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爸爸_(三枪骑着自)

admin游戏娱乐2021-11-17 07:12:4819

三枪骑着自行车,带着兰花花先走,由于刚才和喜儿拌了几句嘴,他心里憋着一口气,骑着自行车一顿猛踩。

在拐弯的时候,对面忽然窜出来一只大黑狗,三枪猛一刹车,一下子摔倒在地。

兰花花坐在后座上,被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幸好没有受伤。

倒是三枪,裤子挂烂了,小腿上也蹭了一块皮,血流不止,正在这个时候,猴爬杆骑着摩托车驶过。

“停下救人。”兰花花喊了一声。

猴爬杆一听,连忙停住了摩托车,让黑大个把三枪扶上了摩托车后座上,立马调转摩托车头,就向旮旯村驶去。

周大山很快地给三枪包扎了伤口,包上了一个的白色药棉,

“谢谢你呀。”三枪望着猴爬杆说。

“不用谢,别说是我,就是任何人,见到你受了伤,也会把你带过来包扎的。”猴爬杆挺客气。

“你说,咱两个素不相识的两个人,为了一个喜儿,都成了竞争对手了。”三枪自嘲地说。

“没事儿,让她选择好了。”猴爬杆说。

“要是她选择了你,你记得喜儿有胃病,天气凉的时候,一定让她按时吃药。”三枪说。

就这样,回家以后,第二天,老雷婆就来了,她对兰花花说,

“喜儿看中了猴爬杆,这是一个有作为的人。”

兰花花听了,苦笑了一下,她也看出来了,喜儿喜欢的是猴爬杆。

正好,今天是歪瓜女儿的满月宴,兰花

小喜爸爸

花正要去参加,不用说,三枪的父母,肯定来,到了时候,她跟歪瓜说一下就行了。

如果直接给三枪说,她张不开这个口。

兰花花买了一身小孩子穿的衣裳,又挎了半筐鸡蛋,还买了两袋子红糖,一把毛线就去了芦苇荡。

歪瓜住的房子前,用砖头砌了一个大灶,上面架着一口大铁锅,锅里正冒着腾腾的热气。

大丑和歪瓜的关系好,大丑就做了这次喜宴的大师傅。

反正歪瓜也没有什么东西,大声说了,他也不会做什么菜,就是大锅饭。

一锅烩,鱼肉、鸡肉、羊肉,还有野兔肉,大葱萝卜白菜,杂七杂八的,反正都是大伙送的,都在一个锅里煮着。

来了客人,干脆自己端碗自己盛,一碗吃不饱,就两碗,两碗吃不饱,就三碗,这样方法都省了事儿。

大丑这个大师傅,更加省事儿,灶里火小了,添柴,锅里没东西了,添,肉呀,菜呀,什么省事儿就扔什么。

歪瓜是个穷汉子,原以为只有菊花的几个娘家人,没想到,在窑上干活的人几乎全来了。

他们佩服歪瓜是条汉子,有个好人缘。

大伙来了,就客客气气的和歪瓜说上几句话儿,有的还带来了婆娘,让她们进屋看看倭瓜的女儿,随便塞上几个小钱。

菊花的老爹,老虾米也来了,这老汉感叹菊花嫁了个好人家,没让女儿受什么罪。

虾米老汉特意卖了两袋子老苞谷,准备了满满的两箩筐礼物来了。

那么远的路,虾米老汉,菊花的哥哥志高夫妇,四个人轮换着挑,挑挑走走,来到了芦苇荡的时候,己到了半晌午。

歪瓜忙着招待客人,又是搬板凳,又是应酬,忙的不可开交,他见老虾米来了,连忙迎了上去,说,

“爸,三枪,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辛苦了。”

说着就要抢过担子去挑,老虾米摆了摆手说,

“歪瓜,你忙你的,咱都是自家人,别管我们了。你忙着招待其他的客人去吧。让三枪挑进屋就行了。”

歪瓜住的房子小,大伙儿端着饭,坐在屋檐下面吃,这儿背风,比较暖和一些。

志高夫妇进了屋,去看娃娃去了,而老虾米,三枪,也端了一碗饭,走到了大门口儿,坐了下来慢慢地吃着。

兰花花不想吃饭,见三枪坐在大门口的大树下,她就想走过去,把老雷子说的话告诉他,他和喜儿的事黄了。

兰花花才走到三枪的面前,就见一辆摩托车,突突的驶了过来。摩托车后座上坐着喜儿,他亲热地搂着猴爬杆的腰。

“是你。”猴爬杆看到了兰花花和三抢,摩托车戛然而止。

三枪望了望猴爬杆,猴爬杆望了望三枪,两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三枪说,“我输了,祝你们好运。”

“谢谢”。猴爬杆说着,一拧油门就要走。

喜儿望望三枪,又望望猴爬杆,又茫然若失地望向了那高高的土山坡。

山坡上是密密麻麻的树木,那里,曾经有个少年,站在那儿骚情,为一个叫喜儿的姑娘唱情歌。

只可惜,那个叫喜儿的姑娘,不愿意坐在他的自行车上,而是坐在了另一个人的摩托车后座上。

眼看摩托车要走了。三枪大声对着猴爬杆说,

“别忘了,喜儿有胃病,千万不要让他吃凉的,天寒的时候,不要忘了给他把胃药买好准备着。”

“放心吧,这病啊,小菜一碟,我花点钱到市里最大最好的医院给她治好就行了。”

猴爬杆说着,一踩油门儿,摩托车突突的,喷出一股烟雾,绝尘而去。

正在这时,一辆三轮蹦子急驶而来,车上带着两只大红老公鸡,还有猪肉,粉条,还有一袋面粉,开车的正是裂枣。

他一停了车,就责怪歪瓜,“我说你这个歪家伙,看不起我了是不?正儿八经的拜把子兄弟,女儿满月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嫌弃我穷是不?”

“不是的,不是的,裂兄弟,我觉的你刚买了三轮蹦子,手头紧,路程又远。”歪瓜连忙解释。

“去你的吧,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呢。”

裂枣说着,朝歪瓜的头就是一巴掌,一下子把歪瓜的帽子打飞了。

歪瓜一边捡帽子一边说,“好,好,大兄弟,我错了,我认错,不行吗?”

大丑一看裂枣带来了这么多东西,不由得直伸大拇指,“送了这么多的东西,裂枣,你牛啊。”

裂枣卸下了东西,一边说,“我就知道这家伙穷,死要面子,活受罪。没有东西待客,还不舍得张口说,这不,我就带来了一些。”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三枪不怯不惧,那猴爬杆也见惯了世面,毕竟是生意人,见啥人说啥话,是他的拿手本事。

也许,遭遇了几次对象失败的猴爬杆,这下变聪明了,说话竟拣山猫老汉夫妇喜欢的话说。

他先是夸老汉家的院子里,收拾的干净利索,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有修养,懂生活的人。

接着又夸山猫老汉夫妇待人热情,说话好听,一说话就让人感到了家庭的温暖。

猴爬杆几句话,就说的老汉夫妇眉开眼笑,特别是小嫦娥,一笑满脸的褶子都开了花,那笑声咯咯咯的,像青蛙在鼓着雪白的大肚皮鸣叫。

猴爬杆这小子一来,看那气势,一下子把三枪盖住了。

三枪骑的是自行车,而猴爬杆,属于第一批富裕起来的人,骑的是摩托车。

猴爬杆身着西装,风度翩翩,连掏出的香烟,也是高档的过滤嘴香烟。

而三枪,穿着的卡中山装,黄裤子,飞鸽牌白球鞋,和猴爬杆比起来,又难看又古董。

明显的老汉一家,对猴爬杆特别的热情,他跟三枪倒的是白开水,而给猴爬杆倒的却是红糖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贫穷限制了想像力。

但山猫老汉很聪明,他依旧笑嘻嘻的,对着两位候选人依然不露声色。

小嫦娥则不然,她对着三枪问这问那,毕竟,这是女儿的初恋。

“你家里有几亩地?一年产多少粮食?父母多大岁数了?”

三枪一一作了回答,问到猴爬杆时,猴爬杆笑了,一挥手,

“这年月,我家几年前就不种地了,地租给了我大伯种,毕竟,窑场上太忙活,再说,老是种地,一年能挣几个钱啊?”

小嫦娥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就是就是,现在啊,生意才养人呢,种地的人都没有什么本事。”

小嫦娥这话一出口,气氛立马尴尬了起来。

还是山猫老汉精明,他连忙过来打圆场,

“这婚姻大事呀,父母也决不了主,不然让喜儿自己选择好了,选对了头,她享福,选择不好,她受罪,省得对我们有怨言。”

这话一出口,满屋的人都觉的这是最佳选择。

这时,喜儿正站在屋外,听父亲这么一说,害羞的低下了头。

于是,两个大媒人,黑大个和兰花花就留在正屋里坐着,而三枪,和猴爬杆则轮流去侧屋和喜儿说悄悄话。

侧屋里面一股尿骚味儿,还有几块吃剩的胡萝卜干。

小嫦娥养了十几只长毛兔,就在侧屋里圈着,幸好刚打扫过,屋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粒兔粪。

猴爬杆一进去,吓了一跳,那十几只长白兔,由于刚拔了毛,裸露出了鲜红的皮肤,粉嫩粉嫩的,有的身上血迹斑斑,这是拔毛时,用力过猛,扯破了皮肤。

“天啊,这有多疼啊。”刚进屋后,猴爬杆就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感叹。

也就是这一句话,一下子栓住了喜儿的心,他感觉猴爬杆是一个有爱的人。

“你多大了?”喜儿问。

“二十五了。”猴爬杆说。

“我二十二了。”

喜儿这话一落音,猴爬杆就说,

“女大三,抱金砖,这男大三啊,我要让你抱十块金砖。”

喜儿一听这话,扑地一下笑出了声,“吹牛吧,我在纺织厂里打工,最高的工资也就800块钱,那牛的,走路眼皮都朝上翻。”

在喜儿的印象里,三枪在广东的纺织厂里,身为班长,也就是车间主任,一个月八百块钱,将近是一个普通工的两倍。

纺织厂里多女工,惹的那些小姐妹们只往三枪身边蹭,三枪这人很高傲,长相一般的他根本看不上眼。

最后,他看中了喜儿,喜儿瘦瘦的,杨柳小腰大屁股,头发过肩,鹅蛋脸柳叶眉,一嘴小白牙,很美的一个人儿。

“我吹怎么牛?八百块钱一个月,还牛叉的眼皮朝上翻,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也不止挣八百块。

这人啊,活着,就要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老老实实地种地,侍弄庄稼,到死不过是泥腿子一个,也就活成了一个蛐蟮,白瞎了一生。”

猴爬杆这一说话,更是另喜儿对他刮目相看,这还是个文化人呢。

再看看三枪,土里土气的不说,一月挣了800块钱,每到发工资的时候,就飘飘然起来,他常对喜儿说,

“啊,800块

小喜爸爸

钱,这要种多少地的老苞谷啊,再说种地那么累,又是点种,又是掰苞谷,这要出了多少汗呀水,你嫁给我,梦里也会笑醒的。”

猴爬杆这一说话,喜儿对他更是刮目相看,渐渐的就把三枪抛到了脑后。

两人相谈甚欢,过了一袋烟功夫,三枪站在屋檐下,等的着急了,忍不住走了过去,推开了虚掩的门。

喜儿见三抢进来了,吃了一惊,连忙问,“你咋进来了呢?”

“你说我咋进来了呢?你说呢?我有话要对你说。”

三枪十分恼火,话里都带着枪药味儿。

猴爬杆儿一看,连忙客气地说,“你们聊吧,我先出去了。”

猴爬杆出去了不一会儿,屋里就转来了三枪和喜儿的吵闹声。

只见喜儿啪地一声,

拉开了门,扭头就走了出来。

三枪在后面跺着脚喊,“你要是变心了。你就。花我的钱,全部都还给我。把吃的东西全部都给我吐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出甚事了?”山猫老汉问。

“你说这人啊,怎么这样呢?他说我和别的男人,在屋里聊了半天,他就吃醋了,进屋就凶我,说好来好散。让我赔他的钱。”喜儿有点生气,脸涨的通红。

让花花看了,恐怕这事弄的不好收拾,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这样吧,我们都先回家,你们全家都商量一下,我们听回信儿好了。”

就这样,兰花花领着三枪走了,而猴爬杆,骑上摩托车带着黑大个走了。

临走,猴爬杆一回头,对山猫老汉夫妇说,“叔啊,婶啊,我听回信儿。”

而三枪对喜儿说,“喜儿,这有关你后半辈子的幸福,你要想清楚了。”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