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这间宿舍早早关了灯 华真行为何

admin游戏百科2021-11-16 15:15:5616

华真行为何会和很多人有矛盾,事情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一位伟人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一位宗师说过,真正的风水,是我如何与世界相处;心理学家则说,人的第一需求是生存,第二需求是安全。

这些书华真行都读过,这些道理他都懂,也都运用在几里国的改造实践中了,很成功。

其实生存需求本身也是一种安全需求,人首先需要保障生命安全。但是安全需求的概念远远超出了这一范围,在心理上主要体现为对未来的焦虑。

对环境的焦虑、对自身的焦虑,其本质都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

假如不清楚周围都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每一件事做了之后下一步会发生什么,那未来就有强烈的不确定性,潜意识中就会滋生对未知的恐惧,感到不安全。

这种不安全感并不一定是有刀架在脖子上,很多看似很成功的人士也有心理方面的安全焦虑,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法预测明天的处境。

比如曾经的罗柴德医生,他自认为是很成功的社会精英,本人也没有做错什么,结果就因为老婆和当地学校的篮球教练搞上了……他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人们的心理安全需求反应在很多方面,最典型的就是择偶条件。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方面的条件,都是对生活水平或情绪状态的保障要求,企图尽量消除未来的不确定性。

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谈得上更高层次的尊重与爱,而要求不同的条件,则反映了不同的人正在承担以及愿意承担的责任。

这种事情,不要仅看人们嘴上说的话,表面上罗列出的条件和内心中真实的需求往往差异很大,有人甚至自己都说不清,常常也充满矛盾。

有一句俗话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形容年轻人的锐气,通常越年轻胆子就越大,安全焦虑就越少。

一方面年轻人本就缺乏经验,试错的成本也很低,不会因为事情与熟悉的经验不符而不安,反倒因为未来的无限可能感到向往与好奇,。

另一方面,在儿童以及青少年时期,社会尤其是家庭提供了心理上安全的保障,使他们不必操心很多事情。所以越年轻的人谈恋爱,考虑以及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就越少。

怎么才能克服安全焦虑?答案是改造自身以及改造环境。

尽量提高自身的能力与实力,拥有强大的内心,就算不能改变大环境,也能成功改造身边的小环境、更加适应大环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自如应对。

话虽如此说,但大多数情况下的大多数人,都只能被大环境裹挟。所以佛家才会有个说法叫“无明”,而企图从自我悟察的角度去寻求“正觉”。

但是这一切,与华真行又有什么关系呢?

华真行从小在杂货铺里被教育与保护得很好,他意识到所生活的地方就是一座炼狱,选择了提升自我与改造世界。

他把整个旧几里国都给打碎了,给最大多数人生存保障、重建了安全秩序,这样一个人当然值得尊重与爱戴。

尽管绝大多数几里国人都没听说过他,但身边熟悉的人谁会不尊重与爱护他呢?几乎没有人会找他的麻烦,那简直和找死差不多,比如那几位不长眼的大神术师。

华真行有足够的实力与能力,内心足够强大,他不仅是一位大成修士,更是新联盟、养元谷、新几里国的缔造者。

他可以指导几里国的国策,不仅能指出需要解决什么问题,还会指出应该怎么解决,包括制定具体规则、怎样去执行、如何去惩罚?

这样一位高人,本身没有太多安全焦虑,什么环境不能适应?他来到东国,充满着向往与好奇。

可是当他的身份变成春华校园里的一名普通留学生的时候,却像初生的牛犊闯进了一家瓷器店。

过往所熟悉的一切手段都不太好用了,他没法也不可能在这里用原先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且是他以前没有遇到过甚至想都想不到的问题。

华真行还是华真行,与其说他不适应这里,还不如说有些人不太适应他。

来之前做了尽量充足的准备,可是千算万算,华真行也没算到自己居然会被鄙视与受歧视。鄙视不是歧视,这两者之间有微妙且明显的差别,但他同时遭遇了。

鄙视主要来自于某些东国本土师生;歧视主要来自于其他留学生。

华真行听说过各种形式的歧视,但并没有亲身经历过。在几里国谁会歧视他、谁又敢歧视他?尊重他还来不及呢!

华真行是标准的东国裔华族人,接受了最扎实的东国传统文化教育,如今来到了东国的首都,在这个以华族人以绝对主体的社会中、东国最好的大学里,居然被歧视了?

东国近年来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年轻一代看待世界的心态已有了很大改变,变得更加从容自信。但是在各大高校中,对外来留学生只有优待,绝对不至于歧视。

那么华真行怎么会被本地师生鄙视呢?

留学生群体中向来不乏华裔,他们其实也不会受到本土师生的鄙视,同样很受欢迎。可华真行是个例外,因为根本没人把当成外国人!

只要华真行愿意,他的东国语可以与新闻联播一样标准,但是在日常生活中,说话还带着东国河阴省与潼西省交界处一带的口音,没办法,这是和杨老头学的。

他还明显接受了扎实的东国中小学通识教育,和东国本科生一起上课没有什么不适应,轻松得很,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几乎都完全不需要伴学帮助。

这就很吊诡了,难道不像外国人就会被鄙视吗?这其实涉及到另一种身份,高考移民。

所谓高考移民,就是地地道道的东国人,也是在东国接受的教育,但是设法搞了一个外国国籍,目的就是为了能上更好的大学,以海外留学生的身份。

比如春华大学,普通东国学生想通过国内高考被录取可太难了,每人都堪称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一支独苗,但如果走海外留学生通道,难度就会大幅降低。

顶尖高校的教育资源有限,高考移民之间也存在竞争,其他留学生也可以选择普通名校或地方名校,总之录取要求比参加本土高考低很多。

这可比去海外读个野鸡大学混个文凭强太多了,还能申请奖学金、享受各种优惠政策。那些真正凭本事通过东国高考录取的本土学生,心底里看不惯这些高考移民也很正常。

华真行不是高考移民,他是土生土长的几里国人,但是他这样说谁信啊?而且平时也没机会到处找人解释。

春华大学情况又很特殊,能就读这所大学的高考移民,大都出身于国内的顶尖阶层、富贵门庭,要有背景有背景、要门路有门路。

对这种高考移民,同校师生通常不会去招惹得罪,有心人想交好还来不及呢,加之东国人含蓄内敛的性格,就算看不惯,也不会故意当面表露出来。

可是华真行在其中又是个明显的异类,他既在东国毫无背景,校方的入学登记资料现实,他在几里国更是毫无背景的孤儿。

他平日也不会装作不经意间透露自己的富贵身世,就算这么说也没人信。他所用的国籍,是世界上最贫困落后的国家,整个学校也只有他这么一名几里国留学生。

他的朴素与勤俭是肉眼可见、伪装不了的,一看就是自然的生活习惯。别说与其他的高考移民相比,甚至远比普通的东国学生都要朴素勤俭。

华真行这样一个人,简直就是在丢高考移民的脸。他被本土学生视为高考移民,而其他高考移民也不会将他视为同类,反而会奇怪“我们中怎么会混进来这样一个家伙?”

华真行的俭朴不仅自然而且坦然,没有丝毫的局促感,他对自己的“贫贱”毫无自觉,对他人的“优越”也视而不见,不是装作看不见,而就是没有半点眼力与见识的样子。

有人鄙视他,也有人同情他,但这些孩子却很难看出这份坦然所代表的境界。

华真行也不傻,同学们的鄙视或同情,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石双成对他解释了“高考移民”的概念后,他也明白了这是个误会。

尽管是个误会,但也事出有因,不是同学们的错,他也就是不在意了。

华真行自认是个非常大度包容的人,比如整个几里国那么多黑帮分子,其中绝大多数不都接受了新联盟的改造、成为了新社会的一员吗?他又何必与这些没有犯错的同学计较!

假如仅仅如此,他还不至于和很多人结下梁子,说不定还能被更多的人接纳。可实际情况却是,很多人并不认为他大度包容,对他的印象反而是又臭又硬、锱铢必较。

这也是他被鄙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华真行虽不在意鄙视与同情,但并不代表他会容忍和认同其他很多事,尤其是在受到歧视冒犯的时候,该动手绝不犹豫,该讲道理也绝不惯毛病。

该讲道理就不惯毛病,因为家里三个老头从小也没惯过他的毛病;至于该动手就绝不犹豫,要结合他成长的环境看,很多情况下假如一犹豫就没命了。

从十二岁开始到现在,他亲手干掉的人恐怕已有三位数了,在他的主导下,新联盟铲除了全国所特有的黑帮,将整个国家都砸碎了重建,这样一个人是什么行事风格?

前文提到,华真行不仅被鄙视还受歧视,而歧视主要来自于其他留学生。其实在留学生在群体中,一直就存在两条重合的歧视链。

第一条歧视链与国家有关。来自西罗和北米等发达国家来的留学生,依次歧视东罗、南米、东洲……黑荒大陆等国的留学生。

这其中也会混进来比较奇怪的东西,比如某些破国的留学生总有莫名的优越感,看不起比他们强得多的国家。但基本链条还是强国、大国的留学生,歧视小国、弱国的人。

由于国家发展水平不同,物质与精神上的优越感有时还可以理解,但某种无端的道德优越感,很多时候就令人反胃了。

第二条歧视链与族群有关。首先是罗巴裔族群歧视黑荒裔族群,这一点人尽皆知,却是隐形的,大多数人都不会直接说出来。

其次是黑荒裔族群歧视东洲裔族群,这就很诡异了。黑荒裔受罗巴裔的歧视,有多方面复杂的因素,可是他们又去歧视东洲裔是什么鬼逻辑?

这其实是某些势力集团刻意挑动的结果,以反歧视的名义挑起互相仇视,表面上提高黑荒裔的地位,以边缘化东洲裔,挑起社会底层的内斗与内卷。

有时候有些人越强调什么矛盾,其目的就是为了制造与激化这种矛盾,擭取道德解释权与话语权,从而转移其他真正的矛盾。

这两条歧视链是重合的,不论怎么数,华真行都处于歧视链的最低端。他是典型的东洲裔,又来自最贫困落后的国家,本身还毫无背景。

但是华真行却不会买这个账,他既不会认同歧视,更不会挑起这种矛盾,但也不会容忍任何人无理挑事、惯谁的毛病。

上述的歧视链是若隐若现的,绝大多数人不会公开说出来,但某些场合却能看的见,比如挑选与分配伴学的时候。春华大学有伴学制度,世界上很多大学都有,本也无可厚非。

所谓伴学,就在在自愿报名的基础上,挑选与安排一到几名本国学生,与海外留学生结成伴学,本意是帮助对方更好地适应留学生活。

在挑选伴学的时候,什么样的留学生最受欢迎?通常就是顺着歧视链从上往下捋。有的志愿者还会托关系找人,为自己安排来自发达国家的“高品质”伴学。

华真行虽然在鄙视链的最低端,但当初安排伴学时居然还挺受欢迎的,有好几个女生都想和他成为伴学。

这里也有个人的因素,华真行的“富”虽然隐形,但“高”和“帅”还是显而易见的,颜值出众也没办法嘛,而且身为东洲裔,会动手动脚耍流氓的概率也最小。

可是华真行的伴学,并没能帮他化解留学生活中可能发生矛盾冲突,反而从一开始就帮他就得罪了不少人。她不仅因此事揍了外国同学,甚至连本校老师都给揍了。

这位小姑奶奶就是石双成。

其实石双成并不想惹事,更没想过要帮华真行惹事。在华真行刚报到的时候,她就特意送来了东国的《刑法》、《民法典》、《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等“资料”

今天晚上这间宿舍早早关了灯

她还再度详细解释了昆仑修士共守的“散行戒”与“共诛戒”,目的就是要提醒华真行,东国不是几里国,千万要注意行止。

可是她自己又为何把老师给揍了呢?

双成比华真行高两届,今年已经大三了,前两年都没有当志愿者,但是今年却主动报名了,并特意找到负责的指导老师,指定要当华真行的伴学。

这位老师姓乔,很年轻,也是本校国际关系学专业的在职博士。乔老师“好心”劝石双成,像她这么出众的姑娘,他可以“照顾”,给她安排另一位米国来的“高品质”伴学。

石双成本想告诉乔老师,自己与华真行是早就认识的朋友,她曾去过几里国、受到了华真行的热情接待。但是一听这话,她就不着急解释了,反问所谓“高品质”是什么意思?

乔老师却没琢磨出味来,接着劝石双成,她的自身条件这么好,无论是交朋友还是想将来发展成伴侣,都应该找更有身份和档次的对象,何必找一个几里国来的华族裔呢?

乔老师也许自认是好心,也许是受托要为某些外籍生安排“高质量伴学”,但这话听在石双成耳中,无疑是对华真行以及她本人的双重羞辱。

乔老师话还没讲完,冷不丁就被一巴掌糊脸上了,转了个圈又带一个跟斗。这位小姑奶奶是什么脾气,昆仑修行界都知道,可惜他不知道。

喜欢欢想世界请大家收藏:

董泽刚很喜欢这个新世界,他也为之努力奋斗,可是总感觉好似有一种看不见的隔阂,新世界所展现的一切与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是一个全新的国家,而他还停留在过去的某个地方,并没有随着国家的改变而同步改造自己。

墨尚同劝说他继续留在欢想实业,他先前理解的信号,是来自新联盟最高领导层的疏远,因为他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非同一类出身。

是这个原因吗?是也不是!因为他先前在潜意识中,就没有把自己和“他们”视作同一类人,谁都能感觉出来。

他是被革命浪潮裹挟着来到这个新世界的,并没有真正理解这股浪潮与意义与目的。他可能是一名出色业务人员,但也只是一名出色的业务人员。

与华真行有过这样一番交流,董泽刚也终于不再有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可是“教育”董泽刚的华真行本人,这段时间却体会到了董律师当初的感受。

一转眼,华真行已经来到东国两个月了。

他不仅是一名大成修士,还是新几里国的缔造者、欢想实业与新联盟真正的创始人、养元谷的总导师,什么场面没经历过?照说不应该有什么适应问题。

华真行就是东国裔华族人,杨老头教他的母语就是东国语,新联盟、欢想实业、养元谷的很多骨干也是东国裔华族人。新联盟解放与改造几里国的很多政策,都是借鉴东国。

杨特红、墨尚同、柯孟朝也是东国人,华真行来到东国不仅是学习,潜意识中甚至也是带着一种朝圣的心态。

东国比他想象得更好、更繁华、更富足、更安宁也更热闹,可他总有些不太适应。

不是不适应气候,也不是不适应饮食与生活习惯,这些都是他所喜欢的,假如几里也能这样,那真是求之不得。他只是不适应身边的某些人事,很多时候总显得格格不入。

更准确地说,是别人不太适应他,觉得他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以华真行的修为,当然能感觉到大家对他的态度,这多少是来之前没有想到的。

为了到东国来留学,华真行可谓是做足了准备。从国家层面上,本着临缺勿滥的原则,制定了详细而严格的选拔标准与监督管理政策。

从五月份开始,全部三百二十名留学人员,就接受了为期三个多月的集中专项培训,其中也包括曼曼和华真行本人。他并没给自己搞特殊化。

全体人员不仅注射了东国提供的疫苗,从七月底开始到出发之前的这半个月,还进行了集中隔离观察与核酸检测。

有人告诉过华真行,这么做毫无必要,反正到了东国后还有有二十一天的隔离观察,事先不必自己费这个事。

可是华真行坚持如此,而且特意让东国医疗援助人员监督负责。

他希望通过此事让更多的医疗援助人员参与当地事务、了解这个地方,搞好关系为下一步改组国际医院、建设公立医院做准备。另一方面,这也是做给东国考察团看的。

几里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结合各方面因素调整后已敲定,王丰收在东国也谈定了好几个合作项目。

这些合作项目眼下只是意向,就算签了备忘,能否具体落实还要看几里国方面的准备与保障条件。王丰收顺势邀请东国方面组织一个多部门考察团,前来实地考察。

这也是华真行的意思,几里国的治安环境、投资环境,新政府的治理能力、动员能力,这些都不怕外人来看,看得越仔细,对方对这里项目合作就应该越有信心。

考察团访问期间,华真行安排了公派留学生集体医学隔离,且都按东国标准,陪同人员介绍了几里国的疫情防治工作的成果,顺势又谈了未来的医疗援助合作。

东国联合考察团对几里国各方面的情况很满意,超出预期的满意,尤其在非索港农垦区一带,简直找到了宾至如归的感觉——和他们的家乡确实也没什么两样。

集体乃至国家层面的准备,堪称完美。个人层面,华真行将就读的是东国最好大学春华大学,城乡规划专业,他也针对性地做了各种准备。

世事并不能尽如己意,华真行并未能像设想的那样参加东国本土高考,拿个某省的高考状元啥的,很遗憾,只能自己找来一套试卷私下做了,成绩还比较满意。

他的留学手续都是几里国官方办理的,按校方要求,接受了“国际标准考试”和“东国语水平考试”,令他意外的是,居然还要有茵语水平测试证明。

华真行的成绩全部优秀,还申请了全额奖学金。华真行又托人搞来了春华大学城乡规划专业的全套教材,搜集了两年前疫情期间所有的网课课件。

从大一到大四,通识教育、专业教育、自主发展类课程的教材,华真行都学习了,所有课件也都以八倍速看完了,甚至连各科考卷都设法找来做了。

华真行本以为自己已准备得尽善尽美,不料入学后却发现情况根本不是他想象,他成了一个动辄得咎、很不受欢迎的人,短短两个月时间麻烦不断。

这次的事情终于搞大了,搞出人命来了!春华大学国合处、保卫处、教务处、校长办,辖区公安分局,外交部,几里国驻东国大使馆,都派人来了。

具体的事件并不复杂,华真行撞死人了。不是华真行主动撞人,而是有人骑着单车从后面撞到他。华真行本人倒没受伤,但是那人却因为惯性飞出去摔死了。

春华校友、几里国驻东国的特命全权大使王丰收,通过关系搞到了校方与警方不愿意公开提供的事发地点监控记录。

校方之所以不愿意公开提供监控记录,原因是该事件涉嫌谋杀,而案件还没调查清楚,华真行也被带走接受问讯中。

王丰收刚开始也很懵,不知道华真行犯了什么事,而且以华真行的修为,就算想弄死什么人也不会闹成这样啊?找上门的更应该是昆仑盟而不是普通警察。

但是看了现场监控记录之后,王丰收当即就怒了。

事情发生在大白天,地点是校园内的一条步行道,这条路大约三米宽,两侧都是绿化带。有一位黑大个奋力蹬着一辆单车,从后面朝着华真行就直接撞了过去,丝毫没有减速。

华真行当时是正常行走,车撞在了他的后背。华真行也并非纹丝未动,那样也不符合物理学原理,但他只是继续向前买了一小步便站定了。

车把和前轮撞在华真行身上,由于巨大的惯性和突然的停止作用,自行车的后轮向上扬起,将骑车人掀飞了出去。

黑大个飞过华真行的头顶,啪叽摔在前方的路面上,就跟菜市场摔死鱼一样,当即就不动了。华真行第一时间掏出了手机,报警并叫了救护车……

根据参照物测算,黑大个骑车的瞬间时速超过了五十公里。这是自行车不是摩托车,而其是在校园内的步行道并非校外的公路,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绝对蹬不出来这个速度。

这起事件果然有谋杀的嫌疑啊,只不过嫌疑犯不是华真行,而是那个死掉的黑大个,华真行反而是谋杀未遂案中的受害者。

怒不可遏的王丰收,带着这份监控拷贝和整理好的申诉抗议材料,赶到了学校将桌子给掀了……这不是打比方,而是真的将一张办公桌给掀翻了。

王丰收还顺手来了个天女散花,将文件夹砸在了警方负责人的脸上,飞出来的纸张将校方负责人的额角给划破了,流了半脸血。

由于是几里国大使亲自来交涉并了解情况,所以校方和警方都都派人接待了,本以为只是走个过场介绍一下情况,谁也没想到王丰收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王丰收当场严正抗议警方对华真行采取的非法拘传措施,要求警方立刻开释华真行并公开道歉,严正抗议网上针对华真行的不实谣言,并要求追查与严惩谣言制造者与散布者。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出事之后,校方保卫处的人最先赶来封锁了现场,然后就有谣言在校内网、各个唯信群内传开了。

初始版本是这样的:一名留学生在光天日下捅死了另一名留学生,血流得满地都是,据说是报复情杀,这两人原先就有仇,起因是追同一名女生。

紧接着传闻的情节就丰富起来,涉案人身份和细节也有了各种变化,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外界流传的版本就变成了两种——

第一种说法:一名来自黑荒大陆的春华留学生,多次骚扰女同学,而这名女同学是有男朋友的。其男友组织并训斥了这名留学生,该留学生居然行凶。

第二种说法:春华大学一名女生交了一名新男友,是黑荒大陆来的留学生。其被踹的东国前男友怀恨在心,居然当众行凶泄愤,该女生不幸遇难。

这第二种说法够扯的,连死者的性别都搞错了,却把“行凶者”华真行这个东国名字及其年纪专业都披露了。

偏偏就是种说法流传最广,一经传出,几个小时后就迅速上了东国最大的社交自媒体平台热搜榜,各种谩骂声一时汹涌如潮。

在这条热搜又很快被某股更神秘的力量删除,不现于公开的平台报道,但是小道消息还是在各论坛和私人社交软件中传开了。

王丰收当然也听说了,看到现场监控记录之后,他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华真行没有任何错,只是正常走路而已,是别人骑车从背后高速撞上了他,若不是有修为在身恐非死即伤。

明明是无辜的受害人,却是一副要被社死的架势。一起突发事件,改头换面、精心设计的谣言几个小时后就上了热搜,要说没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简直都是侮辱智商。

警方不是不知道案发的实际经过,之所以把华真行带走“协助调查”,因为毕竟出了人命且死者身份比较敏感,又有传言说华真行与死者之间矛盾。

所以警方必须要将事件调查清楚,哪怕为华真行证明清白,倒不是真的认为华真行有杀人嫌疑,毕竟现场情况刑侦人员一看监控就明白了。

警方调查的重点,是在此之前,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王丰收之所以发飙,因为警方负责人介绍情况时嘴瓢,提到华真行用的说法是“已被

今天晚上这间宿舍早早关了灯

拘传”。王丰收当即就爆了,他多少也是故意的。

不能只发脾气,也得讲道理,王丰收随即就收敛了情绪不再有多余动作,他严肃指出,“拘传”这种措施,依照东国法律规定,只适用于刑事犯罪嫌疑人。

华真行并不是犯罪嫌疑人,现场监控所反应的事实非常清楚,他只是无辜的受害人。

幸亏警方还没有发布正式的案情通告,假如在案情通告中出现“拘传”这个词,那就坐实了华真行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证明警方也认为他有杀人嫌疑。

那样会给已出现的谣言推波助澜,就算最终能够证明华真行无罪,但影响已经造成,会给华真行带来巨大的名誉损失与身心伤害。

警方负责人随即解释,刚才只是不小心口误,华真行并没有被拘传,警方更没有办拘传手续,他只是作为现场证人被传唤,到辖区分局协助调查。

王丰收又怒了,但这次没有过激行为,他又指出“传唤”这种措施同样不适用于华真

行。华真并非刑事诉讼或治安案件的嫌疑人,身为现场证人只是配合调查而不是被调查。

协助调查是自愿的、非强制性的,可以在校内接受问询,也可以自愿到警方办公地点介绍情况。但是华真行已经被带走超过二十四小时了,人还没放出来也联系不上,这是几个意思?

工作组人员又改口了,刚才还是口误,并非强制传唤,华真行只是自愿配合调查,现在已经可以回来了。

王丰收究竟是几里国大使还是华真行的私人律师?现场的工作组人员也很疑惑,这位几里国驻东国大使,居然对一位八竿子打不着的普通留学生这么上心?

真是奇葩国家的奇葩官员,此人居然还是东国移民,而且也是春华毕业的!

王大使虽有过激行为,但他指出的事实无可辩驳,成功将华真行给捞了出来。派人将华真行从分局接到了几里国大使馆,王丰收也立刻赶了回去。

在大使馆中,王丰收见到了华真行。华真行的精神状态很好,看不出遭罪的样子,王丰收一坐下便问道:“师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有不长眼的想谋害你?”

华真行很淡定地答道:“那个人,和我确实有过节。”

王丰收:“和你有过节,他也配?”

华真行:“话不能这么说,过节就是过节,没有什么配不配。这两个月,我得罪人其实有不少,他只是其中一个。”

王丰收:“咋回事?你也不是这种人啊!”

华真行苦笑道:“说来话长啊,我曾经也以为自己不是这种人……”

喜欢欢想世界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