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 丁羽好好的

admin游戏窍门2021-11-17 07:36:0816

丁羽好好的给桑顿和孟西上了一课!

不过坐在距离丁羽位置稍微的桑顿很是清楚!这一次自己多少是沾染了孟西的运气,如果没有孟西的话,丁羽可能会给自己上一课,但是讲述的东西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

这就让桑顿的心下很是不服!

但是不服又能够怎么样?一定程度上面跟自己的身份有着相当的关系!

丁羽丁先生现在这个时候能够跟自己提及这么多!也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甚至这个面子还不是给自己或者是背后家族的,只不过是碍于布鲁诺先生的缘故!如果说自己的家族真的站出来,丁羽反而不会有任何的理会!

这尼玛的!桑顿是真的想要骂娘!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可是针对丁羽?开什么玩笑,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又能够怎么样?两个人是对手!甚至站在了对立面的角度!而且彼此之间都不敢有太多的异动!要知晓现在的丁羽还是在虚弱的情况之下!

如果说丁羽不在虚弱的情况之下,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局面!

再者一点,就是丁家的孩子长大了之后,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局面!自己现在距离丁家的孩子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那么的简单!甚至孟西在相当的方面,都是碾压自己的存在,他只不过刚刚来到丁羽身边!

不过压力大!一定程度上面动力也是非常的大!

桑顿内心的骄傲绝不容许自己就这么的放弃,就算是丁家的孩子又能够怎么样?就算是面前的人是孟西又怎么样?就算是他们的背后是丁羽又怎么样?自己绝对不会停下来自己的脚步!这是一定的!用自己家族的荣誉来起誓!

“丁先生,这件事情我不能够有任何的隐瞒,相信会有陆续的调查!”

丁羽对此有些不屑一顾!“从什么地方入手?还有现在这个时候入手,从时间上面来说,你觉得合适吗?表现的太过于冲动了!不过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书!这一点倒是挺不错的,毕竟书里面隐藏的东西很多!很多人,甚至我有些时候,都喜欢在里面玩弄一些所谓的小花招,至于你能不能够找寻出来?”

对此,丁羽给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一切看你自己的!

一点提示都不给自己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这让自己如何查起?自己现在顶多知晓!丁羽对于家族的了解很多,甚至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种!要不要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在那么一瞬间,桑顿甚至是有着相当的感觉!丁羽好像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

这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样的!扎了过来,自己要是不理会的话,总感觉心里面有些许的别扭,但如果说自己真的要是有所动作的话,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大局!而且就算是不会影响到整个大局?会不会有其他方面的问题?

一时之间,桑顿甚至感觉到了些许的头疼!

等丁羽带着孟西离开,赛提尔走进来的时候,看着桑顿的样子,有些奇怪,每一次丁羽来到这里,桑顿的状况都不会特别的好!但这一次尤为的有些特别!

而桑顿看着进来的赛提尔,则是双目注视的看着他,看得赛提尔感觉心里面有那么一些发毛!什么情况这是,为什么桑顿少爷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睛里面充满了怀疑!

难不成刚才的时候,丁羽跟桑顿提及了什么?甚至还提及到了自己!但问题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去做呀!诚然自己的心里面有所谓的小心思,但是跟丁羽没有任何的关系吧?更何况丁羽提及这些?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又或者说丁羽想要做点什么?所以刻意的让桑顿少爷把注意力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不过这么的去解释,这里面也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桑顿看着赛提尔,随后微微的摇头!“你

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

不是!帮你邀请一下布鲁诺先生,问他有没有时间,我需要像他请教一些事情,事关家族的事情!”

“桑顿少爷,我能够问及一下,事关什么样子的事情吗?”赛提尔表现的很是简单!

桑顿又一次的看向了赛提尔,眼神有点锐利!“你知晓家徽的事情吗?”

“家徽?”什么跟什么?赛提尔感觉有些不解!甚至是有些迷茫!怎么会突然之间谈及这个事情,貌似没有任何的道理!这里面究竟牵扯到了什么?

带着不解,赛提尔给布鲁诺打了电话,布鲁诺很是不解的过来了!甚至在这个之前,还跟赛提尔见了一面!“桑顿很是困惑?”

“布鲁诺先生!”虽然对布鲁诺有些许的不满,但是当着布鲁诺的面,还是需要保持着相当的尊重和敬畏!毕竟当初已经被丁羽给教训过了!像是他们这样的巨擘,有些时候还是很小心眼的!虽然桑顿少爷现在在自己的手上面,但小心谨慎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嗯!布鲁诺点了一下头!桑顿亲自的邀请自己过来,很显然是遭遇了相当的事情!自己倒是用不到跟赛提尔打探的太多,没有任何的必要!

不过丁羽究竟跟桑顿提及了什么?竟然让桑顿整个人都有那么一些失神!这个是以往的时候所没有遭遇的!还有就是丁羽这个究竟是不是在报复?这个问题?布鲁诺还真的就感觉有那么一些无奈!毕竟丁羽是有那么一些小心眼的!

自己这边将了丁羽一军!而丁羽反过来收来通过桑顿的事情!就给了自己一记!

当然不是背刺,这个就好像是小孩子胡闹一样!不管是自己,还是丁羽那边?恐怕都不会当做一回事情!所以布鲁诺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于焦躁!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必要!

来到了房间,桑顿还是坐在椅子上面,整个人略显平静!

“布鲁诺先生!”虽然布鲁诺表示了理解,但是桑顿还是站起来!对布鲁诺的到来表示了尊重和尊敬!毕竟救命之恩呀!任何的礼遇都不会过分!

但布鲁诺却没有任何要拿捏的意思,亲自的扶着桑顿坐下来,而后才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当然坐下来的时候,也是对赛提尔示意了一下子!自己并没有要跟赛提尔较真的意思,在这样的场合之下,有失风度!

等都落座了之后!桑顿才怀疑的说到!“布鲁诺先生,我没有怀疑你!如果怀疑你的话,也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我其实也不怀疑赛提尔先生!因为他不可能有所了解!但是这件事情让我很是困惑!当然这件事情不能够宣布与众!至少现在不行!因为我现在还不是那么的确定!这个消息究竟是出自什么地方?太让人诧异了!”

“桑顿少爷!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困惑!”

“家徽的事情!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能够调查到的,家徽的传统是传承与中世纪!”

对此,赛提尔思量了一会!“我倒是知晓一些!不过具体的要是说起来!知晓的并不是那么的多!”随即目光也是转向了布鲁诺!

布鲁诺看着桑顿,表情有那么一些奇怪!“丁羽知晓这个方面的事情,倒也不是那么的奇怪!这里面应该有其他的问题!”

“他对家族的徽章,甚至相当的制度都有着相当的了解,这一点很正常!但是他知晓徽章的来历!甚至有着非同一般的认知!”

“这不可能!”还没有等布鲁诺说话!赛提尔就叫了起来!因为赛提尔都不敢说自己对此有着相当的了解,布鲁诺也是微微的点头!“我倒是见识过一些!但要说了解?没有人敢这么的说!也不会有人这么的说!”

很显然,布鲁诺这么的说,就是在做某些的肯定!哪怕是布鲁诺现在的身份,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毕竟这些牵扯到了最终的秘密!真的是布鲁诺透露出去的话,甚至都有可能会毁家灭族!到时候谁说清,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是呀!我相信就算是布鲁诺先生,知晓的也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因为这是家族的秘密!我有点弄不清楚,丁羽丁先生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知晓的!虽然是现代社会了!但是这些东西,都已经陈腐了!谁又会给翻弄出来?”

布鲁诺和赛提尔两个人对视的看了一眼,因为两个人都是感觉到了事情有些过于的棘手了!

“要知道,我虽然是家族当中最为嫡系的存在!就算是我,也就是有所听闻而已!但是丁羽丁先生却可以很好的说出来!这个让我都有感觉有些不寒而栗了!当然丁先生跟我这么的说,并不是要警告我!这一点我很是明白!”

“不是警告?”赛提尔对此有着相当的怀疑!不是警告,不是威胁,又是什么?

桑顿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主要是碍于孟西的缘故,不过这样的事情丁先生也没有要告诉孟西的意思!这一点让我很是焦躁!甚至我的思绪都已经开始有所混乱了!丁先生绝对是一个混蛋!在相当的方面,表现的太过分了!欺负人!”

对于桑顿突然之间的破防,布鲁诺和赛提尔两个人面面相觑!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束手无策,好在桑顿失控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抱歉!主要是先前接受的东西稍微有些多!丁先生有些时候太不像话了!”

布鲁诺感觉有点意思,而赛提尔的眉毛则是皱起,很显然两个人的所想根本就不在这个频道上面!至于究竟谁对谁错,这一点吗?另当别论!

“就我个人所知晓的丁羽,他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布鲁诺感叹了一句!“这么多年的时间,我虽然是他的好朋友,但要说真的抓住了他的脉络,有点鬼扯,甚至我自己都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但是这里面的问题,让我和赛提尔两个人都没有办法回答!”

看着要说话的赛提尔,布鲁诺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就算是想要找死,你也不能够采取这样的方式!里面的问题真的是太大了!大的没边没际的那一种!连带着自己对此都有那么一些说不清楚!更别提及赛提尔了!他知识比较的渊博,这一点不假,但是这里面牵扯到的秘密,可不是你知识渊博,就可以的!

赛提尔有些不解,但是能够让布鲁诺先生如此的谨慎,这个背后的事情?

“布鲁诺先生!失礼,我要去方便一下!”

在赛提尔的帮助之下,桑顿和他一同的来到了卫生间!“

桑顿少爷,你怀疑布鲁诺先生!”

“不!我不怀疑他,因为没有任何的道理!当然我也不是怀疑你,只不过这个话没有办法当面去提及,刚才的时候我的脑子稍微有点乱!这一次的事情呀!实在是太过于的蹊跷了!在整个家族当当中,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接触的太多!”

桑顿对赛提尔点点头!连我都不知晓的事情,你和布鲁诺两个人怎么可能知晓?

“布鲁诺先生,也不知晓吗?”

“他是绝无可能知晓的!”桑顿这个时候带着赛提尔一同的出来,很显然就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而且桑顿相信,布鲁诺肯定能够看透这里面的意图!至于赛提尔吗?一定程度上面,相差布鲁诺的距离太远了!彼此之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那就奇怪了!现在时间有点不合适!但是我会跟父亲联系一下!”桑顿注视的看着赛提尔!“这件事情暂时到此为止!仅限于我们三个人!我会跟布鲁诺先生提及一下!”

“我明白了!”赛提尔郑重的冲着桑顿点了一下头!

“跟家里面联系一下,父亲那边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要跟他说两句话!”

赛提尔倒是很高兴,因为很显然桑顿少爷对自己有那么一些另眼相看!

从卫生间回来之后,桑顿是独自一个人,扶着辅助的工具,走路还是有些许的晃悠和踉跄,不过却谢绝了布鲁诺的帮忙,甚至还给了他一个比较隐晦的笑意!

“布鲁诺先生,这一次丁先生给我灌输的东西稍微有些多!”

很显然,如果没有布鲁诺先生的话,丁羽是绝对不会这么的去做,这一点桑顿的心下很是清楚,但是现在却不好直接的表述感谢之情!

“嗨!”坐下来的布鲁诺不由的感叹了一声!“丁羽这个家伙呀!没有什么人能够看透他的心里面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东西!跟他做对手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跟他做朋友,倒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当然了!有些时候也会不太愉悦!这个家伙太小心眼了!”

“听到你这么的说,我倒是感同身受!有些时候太小心眼了!”

“不过还好!坐镇在他的位置上面,相当的时候考虑问题,总需要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能够平衡相当的利益,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布鲁诺先生,您能够跟他成为朋友,有点难以想象!毕竟你们两个人的性格?有着相当的不同,这一点也是让人很是费解!”

“倒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费解,我喜欢交朋友,同样的,丁羽这个家伙,有那么一些骄傲!倒不是说他对其他人看不上眼!还真的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主要是他这个人稍微有那么一些另类!跟他打交道,坦诚一点,比较的好!”

布鲁诺说这番话不是在无的放矢,而是意有所指!

“布鲁诺先生,有些时候跟丁先生交谈,很难搞清楚,他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非常的难懂!更为重要的是,每一句话都有着相当深的含义!我的脑袋根本就不够用!给我灌输的东西,就好像是填鸭子一样!我的妈呀!”

对于桑顿的叫苦,布鲁诺笑笑!

“他对于家里面的孩子,倒不是这样的态度,但是你跟丁家的孩子有着相当的不同,一方面是因为你的身份有着相当的不同,另外一方面,你现在的处境也有着相当的不同!”

话说到这个分上面,也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真的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布鲁诺先生,我想要问一下,您平时的时候都怎么跟丁先生谈事情?”

布鲁诺不由的摇摇头!“不谈事情!我们大体上面都可以猜测到对方在想什么!是!否!又或者是模棱两可!确定了之后,剩下来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啊?桑顿惊呼,但随后就又反应了过来!“有些儿戏,但好像说出来了其中的实质!”

“我跟丁羽之间有些时候会有争吵,因为这个家伙太过于的抠门,好东西是不少,但是可能也是碍于他的朋友也不少,所以我只能是上门去硬抢!不然的话没有我的份!这个是我所绝对不能够容忍的!”

“没有听说过这个方面的传闻!不过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丁羽倒不是真的在乎这些东西,其实在这个位置上面,谁都不是那么的在意,不过东西是真的好东西,可惜出产的太少了!就算是整个地球算在内,也没有太多!这个是现代科技所没有办法解决的!也是颇为无奈的一件事情!差一点都有着相当的差距!”

对此,布鲁诺还真的就有着相当的遗憾!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你们超乎了绝大多数的同龄孩子,甚至在超龄的孩子当中是属于翘楚一样的存在!但是同样的,你们的付出也是良多,没有了童趣,没有了太多的童心,很多都消磨殆尽!没有童年其实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孟西听了这个话,举了一下自己的手!

“我有童年,在家里面的时候不太好,不过也有好的时候,而在老师这里?有了相当的见识!我倒是觉得很好!没有什么遗憾这么一说!”

丁羽摇摇头,有些感叹,随即看向了桑顿!

桑顿也是注视的看着丁羽!“我没有什么童年!值得去回忆的东西,仔细的想来一点都不多!去过游乐园,也看过动画片,不过不敢有太多的流露!动画片还好一点!”

能够感觉的出来,桑顿说的就是真心话!而这些真心话,恐怕是其他人都不知晓的,桑顿就算是对他的父亲,可能也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提及!

“有人说这是磨砺,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摧残!但是相当程度上面,这又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桑顿,孟西在这一点上面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说呢?”

桑顿并没有立刻的回答,而是注视的看着丁羽!眼神当中有些小迷茫,又有相当的怀疑和不确定!

“丁先生,你对家里面的孩子也是这么的说吗?”

丁羽点点头!“我跟他们聊过很多次这个方面的话题!生在这样的家庭!用常人的话说,是投了好胎!但是站在我们自身的角度来看,其中究竟要付出什么?难以想象!因为要剥夺很多常人所拥有的东西!这个也是为什么有些时候会出现无端发怒!发狂,甚至是不能够自己的情况,因为这个不是说想要克制就可以克制的!”

桑顿点点头!“有很多孩子所经历的东西,我都没有经历过!一个是没有时间,一个是因为绝对不被允许!相当的时候都怀疑!自由究竟是什么!”

“所以说这里面的问题很是复杂!”丁羽也是露出来些许苦恼的神情来!“如果不给家里面的孩子做相当的灌输!就是让孩子沉溺在童趣当中!会造成相当的问题,太多的历史教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给与相当的压力,就会让孩子过早的醒悟过来,让他们失去童趣,甚至于压力过大的时候,会导致其他意外的情况!其中的平衡太难以去掌控了!”

“丁先生,你平时的时候还会考虑这些问题?”

“你以为呢?”丁羽豁然的一笑!“我平时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时候,总喜欢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当然读书累了的时候,也会去勾勒一下其他的东西!人呀!不能够单单就是为了自己活着,单单为自己活着的话,太没有意思了!”

“好像有点累!”桑顿这么的说,并不是在故意的附和丁羽!

丁羽指了指自己!“我倒是想要轻松!可能吗?你也想要轻松!可能吗?”

“我现在倒是挺轻松的!”桑顿嘀咕的说了一句!“不过这种轻松跟以往的那一种轻松完全就是两个性质的事情!以往的时候后面藏匿的东西太多,就好像是有无数的人在追赶着你!就想要把你给拉下来!连带着喘息都不能够多一秒的时间!被迫!被动!一切都有那么一些不太自主!甚至让人感觉到窒息!”

“我倒是想要轻松一些!三天五天的时间,有些许的可能性,但是超过了这个时间的话!那么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不知道!可能是农场和财团的坍塌,就算不是毁灭性的,也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倒不是说我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能够理解!”桑顿挑衅的看了一眼孟西!因为这些东西孟西肯定是不懂的,但对自己而言,就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丁先生你是整个财团的灵魂人物!缺少了谁都不能够缺少了你!至少现阶段是如此的!如果出现了相当的问题和状况,对农场的打击太大,也许财团和农场有着相当的储备,也可能会撑过来!但只能是独自的在暗处舔自己的伤口!”

“有点夸张,但并不是那么的过分!”丁羽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桑顿!“我说小子,如果真的出现了相当的情况,你恐怕是冲在最前面的吧?”

对丁羽的威胁,桑顿的眉毛微微的跳动!转折来的稍微有些快,让自己没有太多的准备!不过你现在这么的说,真的好吗?是不是太把你自己当做一回事情,同时也太不把我当做一回事情了!没有你这样的!很是过分!

“你放心,虽然不至于立刻替你报仇,但是这份情谊我会记下来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桑顿有那么一些小愤恨!

“如此说来我需要跟你说一声谢谢了!是吗?”

“不客气!”

“你倒是真的不太客气!”丁羽没有好气的生了一声,“过犹不及呀!任何的事情都是如此,说起来,你能够理解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吗?最近的汉语学的怎么样?”

“丁先生,我可以骂人吗?”桑顿有些愤恨的说到,“f...。”一顿的爆粗口!“丁先生,我觉得这个是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夸张了!你不学你根本就不知晓其中的厉害和差别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了!我就算是会说汉语了!但是读写等方面,就跟一个傻子似的!根本就有那么一些摸不到头脑!太夸张,太过分了!”

“还好!”孟西补充的说了一句!

“废话!”桑顿呛声的说到!毫不示弱的看向了孟西!“英语当然简单了!这能一样吗?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都说小孩子没有腰!”孟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奶奶说的!不是我说的!”

这个话让桑顿瞬间就无语了!看了看丁羽,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但是看向孟西的时候,眼神已经有那么一些不太对了!换做是其他人的话,说什么都要回顶两句,但是提及了奶奶,就算是桑顿胆大妄为,也是非常的无语!

“传统的文化需要辩证的来看待!不能够从单一的角度来出发!中国的文字变迁也是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化!中间的过程当中有着无数人呕心沥血!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甚至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无数人前赴后继!”

桑顿的小脸有些抽抽!“丁先生,你都认识吗?”

“不敢这么的说!”丁羽表现的很是谨慎!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虔诚!这个是桑顿以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自然能够看得高!望得远,但要说已经超脱了前人和古人!我觉得有些可悲!可叹!”

“丁先生,总感觉你好像有着相当的谨慎!难道不应该无畏一些吗?”

“做人吗?总需要敬畏一些!”丁羽若有所思的看着桑顿!“这个话对你而言,未见得就是适用的,但希望你能够记住!并不算是什么坏事!”

“听闻过这句话,但并不是那么的理解,甚至您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

“我教育家里面的孩子,时常都用这样的话!我们站在了前行者的肩头来看待世界!难道我们就真的比前行者要厉害吗?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碍于科技还有技术等等方面的发展,加上无数人的锤炼,我们今天走起路来,才算是通畅!”

“很难想象当年的那些前行者,他们走过这些荆棘的时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理!所以我们需要报以敬畏的心来看待和对待!如果换成是我们的话,我们走不到那个地步的,因为有了前行者,我们才能够看到今天多姿多彩的世界!所以相当的时候需要用敬畏和谦虚的心来看待一切!当然了有些时候道理是说不通的!”

“道理说不通?”桑顿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也是!有些时

五七女儿哭着要说什么

候道理是说不通的!”随即桑顿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丁先生,我好像明白了你说这个话的意思!”

“明白个狗屁!”丁羽有些不屑的说到!

“你说一说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讲道理吗?就好像是我,我有些时候就是一个非常喜欢讲道理的人!其中的原因究竟是因为什么?甚至相当的时候,大家还愿意听我去讲这个道理!”

孟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并不是很明白,而桑顿的表情略显有那么一些困惑!

“老师,是因为拳头的缘故!”

桑顿恍然大悟的看向了丁羽!好像真的是这样的道理呀!先前丁羽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引申这些事情的!随即桑顿不由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甚至可以瞄了一眼孟西!小鼻子微微的翘起!有些不屑的样子,用听不到的声音哼了一下!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只不过是稍有不慎罢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让孟西专美于前!

丁羽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睛里面,但却没有指责孩子的意思!而是继续的说到!“很多人都很是羡慕我现在的成绩,什么宝马香车,什么别墅豪宅!什么飞机游艇等等!桑顿,作为利益的既得者,你怎么看!”

“先前看了一步电影,有多大的屁股穿多大的裤衩!说的很是粗俗,但是透露出来相当的道理!”桑顿意有所指!甚至透露出来些许的小暴虐!

“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情!没有那个积累,就算是让你坐上了这个位置上面,又能够怎么样?”丁羽对此有相当的感叹!“就好像是你们一样!日后要是坐上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面,多考虑考虑!没有什么坏处!”

“丁先生,多考虑考虑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已经有了拳头!”桑顿举起来自己的双手,都已经捏成了拳头!在向丁羽宣示着自己的武力!

而丁羽对此不置可否!“拳头大有拳头大的好处!一力破万法,我当初的时候也是这么去做的,但是走着走着,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走不到最后!所以我采取了另外的一种方式!甚至于现在我还把我的拳头给藏匿了起来!”

“丁先生,是藏而不用吗?”

连带着孟西对此也是非常的好奇,他可是有过相当的见识!

“这条路?非常的艰难!甚至于日后你们都可能很难达到,我在后面立下来一个标识,一方面是希望见到后来者,另外一方面吗?前面的路又是什么样子的?我现在多少有些迷茫!”

这个话让桑顿和孟西两个孩子都有那么一些震惊,甚至是一脸不置信的看向了丁羽!

“老师,我当初看到的应该不是假的!就算是电影也没有那么多的夸张!”

桑顿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孟西,从这里面所透露出来的东西稍微有些多!

丁羽则是应对的点了一下头!“你当初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假的!但是接下来应该如何去进行下去,应该如何的去走!就略显有些困惑了!有些事情现在跟你们说了!你们未见得就能够听得懂,因为你们连山都还没有看见呢!”

“丁先生,能够让你感觉困惑,这个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如果这些放置到前人的身上面,可能会有相当不同的结果,每个时代?都只不过是照亮下一个时代而已!也是为了让后来者能够有更好的探索!这个才是进步!这个才是发展,虽然这个只不过是我的一家之言!”

丁羽的口吻表现的很是恭敬和敬畏!

“有些意外,但又有着相当的憧憬!”

丁羽微微的摆手!“你们都还没有走到哪一步,所以现在看起来很是憧憬,但是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就会发现有那么一些萧瑟!”对此,丁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个人站在山顶的时候,会很是孤寒!那种滋味很是怅然!”

说完了话,丁羽注视的看着孟西和桑顿两个人!低声的说到!“你们日后会不会成为比较好的朋友,这一点吗?看缘分了!但真的很希望你们能够成为相当的对手!”

两个人都是相互对视的看了一眼!但随后又一同的看向了丁羽!

“至少从现阶段的情况来看,你们成为对手,是比较不错的一件事情!彼此都有着相当的弱点,也有着相当的共性!把目光可以稍微的放的远一点!这个对于你们而言,会有着无尽的好处,甚至整个人生都会受用不尽!”

“先生!您跟我父亲是对手吗?”

丁羽轻轻的一笑,表情露出来些许的欣喜,“一定程度上面是!但是这个话说的并不算是特别的完全!在某些方向上面确实是对手!甚至在相当的时候,还彼此之间相互的欣赏!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然了,你父亲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另当别论!但是就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相差无几的那一种!”

“丁先生,您这么的说,好像非常的有把握!”

“出于对自己的了解,出于对自己对手的了解!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不夸张的说,你的父亲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家伙,虽然我对他有着相当的意见,甚至于我们彼此还是站在对立面,但是这个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

“我相信父亲应该会很高兴!”桑顿甚至站起来,对丁羽躬身,甚至还刻意的做了一个手势!

对此,孟西有些不解,不由的看向了丁羽!

丁羽则是笑笑的解释说到!“他们家的历史比较悠久,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比如说家徽!这是他们血脉坚守的标签,也代表着整个家族的荣耀!至于其起源吗?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当初在战场之上,穿戴的是锁子甲和风帽!根本就辨别不出来,谁是谁!所以采取用不用的方式用于标识!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至于另外的一种说法是什么,丁羽没有解释,而是看向了桑顿!

孟西也是顺着丁羽的目光看向了桑顿,桑顿抿着自己的嘴!丁羽则是笑笑!摸着孟西的脑袋!“这个你日后要是有这个机会和势力的话,自己去查一查,要是能够查证到,那个是你的能力,查证不到的话,运气使然的问题!倒也没有必要太过于的纠葛!”

桑顿看着丁羽,好半天过后,才闷闷的说到!

“先生,你这就有点犯罪了!至少在历史的记载上面,没有太多这个方面的消息流传!”

丁羽则是用自己空闲的手擎着自己的下巴!很是坦然的说到!“秘密吗?每个人都有的!不过真的要是说起来,也不能够说是秘密!不过确切的说,我也是偶然之间发现的!一本很有意思的书籍,甚至为了这本书籍,我还投入了不少的花销进去!不得不说,你们有些时候,想法太过于的美好!给后人留下来了不少的猜想,很有意思!”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