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毛老太太*躺了半个时

admin游戏窍门2021-11-16 16:06:5716

躺了半个时辰左右,白帝又回来了,手里拿着的是热食。

到底是修者,恢复的能力比较强悍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皇羽之前突然打通了一些堵塞的前路,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许多,并没有那种被折磨过后的疼痛。

她靠在床榻上,看着他放到边上的热食,不知为何,眼眶有些热。

她垂首,低声说:“谢谢。”

白帝又是静看了她一会又走了。

皇羽养好了身体,能下地走动后,白帝就不再给她送吃喝的,全部都是她自己去找。

而白帝依然坐在那个平台,集着天地灵气,继续修炼。

皇羽将找来的果子洗干净了就放在布上送到他的脚边,然后坐在他旁边的那棵大树上,吊着双腿,手里吃着果,视线静静的落在他的身上。

相较于以往的叽叽喳喳,这次皇羽格外的安静,不会再打扰修炼中的人。

日复一日的流逝,皇羽的身体又恢复到了常态,甚至是比以往更加的强悍。

或许这就是打出来的能力。

“白帝哥哥,你之前使的那些是什么?”这天,皇羽照着记忆,使了一招,发现有些奇妙,但领悟不到境界。

白帝慢慢的睁开了眼,看着蹲在眼前,一双澄清如水的眼眨巴着,特别像入夜后的星辰。

白帝什么也没说,却当场给她做了一些示范。

“这就是……朱泉长老口中的巫术?”

白帝点头,再次做了一个示范。

皇羽惊讶的看着,又跟着学了两遍,掌握住了一些要领,心中有些震奋!

皇羽跑到水池里,运用了巫术,用水将自己托了起来,她兴奋的站在水上朝下方的人叫:“白帝哥哥,你看,我成功了!”

站在花树下的白发年轻人,微微仰着头,看着少女兴奋得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画面,很美妙!

皇羽勾了勾唇,突然变幻了手中的结印,将水全部变成了一条条的水柱,突然冲飞而去,再猛地往地面扎下来,发出一声震响。

这是攻击的巫术!

白帝一直知道皇羽很聪明,哪怕仅是一次的接触,就能活以运用到她的手中,最后化为她自己的东西。

少女凌空中旋转,速度极快,悬围在她周边的水柱,跟着她散发出来的劲气,慢慢的也染上了凌厉的戾气,攻击的速度也随之冲去。

速度很快!

快到来不及去判断这些水柱是朝着那个方向去,凌空旋转而来的水柱,凌厉的破空朝着白帝而来,就在水柱要冲向静立在那儿的完美白发年轻人时,带着攻击力的水柱突然“嘭”的一声炸开了,变成一朵朵的冰色雪花,从天上飘下来。

落在那一头白发上,以及他干净无暇的衣间。

回到地面的皇羽,看着冰花之中的那个人,直愣了眼。

白帝抬了抬节骨分明的手,在虚空轻轻的一点。

仿佛有波纹荡漾,一股风将冰花全部化为乌有。

皇羽眨了眨眼,眸中带着笑,“很好看,为什么要打散。”

白帝继续坐回去,参悟修道。

皇羽耸肩,然后奔向另一个方向,等她回来,天已经黑了。

她就靠在树干上睡着。

而就在树梢下的那白发男子,正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

皇羽住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

这半年,天天就围着白发男子而转,但她的修炼也并没有落下。

也不知何时,在白帝的身边,多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两人一起进入境界的修炼,如此日复一日,倒是提升了不少。

突然。

皇羽睁开带着凌厉之色的星眸,身边的人也慢慢的睁开了那双无波无澜,却洞察着万物的黑眸。

皇羽带着锋芒毕露的攻击朝着白帝扫过来,白帝回击,两人的动作,连停留半分也无。

敌人之间怎么对招,他们就怎么对。

只不过,两人之间的对决,总是多了一些其他旖旎的味道。

打了一个痛快后,皇羽回到地面,勾了勾唇,拍了拍手上的尘,“怎么样?我这一次进步了吗?”

“嗯。”

皇羽脸上的笑容瞬间灿烂之极!

白帝抬起手,轻轻的刮过她的额头,抹去一块泥土。

“我得走了。”

皇羽在这里待得太久了,虽然朱泉死了,可是她还得回去。

她总不

多毛老太太

能一直在这里。

白帝并没有留她,这样的女子,是不受任何束缚的。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吗?”皇羽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一切小心。”

白帝是个很理智冷静的人,对于任何事任何人,都维持着他的沉稳冷静!

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他也不会动容分毫。

这样的人,或许这一生都不会对谁动容半分感情。

皇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受,最后无奈之下,跑过来,踮起脚尖,在他光洁的脸容上亲了一下。

“我走了。”

皇羽转身就走了,像是落慌而逃。

白帝转过身,站在花树下,静静的看着女子远去的身影,直到花树的几朵花调零落在他的脚边才重新打坐回去。

就好像一切,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心里有没有被搅动,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

朱泉他们死后的半年,皇羽又重新回暗域了。

这个消息传来,大家都跑了出来。

九朝冲到了她的前面,“皇羽,你回来了!你这半年,去了哪?我还以为你已经……对不起,当时我追出来迟了一步,如果再快一步,就不会发生那种事。”

“皇羽,”神释也跟着过来,担忧之色言于表,“你还好吗?”

皇羽勾唇一笑,“我很好啊。”

神释左右看了一眼,发现大家都在盯着这边指指点点,他压低了声:“朱泉长老是自爆而亡,这点大家都知道,你出逃的事,长老院那边倒是没有放眼里。毕竟你若是能逃出去,说明你的能力可能就在朱泉长老之上。长老院这边肯定会留你,不会追究你过往的事。”

这是神释从他那个叔叔那里打听到的消息,所以他和九朝这半年来并没有放弃过寻找。

可惜,不论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皇羽,当日是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清楚。

皇羽点点头,“谢谢。”

“我们是朋友,谈什么谢,那天没能出来救你,我已经很愧疚了。”

“我已经没事了,以后我会证明给大家看,我皇羽也不是他们这群人能欺负得了的,神释,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满足了!”皇羽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头,回头看向九朝,“兄长,你也不必愧疚,哪怕那天你出现了,只会连累你而已。”

九朝看着有着明显变化的皇羽,和神释对视了一眼。

*

长老院对皇羽进行了审问。

当时的场面还有些混乱,外面的候选人,也只知道半天之后,皇羽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重新恢复了原来的轨道。

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就连朱泉长老的死,也是不明不白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家对皇羽这个人倒是不敢小瞧了。

“皇羽。”

摇刖对于这个妹妹的情绪很复杂,一方面嫉妒她的幸运,一方面又想要维持好姐妹情。

可惜,皇羽并不需要。

“就在大家以我死的那时候,你找过我吗。”

皇羽盯着摇刖问。

不知为何,摇刖总觉得皇羽问出这话,有别的意味。

如果她的答案出了偏差,将来会因为今天的话而出现变数。

“看来是没有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姐啊。或许,从出生那天开始,你就恨不得我去死了吧。因为我的出生,让你们所有人蒙羞了。”皇羽嘴里发出残忍的冷笑,“候选人对决的那天,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他们这一批候选人,会在半年后对决。

暗域的修者对决,可不会像光明神域那样仁慈,做了对手,就会有生死。

他们的对决,是生死不论!

摇刖拧了拧眉:“好,我会等着你。”

以摇刖的天赋,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皇羽。

皇羽以为自己能从深坑里逃出来就可以打败大家,那就太天真了。

半年的时间,也足够大家再往上一个层次了。

暗域这些人,给皇羽的伤害并不小,她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天选,她要的,就是让这些人看看,他们瞧不起,踩在脚底下的人,到底是怎么反踩在他们身上的。等她踩在他们身上的那一天,她会让他们也尝尝自己当时的滋味。

说她皇羽是疯魔也罢,极端也好,她就是这么一个人!

半年确实能够让一个修者再度进步。

皇羽半年时间来,并没有半点的松懈,她追求着极致的修炼。

其间,也有人不知好歹的挑衅,都被她打压得干干净净,手段阴狠到让人恨得牙痒痒。

皇羽不会管对方怎么想,她只做自己。

做为好友,神释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修炼,一起进出,如同一道影子。

随行的还有一个九朝。

半年内,他们在暗域这片广阔的地方游走,不断寻找着突破的境界。

皇羽的成长,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只是有时候,她也会藏拙。

因为她盯上的,并不只是候选人,还有那些所谓的长老,顶尖人物。

转眼。

半年之期就来了。

这一天,他们从外面赶回来。

长老院出动,场面十分的浩大!

回到这里后,神释和九朝就各自去找家人了,而皇羽就站在人群之后,等着抽签定对手。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暗域与光明神域相接通往出入口。

光明神域的人突然拜访,暗域部分顶尖人物出动迎接。

光明神域众人的到来前,暗域这边其实也早就接到了消息,几乎每次的开启预测前,这些人都会聚首一回。

上次是暗域前往光明神域,这次轮到光明神域的到来。

随着他们往前走进,光明神域出入口的后方不远,一道飘逸如仙的白发年轻人缓缓走出,那双洞察万物的眼,静静的朝暗域那边望去。

有风吹拂,将他那一

多毛老太太

头绝美的白发吹起,两道羽翎以及绸带朝着后方舞动。

他这张脸,是世间最完美的存在。

*

“赤风,”鸿天找到赤风,“光明神域的人来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赤风回头看了眼川鸦,“我先和他过去了,你不是要送手里的东西给朱泉长老吗?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鸿天,走吧。”

川鸦看着远去的两人,微微皱了皱眉。

“那就是光明神域的神官吗?那气势可真厉害。”

“厉害什么,我们暗域的也不比他们差。”

“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暗域哪一样也都不比光明神域差。”

候选人们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并没能跟着参与进去。

暗域深坑。

皇羽觉得自己要死了,转眼又活了过来。

“砰砰!”

有人倒下,皇羽竟然震断了所有的束缚,在深坑中看守的这些人,看到皇羽突然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力量,瞬间傻了眼。

朱泉长老走出去接了过川鸦送过来的东西,回头就看见一身血的皇羽,冷不丁的出现在眼前。

“皇羽,你……”

“朱泉,我说过,你们杀不死我,就得给我去死。”皇羽眼中的疯狂让朱泉这个长老级别的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违抗长老院的命令,皇羽,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朱泉说着,就立即动手了。

川鸦走出了许远,突然听见身后大坑里传来了动静,又皱了皱眉。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最终还是往回走。

一股陌生又强悍的力量突然带着冲击从深坑中扑来,川鸦被迫往后退。

不知过了多久,川鸦才恢复过来,站起来就看见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慢慢的从阶梯里走出来,看到这个人,川鸦愣住了。

他差点就认不出来,这个人就是那个皇羽。

“你……”

皇羽此时很虚弱,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模糊不清。

但是她知道,此刻倒下了,自己就真的要被杀掉。

“你也要拦我吗。”

皇羽费力的说出这话时,人已经不清醒了,脑子嗡嗡的响,眼前的世界更加的模糊。

川鸦愣了愣,摇头,然后指向一个方向,“那边是直接出口,你往那边走吧。”

皇羽也跟着愣了下,最后听她说:“谢谢。”

川鸦看着蹒跚而去的皇羽,站在原地良久才回过神,他对准了自己来了两下,顿时眼冒金星!

他没敢去看深坑里的情况,也不想知道皇羽做了什么。

他脑子唯一下意识去做的就是撇清所有。

皇羽跑得并不快,很快就被受伤的朱泉带着部分的人追了出来。

朱泉可不敢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被皇羽这个半废的候选人给伤了,所以追出来的这些人都是他的人。

只要将皇羽捉回去,就不会有人知道今天发生过的事。

皇羽吃力的奔跑,穿过脚底板的几枚钉子,让她跑不起来,好不容易走出两域的交界。

身后就传来朱泉他们的声响,她用力的往前爬。

一片干净的月白袍角出现在眼前,垂吊在摆间的衣饰,让她倏地抬起头,看见了那个清绝出尘的仙影。

她抬起的手,竟是无法抓出去。

怕脏了他的衣袍。

自己这种狼狈的样子,不想让他看见。

她垂下了眼眸,咬着舌头,疼痛让她变得更加清醒。

那只修长干净的手突然贴过地面,又轻又快的横到她的腰间,然后慢慢的将她翻了过来。

皇羽下意识的去抓住他的手,他的衣间瞬间染上了艳红色。

手轻轻的托住了她的臀部,将她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扫出劲气,冲击那群人。

朱泉往前横出来,不惧白帝扫出来的劲气。

“光明神域的人为什么要介入我们暗域的事,你手中的这个人,可是我们暗域的罪孽。将人交还给我们,暗域会念你不知情,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朱泉先是被眼前的少年人震撼到。

白帝一手托着皇羽抱着,一手结印,突然对准了地面打出去。

“轰!”

地面发出震动声。

“巫,巫术!”

朱泉更为震惊!

不,是惊恐!

朱泉往后退半步,用劲气横扫攻击,对于身后人的哭嚎,朱泉已经顾不及了。

白帝再次催动着神巫之力,对准朱泉他们发出绝望的攻击。

朱泉的脑子突然停止了运转,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力量撕扯着。

看着前面扭曲的画面,皇羽靠在白帝肩头上的脑袋慢慢地抬起,愣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完美无缺的人。

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对面的人或许不知,但她靠得太近,能感受到他的吃力。

“砰砰!”

朱泉自爆了!

皇羽惊讶的盯着白帝。

以他的能力逼得一个长老自爆,他到底是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白帝带着皇羽,转身离开。

还是那个仙境,皇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晕了过去。

看着血肉模糊的少女,白帝放人下来的动作变得很轻柔。

替少女检查了身上的伤时,俊眉也跟着蹙紧了。

受到这样的伤害,竟然还能撑到这种地步……

皇羽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她的情况反反复复。

曾经那个冷漠的少年,正静坐的陪在她的身边。

睁开眼,就看见这张谪仙脸,皇羽一时间有些恍惚,“你……”

白帝转过身,冰冷的眸子无波无澜,“伤还未愈。”

皇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势,好多处地方都是他给包扎处理过,想到了什么,皇羽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在处理身上的伤口时,白帝是用绸带蒙住了眼才进行处理,这儿只有他一人,也不可能让别人代替自己给她处理。

“谢谢你!”

白帝微微点头,然后拿过旁边的药给她。

皇羽接过就自己吃了进去,抬眸盯着这个人,道:“你杀了朱泉长老,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不过也没关系,到时候我会自己承认是我杀了他们,不会让你为难。”

白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半会,起身走出去。

皇羽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处木屋,这里面的东西,都带着白帝身上的气息,所以,这里是他平日的居所。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