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不曾亲眼所

admin游戏百科2021-11-11 15:19:05993

不曾亲眼所见,江云歌总是对刘二生所说的那些事有些怀疑,毕竟,这样的病症,江云歌也从来没有见过。万一,是刘二生夸大其词,胡编乱造呢?不过,看到镇上萧条的景象,江云歌又有些相信刘二生说的话。

这一路上,江云歌都在想,是什么东西,让大家性情大变,又变化到了什么程度。直到她跟着刘二生来到精神病院,他们穿上防护服,跟着医护人员来到高风险病区时,这才亲眼看见里面的景象。

“江医生,你看,那些躺在病床上比较安静的,都是被用了镇定剂的。我们不敢冒险,只能将他们拷在床上,就怕出事。他们就像是疯了一样,六亲不认。随手拿着工具就去砍人,看见任何人都伤。没有工具,那就直接咬。”

回话的是个年轻女护士,她回想起病人发病时的模样,脸色都变了。

“这么严重?”江云歌还是觉得,他们的话有些夸张了,这样的事,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真的!这些人发作的时候,就像是……你看过那种大片吗?电影里的,丧尸围城?”

江云歌有些惊讶,扯了扯嘴角,还是觉得,女护士的形容夸大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苏醒的病人挣脱了束缚,那就像是一头刚刚苏醒的凶兽,毫无目的性寻找攻击目标。江云歌所看到的,当真像女护士形容的那般,没有丝毫夸张。

那人发作时,双目赤红,面露凶光,像极了那毫无感情的行尸走肉,江云歌觉得自己是算胆子大的,还是被那病发的病人吓了一跳。

隔着透明玻璃窗,她亲眼看着一群医护人员如何把病发的人按倒在地,强行注射镇静剂,这才让他慢慢消停下来。

“这个男的,身材矮小,哪里需要这么多人去?”

江云歌也是按常理推断,护士却笑了。

“江医生,你说的是普通人,可这里面的,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我们的医生测试过,感染的人,力气大得惊人,哪怕是刚才那种身材矮小的,我们一般人都不是对手。”

江云歌哑然,后来才知道,刚才那个人是因为手铐松开了,这才逃脱的。可是,这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直给这些人用镇静剂吧!

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到底还是要弄清楚缘由,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护士似乎看出江云歌在想些什么,主动提出,带她去实验室里看一看。

“这里的病人,江医生还是不方便仔细检查,如果江医生想知道更多的话,我可以带江医生去实验室了解一下情况。那边,我们当地的专家都在。”

他们现在能够请得到的,也就是当地的专家了。毕竟,领导还是不希望上头的人知道这事,一来会造成大家的恐慌,二来,对他的仕途也会有很大影响。

江云歌跟着去往实验室,等想起来时回头一看,带她来的刘二生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她皱了皱眉,没有再管。现在情况不乐观,她还是先解决这些事再说。

实验室也是医院临时腾出来的地方,她还没进去,就已经听到了屋里传来的嘶吼声,不知道,还以为里面有什么人在接受酷刑。

“这是?”江云歌好奇指了指里面的声音,医院的医生应该不至于折磨病人吧!这样做可不符合规矩。

护士像是习以为常,只是笑笑,让她跟着自己进去,等她看到了里面的情况,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实验室里凄惨的嘶吼声正是被绑在台子上的病人发出的声音,无影灯下,他狰狞的样子让江云歌想起了电影里的丧尸。眼前的人同样有着可怕的容貌,面色发青,毫无血色。

“李教授,这位就是我们之前一直提到过的,江云歌,江医生,擅长中医针灸的。这位是负责这次事情的李教授,这个病人,就是我们最先发现的感染者。”

“你好!李教授。”这位李教授,江云歌有所耳闻,是个脾气古怪的医生。他不喜欢在医院里给人看病,而且,他是挑病人的。因为不按照规矩来,也不会想着去晋升自己的职称,在业内,不少人都知道,他叫李油条。

这里,管那些不思进取,每天浑浑噩噩度日的人,称之为老油条,李教授在那些医生眼里,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了。

李教授没有丁点架子,看到江云歌赶回来,开心极了。

“江小友,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毕竟,京都那样的大城市,到处都是机会。你在那,肯定也很忙。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把你给请回来了。你外公陆老他人呢?”

李教授想,她都来了,陆鸣渊肯定会在。

江云歌尴尬的笑了笑:“这次,只有我回来!我外公和我师父在前不久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外公的手被人废了,现在还在恢复期,没办法过来帮忙。”

“还有这样的事?岂有此理!陆老多好的人,这是得罪了谁?所以我就说,有钱人没有几个好东西,要是一直待在店里,陆老也不会遇到这种事。”

江云歌有些内疚:“是啊!这事,都怨我。”

李教授心直口快,这会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纠正。

“江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别往

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心里头去。陆老受伤,那就让他好好养伤。你来了,也是一样。你的医术我信得过,青出于蓝胜于蓝,年轻人,体力也好,不比我们这些老家伙。”

“李教授千万别这么说,大家都知道,你还是很有实力的,只是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

李教授笑了笑:“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聊点正事吧!人命关天,我们先看看这个人的情况,我已经研究一段时间了,现在而言,没有太大的进展,临床上也不敢贸然用药。”

李教授说着,带江云歌来到病人面前。他龇牙咧嘴瞪着江云歌,嘴边哈喇子直流,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时不时发出阵阵嘶吼声,又像是在警告江

云歌,别靠近他。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君衍苦涩的笑了笑,早知道这样,从小,他就应该学着做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正因为年幼时父母太忙,他是跟着爷爷一起生活的,在爷爷的耳濡目染下,从小就知道,男人理所应当承担着一切,他不曾享受到父母的偏爱,从小就在独立完成每一件事。

从一开始很糟糕,跌跌撞撞,再到做到完美,得到肯定。期间,他吃过很多苦,也明白,想成为更优秀的人,自然要先忍受更多的苦难。

君志远叹气道:“你爷爷可是从一开始,就把你当成君家的接班人在培养,否则,你以为,他为什么唯独对你这么苛刻?”

“所以说,我别无选择了。”

“笑着接受,不是很好吗?现在的你变得更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这不是很好吗?”

这么想想,的确很好。因为自己足够强大,他才可以说,哪怕云歌捅破天,也有他帮忙撑住。

江云歌离开京都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她没去学校,是君衍帮忙请的假,宋启华那边,陆鸣渊也开始每天过去盯着,一边指导着宋羽照顾好宋启华,等着江云歌回来。

虽然没人知道江云歌为什么离开,可是,有人从中看到了机会,是盼了很久的机会。

借着下课的时间,江媛特地跑去找宋羽确定:“宋老师,我想问问你,江云歌,她是不是真的离开京都了?”

“是暂时离开,去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事。等那边事情解决,她自然会回来。”

江媛又问道:“那一个月后的决赛,她不参加了?”

“一个比赛,自然没有她要面对的事情重要。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江媛摇了摇头,若有所思。江云歌不在京都,把君衍一个人留了下来,她怎么感觉,这更像是给自己的一个绝妙机会。她下意识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等时机成熟,她就可以直接整容成现在的样子,王琳会有办法,让自己毫无副作用,成为更美的江媛。

这样一张脸,如果不能配上最优秀的男人,岂不是太可惜了?

她一直惦记着君衍,以前是江云歌在这,自己才没有机会行动。现在,江云歌走了,她想,是个男人总会寂寞的。天底下,有哪个男人不偷腥的,但凡她和君衍有了牵扯,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好办了。

这可真是老天爷赐给她的大好机会!

最好,江云歌这么一走,永远都不要回来,她才好彻底取代江云歌,成为君衍身边的女人。

她以后还需要很多药,江家自然是负担不起的,可如果有君家对她有求必应的话,她就不需要担心自己以后买不起药了。

江媛突然找到了比留在学校上课更重要的事,本来,她还打算去大教室上课,现在……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课本,笑着往包里一塞,转身往大门的方向走去。只要搞定了那个男人,什么都有了,她还读书干什么。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羡慕她的。

另一边,江云歌已经和刘二生回到了镇上。她感觉自己离开镇子没有太久,可回来发现,原本热闹的小镇 已经大变样了。不知道是不是真像刘二生所说,这会本该是镇上最热闹的时候,江云歌竟然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这些人呢?”

刘二生叹气着解释道:“就是因为那个怪病,没事的人,现在都不敢出门了。那些有古怪的,都被关在了精神病院,限制了自由,不准乱跑。医生那边连传播途径都没有找到,不敢贸然放大家在外面跑。大家也都怕了,谁还敢跑出来。”

“那总是要买日用品这些吧!每天的食物呢?总不能待在屋子里饿肚子的。 ”

“挨家挨户有专人派送,送的时候,提前写好第二天需要的东西,这边都会准备好。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上头的人呢?他们是什么意思?”

“这不,让我来请你回来嘛!如果实在请不到,只能上报。上头的意思,争取不上报,先瞒着。只要不出人命,都能压住。毕竟,影响不好,大家还指望着上面拨款下来给镇上搞建设,要是出事了,什么都泡汤了。”

江云歌不得不佩服做决定的人,这心也真够大的。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自己真的不来,或者,来了,却没能解决麻烦,那他们打算怎么收场?

“领导可真够信任我的。”

“镇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待遇,领导也不例外。暂时是控制住了,只是,得从根本上解决,只有找你了。”

江云歌叹了口气,光凭刘二生说的这些,还无法确定什么。她想了想,还是先去看看发病的那些人,再做决定。

“最先是从哪儿发现的?要不,

你先带我过去看看,病情最早出现,还有最严重的几个人。我得看到了人,才能确定情况。只是听你这么说,太多主观判断,会影响我的。”

刘二生一听,还要去找最严重的那几个人,想也不想就摇头。

“我看,我们还是找这个情况不严重的看一下,这不都一样吗?病情严重,万一,我们也……”

“你不是说,你不会出事吗?”

刘二生结巴了:“我这不是担心嘛!大家都中了招,我虽然……可是我也怕呀!要是不灵,我这不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这绝对不成!咱换一个。”

江云歌见他还敢跟自己谈条件,冷下脸来。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带我去。要么,我

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们分道扬镳。我大可回京都过我的自在日子,何必跑来受罪。”

江云歌也不等刘二生回答,手一挥,这就要走。刘二生见情况不对,赶紧把这姑奶奶给拦下来。

“江医生,你别介!好不容易把你这尊神给请来了,你要是不去瞧瞧,他们知道了,还不得要我的命啊!你这不是逗我玩嘛!”

“你不带我去看病人的情况,我来这有什么用?不回去,等着自己也被感染不成?走了!走了!我才不多管闲事。”

“去!”刘二生一咬牙,只得答应:“我带你去,这还不行吗?马上,我这就带你去看。我的祖宗!”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