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花钱一时爽

admin游戏解析2021-11-16 16:27:0626

花钱一时爽,一直花钱一直爽。

彭禹挥洒点数,第一天拿走大半作品,心情十分美好。

大半夜的也不睡觉,拿起今天得到的纸凤凰,在夜空中翱翔。

纸凤凰受到纸艺大师的点化,属于半生灵。吹口仙气,便可活过来,拥有自己的思维。而等仙气耗尽,凤凰死亡,重新变回纸物,直到下一次再生。

这玩意十分便利,能充当战斗灵宠,也可作为坐骑神禽。

叮——

钟声响起,面具人出现在纸凤凰背上。

“送你的那幅图,看到了吗?”

“瞧见了,”面具人,“你送《春萌图》给我,是何意?”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这幅图很适合你。”

寒冬中的青草,挣扎着求生。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幅画时,他想到了“昆昊”。

“我认为希望一直存在,不放弃,就有未来。”

彭禹希望他回来掌控这具肉身,想要让他振作,就送了这幅画激励。

“……”

面具人有些无语,放弃希望?我可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只是——

“昆昊”这个身份实在不适合我。

他清楚,自彭禹开始收集乾坤十戒,这个世界的命运走向拐点。

能否救世,不在自己,而在彭禹。

“你有功夫说我,还是专心演化你的世界,弄出第三尊化身吧。”

四天一地中的南方神界、东方仙界已经圆满,还有魔、鬼两界。

他坐在彭禹旁边,彭禹操控凤凰轻轻一震,向元君殿飞去。

“所以,我现在要炼魔主化身。”

大年初一,太阴无华,又是魔母现身之时。

“她是万魔之母,助我修成西方魔主,恰到好处。”

……

乾元殿,昆烈听孙政讲述成王府的事。

得知昆晏之女溢出乾坤道炁,让人怀疑到昭王,他眼神闪现一丝不满。

“老大办事越来越不得力,这等小事都不能处理,差点坏了昊儿的名声。”

但想想昆晏去年辛苦操劳,塑造“神剑雏形”,他心中的这点火气又消了。

说到底,昆晏忙着公务,才会荒殆内宅。

“罢了,既然无事,便如此吧。”

歇了念头,昆烈吩咐刘公公:“去明德宫,让她给孙女取名,就封……封郡主,不授封号。”

小郡主的诞生是小事,昆烈更关心的,是那些鬼神圣王。

“传令下去,天瑜密切关注各地异常。若有神族失忆,推脱前尘不知;行事和往常迥异者;灵魂波动出现变化者。务必严加勘察,杜绝鬼神夺舍。”

鬼神圣王虽然本意不是过来夺舍,但却给昆烈敲响警钟。

鬼神圣王保留底线,其他鬼神未必。

要是鬼界以此进行间谍行动,神朝体系岂非成了筛子?

……

鬼界,九源王、东门王回来后,被鬼帝召去。

鬼帝穿着一身水云蓝的宽袍,背对二人雕刻木偶。

“听说,你们去人间闹了一场?”

九源王道:“万圣节至,大家静极思动,便去人间看了看。”

“然后,跑去成王府夺舍?”

东门王和九源王对视:果然,瞒不过去啊。

东门王:“不是夺舍,是过去宣战。反正今年就要打起来,夺舍女婴有什么用?”

“夺舍女婴无用,可若能夺舍中层军官,能从根本上摧毁大昆神朝的基础防御体系。巫马在去年准备的夺舍斩首行动,因为你们的胡闹,功亏一篑。”

“……”

两位神王立刻跪下谢罪。

“免了吧,事情已经发生。朕只问一句,你们是故意过去送情报,还是无心之失。”

宏大至极的帝威压下,纵是鬼神之体,二人也开始冒冷汗。

“罢了,朕知道了。”

鬼神本就是精神体,所思所想化作精神波动,鬼帝一眼就能看穿。

这些家伙是故意通风报信,但他们并不打算背叛自己,依旧支持自己的计划,只是微末细节上有些别扭。

九源王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叔父,我们支持您夺取世界统治权,也支持众生化鬼。因为,这是唯一拯救我界的法子。但行事上能否稍作缓和?侄儿相信,如果慢慢沟通,我族后辈会理解的。”

“没有时间了。今年不论如何,要有一个定论。在昭王诞辰后,空中的那颗凶星便会撞击太阴。届时,魔母得到复活之机。天外月神合道罗天,世间阴气达到极致,人间的昆吾氏必然无法渡劫。”

“……”

没错,他们正是看不到人间神朝的希望,才会选择投靠鬼帝。

说到底,鬼帝具备灵皇的全部记忆,虽是分灵,但也是昆吾氏出身。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阴气达到极致,人间生灵俱灭,这是定数,也是朕看到的未来。”

叮——

鬼帝身下荡漾金色波光,支离破碎的画面迅速闪现。

那是大幽劫发生的一幕幕景象。

凶星和太阴撞击,全新的月亮诞生,昆吾氏失去月的权柄。而太阳无法升起,日的权能也无法体现。

到头来,阴气如同无穷无尽的海潮,将人间众生抹杀。

……

东门王苦笑:“正因为知道神朝无法救世,我们才投靠您啊。”

但是,纵然投靠鬼帝,支持鬼界计划。他们依旧把人间的昆吾氏视作后人。他们依旧想着,能设法和人间神朝联合,或者保留元气,不进行全方面的争斗。

九源王:“叔父,仅让我等和神朝一方的圣王对峙。若能在大幽劫前压服他们,或许可以联合。”

鬼帝没有反对,也没支持,打发二人离开。

“事情你们都看到了?”

鬼帝抬头看向藻井,目光跨越生死阴阳,声音落在一片幽暗无光的阴影世界。

“这样,你们该知道,如何选择吧?”

阴影之中,一具具跳脱生死之外的干尸睁开眼。

他们是血盟会的幕后掌控者,曾经的昆吾神王。通过灵皇遗留的不死秘术,他们化作干尸留在人间。

“他们投靠朕,也是为大昆,为天下考量。不将众生化作鬼灵,削减世界的体量,凭什么将人带走?逃往混沌再立新世界?”

鬼帝:“朕可以跟你们透个底。造化道人已经做好准备。在鬼魂逃入混沌后,我们再开天地,众生皆可复活。”

手一抖,他展现造化道人的计划。

混沌之中,造化道人通过“昆昊”的身体,重新创造了一个天地。

一具干尸回应:“重开天地,需要乾坤仙体作为基石?”

“自然。不过他的魂灵保全,在新宇宙重开,便是天帝之尊。届时,我为道祖,他为天帝,昆吾氏永享气运,何须再与三千神族勾心斗角?”

这并非鬼帝的计划。他成道后,众生化作鬼灵,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体。他又岂会让众生还阳,脱离自己的掌控?

可他不介意利用造化道人的计划,拉拢一下血盟会。

阴影中传出呢喃声音,几具干尸再度陷入沉眠。但他们已经将阴影世界的控制权让渡给鬼帝。

神罗王正在府内读书。

突然不祥预感笼上心头,没等反抗,便被拉入阴影世界,站在鬼帝之前。

“血盟会的那几位已经点头。剩下的,便是你们几个活人神王。你们是同意朕的计划,还是想要反对?”

神罗王以秘法沟通那几位不死神王。然而,干尸们已经陷入沉眠,显然不打算和鬼帝对立。

面对神罗王,鬼帝再度搬出造化道人的方案。

神罗王明显比干尸们要顽固:“您的计划,是放弃当今一切,化作鬼物在混沌重开天地。但我们活人,还没放弃希望。神皇陛下的计划正在进行中,只要我们带着大昆天地进入混沌,便可继续生活,根本不

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

用死。”

“昆烈的计划?”

鬼帝哈哈大笑,他袖袍一甩,浩浩荡荡的清气震碎时空,晶莹的水光从裂缝爆炸,汇聚为一条不见首尾始终的大河。

“昆烈主导的未来?那你就自己看看吧!”

鬼帝伸手一扯,向前方奔腾的河水在一股诡异力量的驱使下倒转,在神罗王面前一幕幕放映。

神罗王呆呆望着鬼帝的神通。

他能认出,这并非幻术,而是鬼帝以大法力将时光长河具现,把未来的可能性摆放在他面前。

一个未来,昆烈化作宇宙巨人,扛着世界在虚空迈步。但走着走着,他失去力量,累死在半道。

一个未来,昆烈带着大昆天地来到道界不远处。忽然归墟之水炸开,道界、大昆以及神皇统统死亡。

一个未来,昆烈在扛起大昆天地进行漂移时,三十六洞天崩塌,大昆天地一步都没挪开,直接毁灭。

……

一个个未来演化,不论哪一个,昆烈都无法拯救这个世界。

“不是谁都可以如混元教主一样,硬扛十方世界三千年。他以一人之力推动世界,顶多走上几千里,几万里。莫说脱离此界,就连靠近宇宙边陲都达不到。届时归墟之力彻底爆发,所有人都要化为乌有。

“想要离开,想要活下去,唯有转化为鬼灵,被朕带入混沌。”

……

元君殿。

面具人作壁上观,彭禹与魔母真身鏖战。

这次,他没有动用裂天剑,而是召唤“四天一地”中的赤元真神、青乙仙君。

赤元真神为神界之主,手持今天刚刚得到的神图《玄火真凰图》。

神图展开,一只只凤凰扑杀魔母眷属的黑鼠、猫鬼,将魔母团团围住。

青乙仙君手持另一卷《苍木毓秀图》。这也是画师描绘的生命画卷,是以花草树木展现的勃勃生机。

图卷喷出万道清气,巨大的木刺不断从头顶打下,不少木刺擦伤魔母,在她身上长出一颗颗树苗。

而彭禹本尊一边和魔母交手,一边解析魔母的大道烙印。

最终,他体内响起隆隆道音,西方魔界大成,一尊如魔母类似的青面獠牙魔神出现。他手中也有一卷神图。这幅图十分诡异,上面画着一个钢铁机关人。在机关人的心口部位,镶嵌一颗流淌鲜血,正不断跳动的心脏。

《魔人邪心图》。

今天彭禹得到的神图中,最为诡异的一卷。这幅图十分邪门,在展览时包括三神王在内,他们都感觉到一股邪恶的力量锁定心脏。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图画中的魔人夺取。

彭禹有心用这卷神图对抗魔母,便提前收了。

白岳魔主出手,手中神图化作乌光笼罩魔母。

随后惨叫声响起,魔母的心脏强制被神图收走。

“如我所料。这卷神图契合魔道的摘心手,还可以吞噬生灵的心脏壮大自己。”

魔主吃掉魔母心脏,数千年的法力不断涌现,成长为不逊色神、仙化身的存在。

面具人看到这,忍不住道:“你今天一共拿了几幅画?你还打算个个化身,人手一份?”

“苍木毓秀、玄火真凰、魔人邪心、沧海龙鲸,还有你手里的隆雪春萌。总共才五幅画。”

玄火真凰虽然是魁首作品,但其他几幅画并非没有可取之处。苍木毓秀图契合生发、造化、木灵一系的仙术、道法,可以解析天下植物,避百毒。魔人邪心图夺取心脏,吞噬法力壮大自身,是魔道修士追求的魔兵。沧海龙鲸图不仅可以演化沧海,还能召唤龙种琼鲸对战。在海上作战,效果俱佳。而且彭禹隐约觉得,这卷图和鬼道契合,打算给未来的鬼

王化身。

面具人摇摇头,不好多说什么。

魔母心脏被夺,再度跳回神龛,化作元君遗蜕。

顾念圣后的态度,彭禹没有赶尽杀绝,默默从元君殿退走。

他跟面具人回到昭元殿,掏出一份合同。

“你看看吧,等我离开后,这东西还要你处置。”

面具人随意翻看几页。

“这就是你前些日子写的企划书吧?”

万圣会的前期修建,彭禹投了很多钱,还让颛云建立商行,以昭王名义出资,承包万圣会的好些设施。

他的想法,万圣会上固然要花钱,但也要想办法赚钱。

“按照我的估算,等万圣会结束,可以小赚一笔。除却昭王的股份红利,还有颛云、赵离、颛阳那边的收入。”

虽然昭王有钱,但能调动的流动资金并不多。于是,彭禹把颛阳存在自己这里的所有存款一并扔进去了。还有颛云、赵离等人的投资。才把商行运营起来。

“那么,最后这个‘无名氏’又是怎么回事?”

“大幽劫后,我脱身天宫,把身份还你,又不是马上离开。总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一段时间。因此,我也要花钱啊。”

无名氏名下的那部分股,是他为自己未来准备的开销。

面具人不置可否。

大幽劫后?

变化那么多,我和昆瑄都没把握。你就那么有信心,自己能离开?

但彭禹的行为让他很满意。

因此,他不介意在即将到来的死劫上,帮一帮彭禹。

喜欢禹道乾坤请大家收藏:

重新回到会场,画师们的作品已全部完成。

十二幅画卷盖着纱布,散发着强烈的空间波动。

大昆最顶级的画师,都是“以画入道”的存在。他们的画卷类比神通武者,每一幅画都是一个领域空间。

为确保公平公正公开,万圣会采取“感官公开模式”。

金梧桐树的仙阵一一点亮,对接神王御座。

昆昐:“这就是‘通灵玄心阵’?我还是第一次体验。”

彭禹和昆昱微笑点头。他们感受阵法连接神座,沟通自己的意识,也倍感新奇。

这个阵法的用处只有一个,在他们观看欣赏作品时,阵法将他们的情绪具现为直观的数值,而不是由神王打分。

第一幅画打开,画卷激活,皑皑白雪灌满整个会场。

观众纷纷打起寒颤,一重重保护阵法阻隔凛冽寒风。

望着冰天雪地,众人议论纷纷。

彭禹目光落在领域中央的一点绿意。

为契合“生命”的主题。画师画出茫茫雪原以及一颗在雪下努力吐出春芽的小草。

在整幅以白色、蓝色为基调的画卷中,那一点绿意十分渺茫。但却是整幅画卷的主角。

酷寒隆冬,一缕新芽挣扎着,顽强着向上抬头,迎接淡白色的日辉。

随着画卷道意的影响,观众们感受到一股微弱却顽强的生命活力。那酷寒下的生机感染全场,让不少人为之落泪。

昆昱神情淡然:“寒冬绿意,倒是符合当下时节。”

岁旦首日,冬春交接。眼下正是万物复苏,生机回归的时刻。

“那就仲裁吧,我先来。”昆昐的神座涌出光辉,一轮白阳冉冉升起。这轮白阳便是他的情绪体现,日光越强烈,说明满意度越高。

几缕阳光洒向会场中央,一颗小小的梧桐树在《隆雪春萌图》前方生长。

随后,昆昱神座飞出火光,两只小麻雀飞向《春萌图》啾啾鸣叫,梧桐树继续生长。

最后是彭禹,他的神座冒出青色光辉,一片片灿烂的花蕾绽放,同样飞向梧桐树,使其升高,并将《春萌图》挂在树梢。

这棵树,便是三神王满意度的体现。

树越高,神王对作品越满意。

因为是第一个作品,众画师不知评价如何,默默观看。

第二幅画展开,浩浩荡荡的波涛吞没会场,所有人进入狂暴凶恶的海洋空间。

沉闷的叫声在海涛间回荡,那仿佛来自深渊的怪音让观众心生恐惧,感受海洋的可怕。

“怪物!”

“怪物出来了!”

波涛破碎,巨大的阴影从海底升起。

那是一条庞大的龙角琼鲸,巨大的身躯覆盖整座会场,让所有人感受到磅礴而恐怖的生命力。

而且——

它是活的!

在这个海洋空间,这头琼鲸就是活物。那霸气逼人的威势,吓得不少观众往后退。

三神王稳坐御座。

昆昐:“他画的是龙鲸?他不会以为‘生命’主题只需要描绘一个大家伙吧?”

虽然活灵活现,但他们要看的不是这个。

昆昱盯着海涛,似有所悟:“恐怕,还有奋力求生的拼搏?”

画卷空间继续演绎,蕴含无比磅礴生命力的伟岸存在,正奋力与海涛搏斗。

海洋,象征着未知,象征着恐怖。

纵然是琼鲸一般强大的存在,也无法面对整座汪洋大海。但它奋力拼搏,在海涛中逆行,展现生命的顽强与可贵。

彭禹:“与第一幅《春萌图》不同,他是以生命的拼搏精神以及琼鲸展现的伟岸身姿,让观众感受到另一种生命的宏伟。这幅《沧海龙鲸图》不错。”

说着,他身边再度冒出一片鲜花。

这次,他第一个评价。《龙鲸图》前方出现矮小梧桐树。随后,昆昐的白阳射出十道日辉,梧桐进一步生长。

倒是昆昱,他对这幅图的满意度并不高,仅有一只小雀在梧桐树名叫。

“怎么,皇弟不喜欢?”

“一般般吧,色彩太暗淡低沉。如果主题是海洋或者死亡,我会更高兴点。但我想看的,是生命的感动。”

但即便昆昱扯后腿,三位神王的满意度综合值,依旧让梧桐树展开树冠,托起《龙鲸图》,不比第一人差。

接下来,一份份作品呈现在三神王面前。梧桐树出现截然不同的生长情况。

“结果很明显了,六号画师获胜。”

六号选手的梧桐树比其他画师高出一丈,他所画的是一团火焰。

有道是水火无情。

但在这团明灿火焰中,却出现了生命的波动。

吴子然没有用背景环境作对比,而是用一团火焰展现他对生命认知。

生命之火,万物之本。

而这团火焰在观者眼中,会自行变化为其心目中最完美的生命体。

彭禹看见的,是自己坐在莲花之上。

但在昆昐和昆昱眼中,那是一只浴火的凤凰。它随着火焰壮大,最终又在火焰中死亡。

周而复始,彰显生命“生生不息,轮回不灭”的道理。

而因为凤凰的姿态,让二人满意度达到满值。

昆昐头顶的太阳化作灿灿金阳,光辉万道。昆昱那些啾啾鸣叫的小雀展开翅膀,化作一只华丽的孔雀,在梧桐树上翩翩起舞。

这也是万圣会上一种取胜的小技巧——投其所好。

而让昆吾神王们偏爱的作品,自然脱不开凤凰、日月之属。

角逐名次后,彭禹代表三位神王颁奖,并且将诸多画卷一一收下。

“大哥,皇兄,你们说过,让我挑选三件礼物。这件《玄火真凰图》便归我吧。”

诸位神王早有嘱托,二人自不会拒绝,默认彭禹拿走这卷神图。

但随后,彭禹又指着第一幅画:“春萌图和龙鲸图我也要了,拿奖品点数换取。”

昆昐皱眉提醒:“老六,你注意点。这才是第一日。后面好东西多着呢,你别把自己的点数提前挥霍完了。”

“没事,我加注的点数份额挺多。”

昆昱笑了:“大哥,你没仔细看奖品册吧?这小子拿出来的宝贝,几乎占了五分之一。”

说着,他拿起单子递给昆昐。

各地人才向神王进献作品,神王们按照名次给予奖励。而这些奖励来自神王们的私库。

在万圣会之前,各神王将自己准备的奖品汇总在一起,然后按照自己出钱多寡,得到相应的点数。

在作品收上来后,神王们通过点数换取作品。

昆昐翻阅清单,惊呼道:“老六,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家底这么厚实?”

“因为今年同样是我的皇子诞。原本我典礼上的几个庆典比赛奖励,都挪到万圣会的奖品库。所以,看起来东西比较多。”

昆昱:“不止吧,听说皇子诞结余的预算,父皇也做主以你的名义投进来了。”

皇子诞礼,天宫出钱为皇子们举办大典。神皇偏爱昭王,不仅从公账国库出了三倍。昆吾族内的账也走了一大笔钱,最后神皇自己还用了私库。

可以说,比起普通规格的皇子诞。昭王的启用资金是五倍。而因为双节并举,最后的花销反而很节约,仅花掉五分之三。剩下的资金,神皇索性充当儿子的加注,以昭王奖品的名义送到万圣会宝库。

“那也不至于这么多吧?等等,这里头怎么还有几件皇叔私库里的东西?”

“父皇拿来让我镇场子的。毕竟那些老一辈的神王家底太厚,咱们新晋神王的奖品层次肯定比不过。”

没错,老一辈的神王太有钱了。

不是他们自己能挣钱,而是他们祖上有代代传承的神王宝库。

顾王传承两千多年,他家的宝库积蓄六代神王的财富。昆昐、昆晏、昆昱这些初代神王加起来,都比不上。

此外苏王、温王、宣明王都传了好几代,宝库财富无可估量。

昆昐:“不好意思,‘新晋神王’中请把你自己排除。你的家底好意思跟我们俩,不,加上昆晏和嘉元叔。你的家底跟我们不同。”

昭王除却太微洞天的天材地宝年年入账,还有天荡山两个福地的供奉。

此外,还有赵妃嫣在天宫的“遗产”,和神皇经常性的赏赐。

他一个人的资产总额抵得上昆昐、昆晏、昆昱三人。

纵观诸位神王,昭王的财富可以排入中游,拿个第九或者第十的名次。

昆昐浏览清单,的确如昆昱所言:万圣会奖品库份额,昭王独占五分之一。

换言之,不论这场大会结果如何。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作品归属昭王。而这其中,昆烈用各种手段帮儿子支付了一多半。

“皇叔真大方啊。”

“不仅是父皇,我自己也从私库走了不少账。唔,一些神兵、法宝。当然,水准比不上天宫收藏的那些。”

原本神皇打算把天宫秘藏的“烛龙铠”拿出来给儿子镇场,充当最顶级的奖品。

怎奈那玩意竟然毁了。

不仅是烛龙铠,彭禹千奇楼的烛龙丹、烛龙眼……甚至可以说,整个天宫再也找不到一个和

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

烛龙有关的宝贝了。

不知为何,这些东西统统被人毁去。

彭禹和神皇只能挑了其他一些珍贵的宝物充门面。

至于其他神王,他们讲究细水长流,一次万圣会不值当投入全部家底。加上不欲抢昭王风头,便象征性弄了几件名贵宝物当场面。甚至,嘉元神王和玄药王仅仅掏了一批丹药。其他神兵、法宝一个没出。

……

彭禹在绘画大赛上收割一番,随后跑去玉雕大赛。

又甩出一大批点数,拿走好几件顶级玉雕作品。其中作为冠军作品的“昆神踏龙山”,也被他直接用点数兑换。

因为这座玉雕的原型,正是昭王。

昭王神人脚踏龙身,一手握龙尾,一手锁龙喉,身后还有一座雕刻精美的昆山。群山重叠,每一座山峰雕刻云纹、神官、鸟兽。

据玉老人所言,他是从龙皇作乱中得到的灵感。幻想昭王成年后的神人姿态,并以龙皇作为“被伏之龙”的原型。

彭禹对这件玉雕器很满意,而昆烈听闻后,直接派人取走,在天宫建立一座伏龙阁,把玉雕摆上去,宣扬儿子对龙族的克制性。

一天下来,各种作品大半收入彭禹囊中。

就连女性神王们的首饰大赛,他都不肯放过。

温王忍不住道:“六叔,您拿这些东西干嘛?”

“拿回去送人啊。放心,我只挑一件。”

彭禹看重的,是一件凤冠。

虽然那位大师投其所好,选择神王们喜爱的样式。但长公主和苏王已婚,并不在意这只凤冠,反而选了一支简洁的凤首玉钗为魁首。

“凤冠啊……”

几位女性神王意味深长,默许彭禹用点数换走。

南煜王的真魂闲着没事,也在这边观看比赛。见彭禹拿走牡丹金凤冠,偷偷跑过来:“你有对象了?说来听听,姑奶奶帮你参谋。”

大喜事啊,我们家的圣体总算开窍了!

彭禹瞥去,瞧见她满脸的八卦与亢奋。

“送别人当新婚礼的。”

“别人?”

“对,就是颛云。”

这是彭禹准备的谢礼。

打包好,直接传送到蒙天阁。

瞬间,南煜王热情没了,不悦道:“他?那你呢,你的婚事是不是要考虑考虑?”

“我——未——成——年。”

这个挡箭牌没几天了,彭禹珍惜每一次使用的机会。

喜欢禹道乾坤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