉来,夏德来到桌前,坐下时,椅子主动向前来到了合适的位置。

打量着神情各异的五个人,夏德什么也没说。他将右臂搭在洁白的桌布上,身体微微向着右前方倾斜,脸抬起,看向前方。

随着与神明的对视,他身上密密麻麻的纹路蔓延,光痕如同燃烧的金色余烬一样绽放。那皴裂甚至从脸颊穿过了眼睛,让他注视着神明的右眼,像是裂开一样闪烁金色的光芒。

好在,这只是装饰而已,实质还是灵魂中的神性在自发放射些许余辉。

“公爵。”

夏德顶着几乎让他昏迷的巨大精神压力说道,其他五个人同时一愣,显然是发现自己听懂了夏德的话:

“这场酒会......”

半秃的男人惊讶,两位小姑娘惶恐,披甲的老人皱眉迟疑,中年魔女表情凝重。

“......要如何才能结束?”

谁也没想到夏德会发出这样的询问,更没想到会看到一个男人身上,能有这种可怕的异状。

但谁也没敢开口和夏德交谈,因为神明在与他交流:

“主动来到这里的凡人,都渴求通过我的酒会获得恩赐。”

吸血的神明双手抱在一起放在桌面上,祂相当的理智,甚至看上去根本不像是邪神。而此时的桌面上,除了三盏烛台以外,空无一物:

“他,想要拯救自己濒临崩溃的国家。”

这说的肯定是那个半秃的男人,夏德刚才就猜测对方是什么国王。

“她们,想要解除诅咒与契约,永远不分离。”

这说的肯定是两个分别穿着黑白色纱裙的小姑娘。

“他,受人恩情想要报答。”

这指的应该是那位披甲的老人。

“她,只是单纯追求更强的力量。”

这句话说得是中年魔女。

“那么在酒会开始前,请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呢?意外的客人?”

神明询问道,如果不是知道对方的信息,听这个口吻,夏德大概会以为对方也是善神。

“我想要参加您的酒会,并让它在合适的时候结束。”

夏德诚实的说道。

“但作为客人,你可没有携带参加酒会的礼物,也就是那足够珍贵的血。”

“但我......”

他想伸出手腕。

“我可不要你的血。”

吸血之神的腔调异常优雅:

“我只是耸动鼻子,就知道你的血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

的确,虽然夏德的灵魂能够贮藏神性,但这具前流浪汉的躯体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有着“吸血之神”称号的神明看不起他的血,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我下次再来?”

夏德又试探着问道,同时想着自己要到哪里去弄足够有价值的血。

“不不不,这次我允许你空手而来,但下次可不行了。下一次,记得补上这次没有带来的血。珍贵的价值、血液的故事、或者仅仅是很稀有,这些都可以。”

就像最初的【纯真的创造者】一样,吸血之神也知道夏德的事情。但似乎对祂们来说,有凡人自遥远的未来来到现在,并不值得惊讶。

“那么先生们,女士们,我宣布,夜色庄园的酒会正式开场!”

“神啊,我很荣幸能够与您一起品酒,但请问这场酒会要如何结束?”

夏德还没忘记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你喜欢喝酒吗?”

吸血的神明问道,夏德迟疑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

“如果没有必要,我通常是不饮酒的。”

“那你的生命还真是无趣。”

圣者笑道:

“参加我的酒会,你们奉献足够的鲜血,并品尝我提供的血酒,活下来的人就能离开。这很简单,你和他们一样,与我一起品酒就好。至于酒会结束?当参与酒会的凡人死完,或者所有的血酿都被品尝,那么酒会当然就结束了。”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大概是昨天夜晚把运气都用掉了,周六的晚上,夏德与多萝茜的课程暂时取消一次。多萝茜被她的父亲露薏莎教授叫到了家里,谈论《汉密尔顿侦探故事集》的事情,这算是露薏莎教授对自己女儿的认可。

而蕾茜雅暂时无法在自己的父亲注意不到的情况下来见夏德,所以周六休息一次,公主正好也能趁这段时间,思考如何帮助夏德弄到【沉睡】灵符文。

这一次,公主殿下和女作家可是发誓,一定要帮到夏德的。

而周日的上午,夏德又去托贝斯克火车站,送别前往边境的拉德斯上尉。

上尉作为军官,不必和其他赶赴边境的士兵们坐二等车厢。在站台上,身着皇家陆军军服的上尉,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拉着夏德的手,再一次对他进行了感谢。感谢夏德将他从失意中拯救出来,感谢夏德做的一切。

对于人到中年的拉德斯上尉来说,这座火车站可以算是改变他人生的重要节点。被俘后失意的回到托贝斯克,在车站外协助夏德抓捕了拐卖儿童的罪犯,今天又将在这里重新启程。

他看着周围和亲人们告别的同僚,车站的搬运工,来送行的人群,一时之间颇为感叹。

“不过,我至今还不知道,风起小径到底在哪里?”

夏德问道。

火车汽笛响起,即将发车了。前往车站送别亲友们的市民们,正在与即将出发的军人们进行最后的道别,周围十分的嘈杂,而夏德也与上尉进行最后的握手。

“风起小径”是上尉所在部队驻扎的地区,算是真正的边境线。但这种小地方,是不会标注在地图上的,所以夏德也只知道那是西卡尔山北麓地区。

上尉提起了自己的黑色行李箱,准备进入车厢。已经上车的军人们从车窗探出头,或是挥手,或是和送行的漂亮姑娘激情的吻在一起。

“风起小径啊,你知道山之城米德希尔堡市吗?”

上尉笑着问道,在周围的噪音和汽笛声中,他的声音并不是很清晰。

从蒸汽机车下方冒出白色的蒸汽雾,模糊了夏德与上尉的视线,夏德点点头:

“当然知道。”

“风起小径就在米德希尔堡不远处,确切来说,我们也担任部分米德希尔堡城防部队的职责。”

他笑着冲夏德挥挥手,随着刺耳的金属扭曲、齿轮转动和活塞推拉的声音,金属车门关闭,彻底阻隔了夏德与拉德斯上尉。

蒸汽的喷涌,让挤满了送行人群的站台格外的湿热,在一声声的道别和祝福声中,在巨大的轰鸣声和发车的钟声中,白色的蒸汽被喷涌向薄雾朦胧的天空,金属车轮缓慢而坚定的动了起来,连动传杆和势能带动着车厢缓缓移动。

[标签:p标签

翁熄粗大进出36章

]轰隆轰隆的声响越来越大,汽笛声与车厢一起远去,风掠过夏德的身边,直至轨道上最终空无一物。远处依稀还能看到被放飞的白鸽,那是战争与和平教会在为士兵们送行,和平教会热衷于这样的活动。

几只没有飞远的鸽子,在周围送行的人们逐渐散去后,飞回到站台上,啄食地面的食物。夏德也双手插在口袋里准备回家了,他还打算下午去一趟冷水港,看看是否收

购到了硬币,然后再去拜访一下看守灯塔的艾德蒙德先生,聊一下旧大陆各地的传说,为下一滴神性做准备。

“不过,拉德斯上尉也去了米德希尔堡市。”

他心中想着:

“奥古斯教士,布莱克小姐,也是去了那里......嗯......这是否是什么暗示呢?”

周日下午在冷水港没什么收获,收购货币类遗物并不简单,而艾德蒙德先生虽然拿得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但数量实在是太多,夏德也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有可能与神性有关。

倒是这位导光隐修会的老先生,对托贝斯克地区出现了费莲安娜小姐的传闻非常感兴趣,拉着夏德打听相关的情报:

“我看到老约翰寄来的信时,还怀疑他没有睡醒呢。”

老人笑呵呵的说道,和夏德一起在灯塔最上方看着远处的海景。秋天的到来,似乎没有过多的影响这片海洋,冷水港阴影事件结束后,虽然海边的鱼人袭击事件多了一些,但城市本身也变得和平了很多。

“我去找约翰老爹买仪式材料的时候,他倒是没有问我有关的问题。”

“你们这些托贝斯克的函授环术士,会受到学院和教会首先怀疑,约翰他只是不想惹上麻烦而已。不过,玛娜·费莲安娜小姐,第五纪元的魔女居然会现身当代......虽然资料遗失太多,让我们无从探寻第五纪的超凡体系的奥秘,但上一个纪元的人们,居然能够做到向着未来的事件旅行吗?”

老人摸着自己的下巴,夏德则抱着被他好不容易带到海边呼吸新鲜空气的猫。

“难道魔女找到了逆转遗物【时间钥匙】的方法?”

艾德蒙德先生狐疑的说道。

“您认为这件事与时间钥匙有关吗?”

夏德笑了一下。

“是的,这也是目前的主流观点。呢喃诗章、费莲安娜,时间钥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艾德蒙德先生说道,而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观点其实并没有错。

从冷水港回到家里以后,夏德没有再出门,而是专心等到在午夜凌晨,开启第五纪元3014年的全新钥匙。

虽说实际上钥匙的等待时间在周六傍晚就到了,但夏德还是决定等到午夜。这不仅是为了追求仪式感,也是想着完成钥匙的任务,正好去拿礼物盒子里的每日礼物。

毕竟,即使那些礼物大多没什么用,但抽礼物本身,就是外乡人在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乐趣。

【你周五晚上......】

“之一。”

在耳边的笑声里,他补充道。

客厅墙角的座钟上,三枚指针同时向着正上方靠拢。圣德兰广场六号的二楼客厅开着灯,坐在沙发上拿着书的夏德将手中的魔药学课本放下,这惊扰到了靠着他的腿,趴在沙发上睡着的米娅。

而等到睡眼惺忪的猫站起身时,夏德已经拿着嘉琳娜小姐免费赠送的钥匙来到了卧室的房门前:

“这次会遇到费莲安娜小姐吗?”

在念出咒文前,他心中想到。

【那么你认为呢?】

“应该没有这么好运吧?”

夏德拿着钥匙对准锁孔,心中默念三个数字,墙角的座钟敲响了午夜十二点的第一次钟声。

“愿世界树庇佑时光中的我。”

因为不清楚这次的冒险是什么地点,所以夏德依然不打算带着没用的米娅猫。如果这次还是恐怖堡之类危险的地方,他担心自己一踏出白雾,那只猫就会被惊吓致死。

“喵~”

小巧的猫趴在沙发上,其实也没有跟着夏德离开家的打算。它瞪着大眼睛看着夏德将钥匙插入锁孔,然后进入了门后的白雾中。

猫打了个哈欠,在沙发上蠕动一下寻找更舒服的地方。它已经见夏德很多次走入那扇奇怪的白雾门,因此并不好奇。它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每次夏德从那扇门回来,都是一副很忧愁的样子。

猫就从来不忧愁。

【外乡人,你踏入了“时间长廊”。】

【来自古神“无限树之父”的留言:】

【第五纪3014年春,东大陆,夜色庄园。】

【事件:吸血种之神的酒会。】

【持续时间三十分钟(13)。】

“在南大陆-希望镇,西大陆-千树之森,北大陆-恐怖堡之后,总算是到了东大陆。”

白雾中的夏德对此并不意外,但他依然皱起了眉头,因为那位“吸血种之神”似乎还有另一个非常广为人知的名字:

“这次遇到熟人......我是说熟神了?”

【你获得了额外信息。】

【无限树之父的身影注视着你。】

【时间的古神给予你考验。】

【与凡人一起参加“吸血公爵劳艾尔”的酒会,直至酒会结束。】

【无限树之父将给予你奖励:奇术-寂静月光,一段真实的信息-精灵。】

“时间与空间密不可分我还能理解,但时间的古神给我月亮的奇术,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还有,这次的目标是参与神的酒会并让酒会结束,在三次三十分钟结束前,如果酒会没能终止,就相当于我的任务失败吗?”

夏德心中想着,而对于“真实的信息”他没有什么想法,只当做是在扩充自己的知识面。

而上述信息中最关键的是“吸血公爵劳艾尔”,夏德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个咒术【血之回响】就是因为接触了这位旧神的雕像而获得的。

因此,在将雕像的信息卖给了嘉琳娜小姐以后,夏德也查找过关于这位神明的信息,所以此时不像前几次那样一无所知。

吸血公爵劳艾尔,也被称为“异种-吸血种的庇佑者”或者“吸血之神”。这是一位邪神,而且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位神明一直到第六纪外乡人存在的时间点,也依然不曾离去。但与同为邪神的【血宴之主】不同,这位吸血之神又没有那么邪恶。

这有些类似“连环杀人狂”和“普通杀人者”之间的区别,虽然这种比喻并不恰当,但至少就算真的在物质世界遇到“吸血公爵劳艾尔”,也不一定会死。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