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 何依依带着

admin游戏娱乐2021-11-17 06:26:4619

何依依带着墨裳回自己的小公寓,上楼的时候顺便去了一趟1502拿了一些吃的上楼。

打开房门,何依依一眼看见门口的那双皮鞋,忍不住叹了口气。

“有人?”墨裳意味深长的笑着。

“明景昕!”何依依靠在屋门上喊了一声。

“干嘛?大呼小叫的……呃,你带朋友回来也不说一声。”明景昕穿着一套家居服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两杯热牛奶。

“劳驾您回自己家,可以吗?”何依依无奈地说。

“你们先去我那边,自己开门。”明景昕伸手接了何依依手里的便当包。

何依依懒得跟他掰扯,直接转身用密码开了明景昕家的门。

“哇喔。”墨裳进门后惊叹到:“这儿真不错!我喜欢。”

“随便坐,我们喝点酒吧?”何依依转身在明景昕的酒柜跟前站定,下定决心要开一瓶贵的,谁让这家伙一声不吭又溜进了自己的小窝。

“你们两个真是神仙眷侣!”墨裳小吧台跟前坐定,并把公文包打开,拿出了一叠文件。

何依依终于选好了一瓶酒,正找开酒器的时候,明景昕进来了。

“我来。”明景昕接手了开

酒的工作。

何依依拿了三个酒杯,挨着墨裳坐好。

“老板,这是我们即将投放的几个项目,你看一下,若是没有问题,明天我就把钱放出去了。”墨裳把第一份文件送到何依依手边。

“好。”何依依翻开文件,逐页看了一遍的同时飞速的调动前世的记忆,把这几个项目过了一遍,最后说:“很好,没问题。这个非洲的项目可以把投资额增到尽可能的大。”何依依指着其中一个项目说。

“你很看好它?”墨裳惊讶地问。

“嗯,如果你那边的钱不够,我可以再给你增加一个亿。”

墨裳摇摇头,说:“我建议还是谨慎一些。”

“没关系,如果对方愿意,我可以尽可能的增加投资。”何依依笑道。

“老板,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哎!”墨裳无奈地伏在小吧台上。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凑一份。”明景昕拿着醒酒器过来,给三只酒杯分别倒酒。

“啊?”墨裳仰头看着明景昕,“哄女朋友开心有很多种办法,砸钱是最愚蠢的一种。”

“别人的女朋友是需要砸钱哄,我的女朋友不一样,她是会帮我赚钱的。”明景昕笑着把一杯酒推到何依依面前。

何依依被这句话给哄的心花怒放,拿起酒杯就把酒喝了。

明景昕也拿起酒杯,刚要喝呢,何依依忽然伸手把酒杯夺走了。

“……”明景昕用极其无辜地眼神看着她。

“你不能喝酒。”何依依说着,仰头把杯中酒也喝了。

“情蛊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明景昕摇头说。

“我不管!总之你不能喝酒。尤其是我不在你身边地时候!”何依依一本正经的点了点明景昕地胸口。

“好,我记住了。”明景昕说着,又给何依依地酒杯添酒。

“老板,你要是没时间跟我谈工作,我先回去了?不然我怕被你们的狗粮给撑死。”墨裳优雅地喝了一口酒。

“你们聊,我去忙一会儿工作。”不能喝酒的明景昕把醒酒器放到何依依手边,去了自己的书房。

接下来,何依依用喝掉一瓶酒的时间跟墨裳敲定了接下来的工作。

捏着最后半杯酒,问她:“西维亚,你为什么放弃了邵大小姐的邀请?人家的实力足以秒杀十个周氏。”

墨裳抿了一口酒,笑道:“邵氏的生意已经遍布全球,我去还有什么意思?如果我能把周氏做到邵氏那么大,才有成就感。”

“你有信心把周氏做到邵氏那么大?”何依依喝了不少酒,神色有些迷离。

“老板不相信我的能力?”墨裳挑眉问。

“我当然相信你。”何依依举杯跟墨裳碰了一下,“我们一起创建一个商业帝国,让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都一边儿凉快去。”

“对!让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墨裳跟何依依碰了一下,把杯中酒喝完,“OK,我要回去了。”

“天很晚了,你去我那儿睡吧。”何依依说着,起身拉了墨裳,把她送到自己的小公寓,拿了一套干洗过的睡衣给她,“柜子里有没拆封的洗漱用品,你用什么自己拆,别客气。”

“谢谢。”墨裳也不客气。

·

明景昕开完越洋视频会议之后又跟明溪通了个电话,聊完后已经是下半夜了。

他伸了个懒腰出来看见客厅里空荡荡的,还以为何依依已经会自己那边睡觉了,一转身却看见卧室的夜灯亮着。

“咦?”明景昕走到卧室门口,看见被子隆起,里面睡着一个何依依,不由自主地笑了:“真乖。”

明景昕又回洗手间简单的洗漱过,就回卧室在另一侧躺下。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又或许因为刚喝了咖啡的缘故。他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里面非常的清醒。

卧室里的小夜灯散发着橘色的光,原本冷灰色的房间也变得温暖。

他枕着自己的手臂侧身躺着,看着身边熟睡的姑娘。忽然想起之前在网上刷到的一个帖子。

帖子的楼主提出了一个问题:年少轻狂时你爱的那个人,如今怎么样了?

后面的回答五花八门,各种各样。大家说什么的都有。

而此时此刻,明景昕真的很想把那个帖子翻出来,然后一字一字的回复:我年少轻狂时爱的那个人,正在我身边安静的睡着。

·

何依依是被闹钟叫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颇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

“醒了?”明景昕刚好洗漱完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温热的湿毛巾。

“唔,我貌似是九点的飞机?”何依依接了毛巾捂在脸上醒神。

“鹿霏雨已经过来了,正在对面给你收拾行李。何必他们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去机场。你现在要做的是洗漱穿衣服,吃早餐。”

“好的,明妈妈。”何依依把毛巾丢给明景昕,然后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迅速地翻身下床。

半个小时后,何大小姐把自己收拾利索,下楼去1502吃了早餐,带着鹿霏雨何必等人直奔机场。

]《非常会客厅》节目的制作人宁凡熙在机场跟她回合之后一起飞往塞浦路斯。至于节目组的其他工作人员早两天就飞过去安排拍摄事宜了。

候机的时候,宁凡熙把节目组准备的访谈脚本拿给何依依:“伊殿,这个你先看看。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再开会商量。”

何依依接了那几页纸却不看,笑问:“宁总,为了这个霍秉琛,节目组搞这么大的动静,值得吗?”

宁凡熙笑道:“上一期的效果很好,而且本来跟霍先生的合约也是两期节目。现在他愿意出资请节目组去他的庄园做节目,这是好事儿啊!塞浦路斯的风景本身就有极大的看点,再加上你这个网络大红人和大慈善家霍秉琛先生。我敢说,我们这一期的节目收视率肯定回爆的。”

何依依愣了一下,皱眉问:“你是说,这一期节目所有的费用都是霍秉琛承担?”

“是啊。”宁凡熙笑道,“我猜,霍秉琛的财团接下来的商业项目将把重心放到我们国家。”

“仅仅是商业吗?”何依依低头冷笑,手里的几页纸被她捏皱。

“哦,对,应该还有慈善事业。霍先生这样的人,要是能多结交几个就好了。”宁凡熙笑道。

可笑的慈善!何依依冷笑着,心想披着慈善的外衣,干着禽兽不如的事情。

等老娘把他的面具接下来,把他的罪行公布于天下,把他送进地狱,我倒是要看看那些欣赏他,追捧他,崇拜他的人会怎么样。

很快开始登机,上了飞机之后何依依看了一会儿访谈脚本就闭上眼睛休息。

长途飞行很累,而且这一次要深入虎穴,直面恶魔。她必须保证自己有足够的体力和精神。

·

塞浦路斯,霍秉琛的私人庄园里。

管家带着两个女佣进了前厅,对坐在沙发里喝咖啡的霍秉琛弯腰说:“先生,您吩咐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这两个人是专门照顾何小姐的。”

霍秉琛指着其中一个年长的,说:“她不合适,换个更年轻一些的。”

“好的先生,那就换黛丝吧。”

“嗯,客人们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先生,已经安排好了,他们正在花园里调试设备。”

霍秉琛看了一眼腕表,说:“我的贵客应该到了。”

“先生放心,安排去接机的人在一个小时前就出发了。”

“真的很期待……宝贝儿,咱们又要见面了。”霍秉琛扭头看向窗外,眼神里带着一种不正常的迷离。

同时,刚下飞机的何依依忽然打了个寒颤。鹿霏雨忙从背包里拿出一条薄羊绒的披肩裹在何依依的肩上,并问:“老大,要不要喝点热水?”

“没事,我没那么娇弱。”何依依笑了笑,回头问宁凡熙:“宁总,有车接我们吧?”

宁凡熙四处寻找,终于看到一个人举着写了“伊殿”的牌子翘首以待,于是忙说:“接我们的人在那儿!”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邵沐和看着何依依不相信的样子,挑眉问:“你不信我能收拾徐邵玄?”

“我信。”何依依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听说你要见我,我也稍微调查了一下你。所以我知道以你的能力,想要让徐邵玄灰飞烟灭,也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您。”

“好,一个徐邵玄抵不上墨裳。那么再加上一个柳瑶怎么样?”邵沐和说。

何依依看着邵沐和,她一脸的风轻云淡,眼神中毫无波澜。好像徐邵玄和柳瑶这样的人在她眼里就像是可以随意摆弄随意丢弃的棋子。

“抱歉,邵小姐。虽然柳瑶对我来说是一个难以撼动的人。但我依然不能跟你交换。”

“理由呢?”邵沐和平静地问。

何依依脸上依旧保持者微笑,心里却默默地腹诽,这个邵沐和的脑子里是不是微微有点贵恙?

“因为墨裳是我的朋友。她来周氏工作是她的自由,离开也是她的自由。我不会把朋友去作为筹码,换取我自己的利益。”

很显然,邵沐和对何依依的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也根本不信,轻笑道:“何小姐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无非就是还想多得到些什么吧?你尽管说,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我都能答应。”

房门被敲响,随后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端上两个冷盘,两道热菜。

等菜上桌,服务生退出去之后,何依依方微笑道:“我没有什么条件。只要墨裳愿意去邵氏,我绝无二话。”

“真的?”邵沐和这下不淡定了,她做好了听何依依提要求的打算,却没想到她什么都不要。

在邵沐和的心里,如果对手不安自己的路数出牌,这就意味着她有更大的图谋。

“当然。”何依依却一脸的坦然,拿起筷子给邵沐和夹菜,“来,邵小姐,吃饭吧。这道油闷大虾味道不错,但是凉了就不好吃了。”

“谢谢。”邵沐和忙道谢。

何依依也不再多说,而是带上手套,拿起小锤子专

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

心致志地敲螃蟹:“知道邵小姐出身名门,天下美食怕是早就吃腻了。不过这大闸蟹胜在新鲜。”

邵沐和吃了盘子里的虾,语重心长地说:“何小姐,据我所知,你当前的处境并不是太乐观。柳瑶的背后是叶家,以叶家的地位,就算是加上盛家,你也难以抗衡。更何况叶青眉还跟徐邵玄联手了。而徐邵玄又联合了明景阳。但如果你答应了我的条件,这些威胁都将微不足道。”

“邵小姐,你瞧这个螃蟹多肥。”何依依挖了蟹黄送到邵沐和的盘子里。

邵沐和微微蹙眉,耐着性子劝道:“何小姐,我劝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谢谢邵小姐好意,我心领了。墨裳为谁工作,完全取决于她的意愿。或者,你直接找她说,这事儿未必不能成。”

闻言,邵沐和的脸色又是一变。

何依依看她不言语,低头吃螃蟹,便猜到她已经找过墨裳了。于是默默地勾了勾唇角,没再多说。

房门被敲响,何依依以为是服务生送菜,扬声说:“请进。”

“老板。打扰了。”进来的居然是墨裳。

何依依有些意外,但也很高兴,忙伸手拉开自己另一边的椅子:“来,坐下一起吃饭。”

“我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汇报,问过鹿助理,她说,你明天要飞塞浦路斯,怕是没时间去公司,所以找到这里来了。”墨裳说着,把手上的一个文件夹放在餐桌上。

“先吃饭,工作的事情吃完饭再说。”何依依喊服务生加一副餐具来。

墨裳微笑着对邵沐和点头寒暄:“邵总,又见面了。对这里的菜还喜欢吗?”

邵沐和也不藏着掖着:“还是何小姐选的餐厅好。不愧是凤岺市的土著,就是比你更会选地方。”

“这倒是,我来凤岺市的时间还短,平时都是吃工作餐。像这种特色餐厅,知道的还真是不多。”墨裳说着,拿起筷子开吃。

何依依心里为墨裳的聪明暗暗喝彩,同时也有点同情邵沐和。

三个优秀的姑娘坐在一桌吃饭,明明都是倾城国色,却吃出了风云暗涌的意味来。

饭后,邵沐和起身告辞,出门时看着墨裳,说:“你出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墨裳看何依依,何依依微笑道:“你们有话在这里说,刚好我要去找唐总说点事情。”

何依依出去并带上了房门,转身就进了隔壁房间。

唐泽九说是陪一个客户,其实是一个人在隔壁边吃饭边处理案头工作。

何依依进门,他抬头看了一眼,笑道:“怎么,这么快就谈完了?”

“嗯,您这儿的菜都没动呢?”何依依在唐泽九身边坐了下来。

“没吃饱?想吃什么随便。那个螃蟹有些凉了,别吃了。这个蒸花鸭还不错。”唐泽九说着,轻轻推动转盘,把蒸花鸭送到何依依面前。

何依依一边听着隔壁的谈话,一边给唐泽九盛了两块鸭肉,然后又自己挑了一块啃着。

唐泽九笑眯眯的问:“跟邵沐和聊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何依依摇了摇头。

“哦?”唐泽九不解地等着她后面的话。

“她想撬我的墙角。”

唐泽九略一沉思就有了答案:“是帮你管理周氏的CFO西维亚?”

“是啊,旁人她也瞧不上啊。”何依依笑道。

隔壁房间,墨裳一脸不耐烦地对邵沐和说:“邵总,我再说一遍,我对邵氏完全不感兴趣。我不缺钱,所以薪酬多少对我来说并没有诱惑力,我喜欢的是共事的人。”

“你的意思是说,我比何依依差?”

“不,你们两个没有可比性。我从没把你们二人放在一起比较过。”

“那就是说,你跟我在一起工作会很不开心?为什么?”

“我真想拿个镜子给你。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工作了。”

……

听到这些,何依依的唇角不经意的勾了勾,原来邵沐和在墨裳面前这么低声下气,看来两个人早就认识或者还有什么故事。

唐泽九知道邵沐和的目的后忍不住冷笑:“还真是大小姐做派,这是明抢啊!”“要知道她是为了这事儿,我就该替你回绝了。”

“认识一下也挺好的。而且她开出的条件也很诱人。”

“什么条件?”唐泽九狐疑地问。

“帮我搞定徐邵玄和柳瑶……景昕在这短短的一周之内两次被人下蛊,都是拜这两个人所赐。”提及这事儿,何依依恨得咬牙。

“景昕的蛊毒解了吗?对了,你上次跟我说找到了一个懂蛊毒的高手,人呢?”

何依依听见隔壁已经吵了起来,坏心情暂时缓解,微笑道:“唐叔放心,蛊毒已经解了,孟蝶她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

“景昕没事就好,上次你说要找这方面的人,我刚好联系到了一个。如果有需要,我随时叫他过来。”

“嗯,谢谢您了。”何依依话音刚落,隔壁的摔门上传来,她惊讶地抬起头,说:“我去看看。”

“邵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咱们也不用看她邵大小姐的眼色行事。不该让的,不能让的,决不能让。”唐泽九声音不高,但底气十足。

“明白。”何依依莞尔一笑,起身出去。

邵沐和气冲冲的离开,只留给何依依一个背影。

墨裳随后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何依依,微笑道:“老板,我吃饱了。我们在这里说工作的事情还是换个地方?”

“这儿不舒服,我们换个地方。”何依依回头跟唐泽九道别,然后带着墨裳离开。

邵沐和出了餐厅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车里生闷气。所以墨裳跟在何依依身后上车离开,也被她看在眼里。

“妈的!”邵沐和狠狠地砸了一下手边的车门。

“大小姐,要不要跟着她们?”助理极有眼色地问。

“不必了。何依依身边的那个人是KK的人。而且,这种跟踪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让人瞧不起。”邵沐和这样的天之娇女,有些事情是不屑于去做的。

助理偷偷地看了一眼邵沐和的脸色,又说:“大小姐,董事长刚刚打电话来,问您什么时候回龙都。”

“先去酒店。”邵沐和没回答助理的问题。

“大小姐,那个西维亚不识抬举,我们……”

“闭嘴!西维亚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邵沐和目光凌厉地扫过助理的脸。

“是,对不起。”助理赶紧低下了头。

邵沐和扭头看向车窗外,手指在膝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半晌方说:“既然何依依这么不上道,那就给她点苦头尝尝——我听说,她手上有三个剧本正等着审核,对吧?”

“是的,这事儿我查过了,是柳瑶

从中做了手脚,剧本审核一直被拖延着。何依依找的三个导演都分别开始试镜选角了,但剧本一直没被批准。”

“她投资最大的剧是哪个?”

“应该是《魂玉》,这是她自己的著作,去年的畅销书,她凭借这本书得到了新人奖。”

“新人奖?哼……”邵沐和冷笑一声,打开手机通讯录,找了个号码拨了出去。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