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洗脑后的症状

admin游戏窍门2021-11-17 06:03:2417

李明达问出这话的瞬间,武媚娘也顿时精神一振,目光里边满是期待地看着程三郎。

看着跟前这两个女人那亮晶晶的明眸落在自己身上。一个清丽绝伦,慧质兰心;一个妩媚入骨,深谋远虑。

且不说其他,单单只是看看,都让程三郎觉得赏心悦目,更不消说这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子都那么的优秀。

这让程三郎也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一定要进步。

正所谓,不干出点令天下人都刮目相看的大事情,怎么对得起这两位奇女子对自己的这份厚爱。

就在程三郎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却看到方才问询自己的李明达抬起了手。

“夫君先别说,妾身若是现在就知道,那就没有惊喜了。是吧武姐姐?”

武媚娘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表情甚是严肃地打量着跟前的夫君,意味深长地道。

“妾身也觉得,夫君这一回去剑南道,莫要忘记了带上画师,争取再编撰出《程三郎剑南道演义》下册来。”

“嗯嗯,对的对的,夫君记得多写点。”李明达也用力地点了点头,还握紧粉拳,朝着夫君比划一个鼓劲的动作。

“……”程三郎有些狐疑地打量着这两个足智多谋的女人,有些怀疑她们是不是在嘲笑自己。

不过看不到一点玩笑的表情,李明达更是很认真的表示自己最喜欢听俗讲人说的就是《程三郎剑南道演义》,其次才是《洛阳牡丹亭记》。

就连皇爷爷,最喜欢听的也是《程三郎剑南道演义》,其次才是《三国演义》。

“夫君,难道你觉得妾身还能欺骗你吗?”迎碰上程三郎那显得有些狐疑的目光,李明达则显有些不乐意地道。

“不不不,当然不是,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为夫肯定乐意。

嗯放心吧,这《程三郎剑南道演义》肯定会比上部再加的精彩纷呈。”

正好,自己好多大胆的想法,都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让所有人都等着吧,让你们明白,什么才叫高智商。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对于程某人而已,不过是基操。

#####

当看到了这才成亲没多少日子,穿载齐整官服的程三郎,与亲爹程咬金一同出现在上朝臣工队例之中。

让不少的臣工都讶然不已,议论纷纷,大伙都觉得,想必应该是陛下想要照例对受宠的驸马进行加恩。

毕竟过去的驸马,但

佛教洗脑后的症状

凡是和才干的,或者是干出成绩的。

都会在成婚一段时间之后,给驸马进行升官或者是嘉奖什么的。

但问题是,程三郎这小子成亲都没几天,按照惯例,没一个月,也得有半个月的婚假才对。

可偏偏程三郎这小子居然出现在了这里,只能说,陛下这是对晋阳公主恩宠也太过份了吧?

爱屋及乌也没有这么干的,就在一干人小声议论,暗暗腹诽不已的当口。

李恪这位吴王殿下了终于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看到了贞观大殿外面的那一干臣工,李恪终于松了口气。不过,长孙皇后终究不忍夫君这么晚了,还在这里为程三郎那小子发愁。

“夫君你既然拿不定主意,妾身倒有个法子。”

[

标签:p标签]听到了这话,李世民两眼一亮,朝着慧质兰心的妻子看过来。

“既然夫君你拿不定主意,何不让程三郎那小子亲自告诉你,他欲往蜀地赴任的因由?”

“以夫君之智,自然能够明查秋毫。”

“若是这小子,只是想要寻一个安逸之所,成日无所事事,跟恪儿一起游手好闲……”

说到了这,李世民的脸色瞬间一黑。

顿时想起了程三郎那孜孜不倦的爱好:打牌……

干工作的时候要打牌,前往九成宫的旅途也在打牌,呆在清幽阁还是在打牌,在程氏大学里边,这小子照样打牌……

既让李世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同时,又不由得有些怀疑,这小子要是再多勤勉几分,兴许成就会更高。

“那倒不如,将他们一起扔到让他们不得不强打精神兢兢业业做事情的地方去,好歹能造福一方。”

说到了这,长孙皇后看到夫君那若有所悟,两眼放光的表情,很是识趣地停下了话头。

李世民抚着长须,嘴角愉快地轻扬了起来。

“不愧是为夫的良助,不错不错,回头,为夫就让这小子自己说清楚。”

“若是能够说得动老夫也就罢了,说不通,就把这小子踹远一些,省得隔三岔五的闹腾,惹得老夫闹心。”

听到了夫君愤愤之言,长孙皇后不禁悄然抿唇。

#####

程处弼当天就写了一封信,交给了程发,让他赶回长安,交给亲爹程咬金。

告诉亲爹,自己又跟皇帝陛下干了一桩大买卖,而且是五十万亩土地的大买卖。

一想到亲爹看到自己搞出了这么一大笔的卖买,想必肯定会抚着钢针一般的浓须乐开了花。

程处弼的心情就份外的愉悦,当年晚上,甚至梦到了亲爹朝着自己翘起大拇指点赞。

起了个大早,哼哼哈哈的一通早锻炼,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后。

俊哥儿因为崴了腿,所以得了一天的休假,又可以陪伴两位兄台一起在清幽阁饴养天年。

可问题是,棉花的事情已经解决,蚂蚱还有一堆刚炸好的,屋子里边也还有没处理的野味。

弟兄三人无奈之下,决定玩上两把,反正九成宫也没啥正事可干。

酒中精华那玩意适合晚上搞,白天就整点葡萄酿当果汁。

再弄上两碟瓜果,又把油炸蚂蚱摆起,妖蛾子三人组又开始精神抖擞地休闲益智棋牌活动。

昨天晚上,得到了爱妻观音婢献上的良策之后,舒爽地睡了一觉。

今天早上吃饱喝足之后,本想让赵昆把程三郎叫到大宝殿去。

寻思半天,觉得还是亲自蹿过去看看,看看李三郎和程三郎这两个小子大清早的会在做啥。

迈起四方步,挺着不大的啤酒肚,朝着清幽阁晃荡过去。

刚刚穿过了清幽阁,行不多远,李世民就听到了有声音传来。

不禁好奇地顿住了脚步,支愣起了耳朵。

就听到了熟悉的嗓音,还有啪啪啪的脆响交错。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看到闺女的反应这么激烈,长孙皇后有些错愕地看着闺女。

反应激烈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亲闺女夸奖起程三郎来那不加思索

佛教洗脑后的症状

的麻利速度。

实在是让长孙皇后都不知道应该说点啥,嗯,至少闺女嫁给程三郎,也算是嫁给了心仪的如意郎君才是。

李明达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反应过于敏捷,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直接一头扎进了娘亲的怀中。

“女儿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罢了……”

“可女儿一直都很喜欢听夫君的各种丰功伟绩,喜欢听到别人在夸奖夫君,娘亲,女儿这样的想法,会不会……”

轻抚着爱女满头的秀发,听着她小声地向自己吐露心迹。

长孙皇后的脸上满满尽是爱怜之色。

“你有这样的想法,自然是没有错的,其实娘亲当年,也跟你一般。”

“真的?”李明达从长孙皇后温暖怀中抬起了头来,一双明眸亮晶晶地看向娘亲。

“自然是真的,难不成,娘还能哄你?”长孙皇后忍不住轻刮了下闺女的鼻梁轻笑道。

母女二人的低语谈笑之声回荡在瑶光殿内,不知何时,李世民已然站到了殿门外。

看着这对容貌肖似,就连秉性也有几分相似之处的母女,李世民的嘴角愉快地扬了起来。

就在这个当口,身边传来了程三郎那让人败兴的提议。

“丈人,小婿跟明达已经入宫许久了,眼看这天色……”

李世民看着昔日最喜欢跟自己用过了晚饭之后,或者是打牌,或者是下棋消遣娱乐的亲闺女。

那样的时光,嗯,朕说在,那就肯定还在。

“老夫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你要急你就先回去,老夫还想跟明达好好聊聊,嗯,用了晚餐说会话再出宫。”

程三郎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位不仗义的老丈人,最终只能讨好一笑赶紧改口。

“……不不不,小婿其实一点也不急,只要丈人不嫌我们烦就好。”

结果,根本就不是晚餐之后闲聊两句,而是一直到了天色尽黑,还是李明达主动提出要回去。

李世民这才不舍地亲自将闺女与程三郎送到了殿门外。

看到了夫君那副怅然所失的模样,长孙皇后甚是无奈,半天才小声地嘀咕了句道。

“夫君不必如何,贤侄就要离开了,到时候,夫君若是想小兕子,直接接她回宫住上几日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了这个提议,李世民不禁怦然心动,想了想,似乎有些犹豫。

“嗯……这会不会不太好?毕竟小兕子已经嫁到了程家。”

“那还不简单,那你就跟卢国公知会一声呗,难道说卢国公还能阻止你们父女相聚不成?”

“他若是敢,你就再找借口,多罚他几年的俸禄。”看来,这父子俩怕是早就已经有了谋算才对,既然如此,让这小子还有恪儿一块去,兴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闹妖蛾子就到泸州闹腾去,省得把富庶的蜀中地区搞得鸡飞狗跳的。

#####

程咬金打量着这封来自于九成宫的书信,不禁有些头疼。

“这小子,这也太能闹腾了吧?”

“之前非要怂恿人去那交州,老夫也派人到那边去置地,结果这才多久,他又折腾着准

备去那凉州。”

一旁的崔氏笑眯眯地往那熏香炉里这又添了些水和精油,让那股子好闻的花香继续弥漫在空气中。

“夫君,这倒也怪不得三郎,毕竟,陛下可是白送,既然是陛下白送的,那三郎焉有不取之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罢了,由着他吧,别人是担心儿郎不成器。”

“现在,我这个当爹的,却是为了这小子的前程,可真是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

崔氏打量着夫君那乌黑油亮的鬓须,自然不会去揭穿夫君。

再说了,夫君嘴里边叽叽歪歪这样那样,其实怕是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既然三郎请夫君你给拿个主意,夫君可想好了,五万套棉衣还有那什么棉手套,明年夏初就得交付给朝廷。”

程咬金抚着钢针般的浓须,砸了砸嘴。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汉唐商行的股乐里边,那赵正阳不就是专门经营丝帛衣物的吗?”

“以他们赵家在长安的实力,五万套,想怕也花费不了多少功夫才是。”

“现在的难题,不是这五万套,而是明年收获之后,要在后年给朝廷提供二十万套冬衣……”

就在程咬金跟崔氏说话的当口,外面传来了家丁的声音,却是那赵正阳父子已然入府。

#####

赵正阳父子颇为忐忑地坐在前厅之中,跟前的茶点他们却没心思去碰。

父子两人反正地推敲思量着,自己二人为什么会被凶名赫赫的程大将军叫过来。

精神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点,幸好跟程三公子打过多次的交道。

想来程大将军,应该看在自家亲儿子的面子上,不会太过为难自己父子才对……

就在他们揣揣不安的当口,门口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咳嗽,父子二人齐刷刷的一个哆嗦赶紧起身。

程咬金笑眯眯地上前扶起了赵正阳父子,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到了主位上。

“老赵,还有赵家小子,坐吧,在老夫这里,不必拘礼。”

“今日邀二位过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是汉唐商行之事宜,本该由三郎来跟你们交待。”

“可惜我家三郎伴圣驾在九成宫,难以走脱,加之事务紧要,所以,老夫就把你们给叫了过来……”

听到了这话,赵正阳松了口气,殷切地问道。

“原来如此,不知是何事情,还请大将军吩咐小人便是。”

程咬金朝着捧着包裹的程平道。“今日邀二位过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是汉唐商行之事宜,本该由三郎来跟你们交待。”

“可惜我家三郎伴圣驾在九成宫,难以走脱,加之事务紧要,所以,老夫就把你们给叫了过来……”

听到了这话,赵正阳松了口气,殷切地问道。

“原来如此,不知是何事情,还请大将军吩咐小人便是。”

程咬金朝着捧着包裹的程平道。

“程平,把那套带回来的冬衣,给他们父子好生瞧瞧……”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