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色跳动青筋的狰狞巨兽吗

admin游戏解析2021-11-07 11:03:411503

南昌之战中,戚方手下猛将薛大福取下先登之功,率先杀上城楼站稳脚跟,挥着一柄长刀大杀四方,为接下来的士兵登上城楼创造了条件。

薛大福越战越勇,身边宋兵越来越多,而霸王军节节败退,不能抵抗。

等韩五发现薛大福的时候,薛大福已经成了气候,韩五大惊失色,立刻派身边勇将带领最精锐的部队冲上去搏斗。

但是他这边所谓最精锐的部队也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训练,就是人高马大有力气,看上去很有威慑力,单兵战斗能力或许很强,除此之外实在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薛大福挥着长刀奋勇向前,对于功名的渴望超过了一切,他杀穿了城楼,带兵夺取了城门,打开了城门,放下了吊桥,迎接大军汹涌入城。

接下来是非常激烈的巷战。

韩五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的部下们也不愿意接受他们即将失去全部的结局,于是带领各自的军队与宋军展开激烈的肉搏战。

双方从早上一直杀到了黄昏时节,霸王军才终于被打败。

霸王军的主要将领纷纷战死,霸王军余部逐渐被压缩在了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内做困兽之斗,俨然已经没有任何生路。

精疲力竭的韩五搂着这段时间最疼爱的一个小妾,最后一次享受了小妾身上的香气之后,一刀捅死了这个小妾,然后横刀自刎,结束了自己短暂的辉煌。

临死之前,他还在痛恨为什么没有义军前来救援自己,但凡有一支军队来救援,他也不会死的那么孤苦无助。

他不知道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看到另外一支宋军来援的时候隐隐猜测可能其他地方的义军也有遭受重创的,但是不可能被宋军一口气全部消灭了。

其他地方的,比如抚州和赣州的义军,为什么不来援?

霸王这个称号自项羽和孙策之后,再一次短暂的存在了一个多月,然后就随之湮灭了。

而攻取南昌之后,戚方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允许士兵在南昌城中大掠三日,除了不能放火,其他的什么都可以做。

在南昌城下被阻挡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士兵积累了大量的负面情绪,这种负面情绪必须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这样才能让士兵继

续听命令。

于是南昌城内的居民们惨遭蹂躏。

霸王军占领的时候,被霸王军蹂躏。

宋军占领的时候,被宋军蹂躏。

总而言之,他们就没有不被蹂躏的时候,他们始终看不到曙光的降临,他们始终等不来真正的拯救。

宋军士兵在城内为所欲为,见了男人就杀,见了姿色还可以的女人就三五成群上去蹂躏,蹂躏的她们奄奄一息,或者当场死亡。

如果有人敢于反抗,他们就凶狠的挥刀而上将敢于反抗的人杀死,剁碎。

黑紫色跳动青筋的狰狞巨兽吗

着老人、幼童便杀死,因为他们毫无价值,让他们活着还要多吃口粮。

他们更喜欢的就是将一家人分开来蹂躏,逼迫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被蹂躏,逼迫一家人哭的撕心裂肺,然后将他们一起杀死,让他们从生到死都是痛苦且绝望的。

如此,这些宋军士兵就能获得无上的喜悦和快感,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这倒也不能完全怪他们,谁让平日里他们的长官也需要用凌辱、打骂他们来获得这种喜悦和快感,以便于完成灵魂的升华呢?

一般情况下,他们不敢向长官龇牙咧嘴,就只好向南昌城内的【降贼刁民】发泄他们心中积蓄已久的愤怒了。

这座城池被霸王军和宋军反复蹂躏,被浓重的烟雾笼罩着,终究没有得到拯救。

而这座南昌城只是这个时代无数被蹂躏的城池其中的一份子,一点也不特殊。

南昌城在蹂躏之中痛哭流涕的时候,临安城内的张浚也在经历着心情上的大起大落。

江南西路平叛战争是他上任枢密使以来的第一场战争,他本以为这将是长久准备之后主动发起的北伐之战,但是很可惜,这第一次却给了一场内部的平叛战争。

内部有战争也好,倒也能让那些很久都没有动弹的大爷兵们动弹动弹,熟悉熟悉战场,活动一下生锈的身体。

他调动了两支军队,以老将田师中为主帅,向南压迫而去,准备一鼓作气平定这场叛乱。

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他接到了吴拱的书信,信中吴拱向他介绍了自己之前的战绩,包括收复了三州,并且歼灭了贼军十余万,杀死贼军首领三人的辉煌战绩。

这让张浚非常高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朝廷也没有选错人,吴拱有乃父之风,正可以整顿一下战力孱弱的京湖战区军队,以在未来明宋战争之中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

接下来,吴拱话锋一转,讲到了自己目前的需求。

原来吴拱和另外一支军队的主将戚方一起打到了南昌城下,双方在争夺南昌城的归属权,吴拱明明是先到的,但是戚方却蛮不讲理的要夺取他攻城略地的资格。

他觉得这非常不合理,觉得戚方仗着老资格欺负新人,于是恳求张浚看在当年吴玠和吴璘的面子上,帮他一把,帮他训斥戚方,让戚方收敛一下,不要那么嚣张跋扈。

看完信件,张浚让人拿来了地图,在地图上标注了戚方和吴拱两支军队的进军路线和抵达战略要地的时间。

根据他的判断,除非吴拱会飞,或者戚方是学乌龟爬过去的,否则吴拱绝对不可能比戚方更早抵达南昌城。

很显然,这是一起吴拱仗着他的关系欺凌弱势老将的事件,戚方一定被欺负的很惨。

照理来说,张浚应该为戚方做主,让吴拱不要继续欺凌戚方了。

不过张浚转念一想,想到了戚方是张俊旧部,张俊又是太上皇赵构的亲信,在赵构做皇帝的时候,张俊一系的武将可是大宋朝军界的绝对权贵,多少人靠着张俊的关系飞黄腾达。

然后呢?

张俊的旧部做出了多少贡献?

这个戚方虽然是老将了,但是当年也是军贼出身,属于出身不行的那一类人,本身的政治立场也是和张俊一样,靠着张俊的关系走到如今。

作为一个主和派将领,和主战派的吴氏将领产生矛盾,而自己作为张俊在政治上的对头,难道还要帮主和派的人说话吗?

再者说了,太上皇已经不是皇帝了,现在的皇帝是赵昚,不是赵构!

被赵构抛弃的张浚并非全无怨气,而眼下,提拔他重新回到中央掌握权力的人是赵昚,他理应为赵昚效忠,全心全意为招生考虑,而不是为赵构和他的主和派系考虑。

甚至于现在正是清算主和派系势力的时候,大力扶持主战派系,以免将来北伐的时候主和派在后面拖后腿干坏事。

所以该怎么做这件事情,是一目了然的。

张浚于是着手写了一封手令,斥责戚方,力挺吴拱,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然后这份手令刚刚发出去一天半,一个更加令人感到惊讶的消息就传来了。

还是吴拱给的消息,吴拱送来第一手消息,说战场局势突变,李道所部全军覆没,田师中驻地遭到突袭,本人战死。

大军储存在两座县城的粮草全部被焚毁,以至于在南昌前线的吴拱猝不及防,就遭遇了后勤被断绝的窘境。

张浚大惊失色。

李道全军覆没?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宿将,曾经的岳家军统制官,理应骁勇善战,怎么会战败以至于全军覆没?

那可是两万军队!不是两万头猪!

张浚陷入了无边的疑惑和焦虑之中。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戚方离

开的时候,颓丧得像一只战败的猎犬,而吴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满是快意。

和我作对,就该是这样的下场!

于是接下来,就由吴拱安排南昌攻城作战了。

吴拱大军士气高昂,发起作战之后,数次攻上城头,给韩五所部沉重打击,多次威胁城门,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是已经做到了戚方所部连续数日做不到的地步。

当然这其中到底有几分是戚方所部所打下的基础,没人知道。

时间到了八月十八日,吴拱所部几乎能够攻上城墙站稳脚跟和韩五的霸王军夺取城门控制权的时候,吴拱忽然接到了后方传来的极为恐怖的消息。

后方的宜春县和分宜县被义军攻破,他们这一路大军的主将田师中被义军袭杀,两座城池所储存的全部的粮草都毁于一旦,大军的后勤体系彻底崩溃,后勤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报告这一消息的是田师中所部亲卫骑兵当中的一部分,他们战败之后仓皇而逃,跑来南昌城下向吴拱汇报这一消息。

既然如此,这个消息当然是准确无误的,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田师中的确是死了,宜春县和分宜县也被攻破了,两座城池内存放的大量粮草和军需物资毁于一旦,不是被烧了就是落入义军之手。

而且吴拱还得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消息。

之前南下讨伐吉州叛军的李道所部也崩溃了,李道已经战死,所部不是死了就是溃散了。

这场南下讨伐叛军的战争,随着田师中和李道的死亡,似乎已经输了一大半了。

吴拱愣了很久,很久很久,他才回过神来,找来了军队里的军需官,问他军队里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

军需官回答说,军中存粮还能支撑五天,当然,如果向戚方所部索取粮食的话,应该还能继续支撑下去。

不过两支军队的后勤运输都是分开的,分别由各自的体系承担,要让戚方的后勤体系承担他的粮草,几乎不可能。

吴拱当即就得出了结论。

不管戚方能否继续打下去,他是打不下去了,戚方绝对不会给他提供粮秣,只会笑着看他的笑话,盼着他快点死。

吴拱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李道这样经验丰富的宿将会战败?为什么田师中这样经验丰富的保命大师会死掉?

这个答案或许没有人能够向他提供。

当戚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反应并没有出乎吴拱的意料。

他非常吃惊,眉头紧锁,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口说他低估了这支叛军的战斗力。

而当吴拱试探性提出需要戚方所部的军粮来维持战局的时候,戚方断然拒绝。

“粮秣之事乃是大军的生死线,怎么能随意就交给其他的军队呢?这样做的话我无法向朝廷交代,吴将军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不管戚方这是对他的报复还是按照程序办事,吴拱都无法改变这样的局面,因为戚方的确是占尽了主动权。

之前的优势处境让吴拱觉得非常别扭,他一边痛恨叛军的卑鄙,一边又痛恨李道和田师中的无能。

若不是他们的无能,怎么会让他没有成功完成任务就北鼻撤退呢?

吴拱痛恨不已。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别的话可以说,我只有退军这一条路可以走,如果戚将军觉得自己可以单独应付叛军,我没有意见。”

丢下一句话,吴拱再次派人向临安枢密院传达消息,自己就带着军队离开了南昌,向荆湖北路撤退。

看着吴拱所部灰溜溜的离开,戚方心中除了大仇得报的快感,还有一丝丝的担忧。

叛军的行动和战斗力超乎他的想象,虽然平定叛乱的主力部队都集中在南昌城,可是问题在于剩下那一支偏师的战斗力并不弱小,统兵者更是成名已久的宿将李道。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叛军居然可以打败李道,并进一步杀死了田师中呢?

戚方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一次朝廷可能要出现一场规模并不小的军事地震了。

吴拱撤退了,他孤军作战,能够拿下南昌已经是最好的表现,想要达到其他的战果几乎不可能。

但是只要他拿下南昌,那么他也不会为此次未能尽全功的讨伐付出什么代价,一如吴拱不需要为李道和田师中的覆亡付出什么代价。

所以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拿下南昌城最重要。

该说不说,戚方虽然非常讨厌吴拱盛气凌人的态度,但是吴拱手底下几员战将的实力都很不错,很有些军事才能,大战数日,几乎拿下了南昌城,看的戚方都为城内霸王军捏了一把汗。

不过所幸他们还没有完成进攻就被迫撤退了,戚方感觉到世事无常的同时,也觉得那

黑紫色跳动青筋的狰狞巨兽吗

句话说得有道理——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把握不住。

于是他一挥手——兄弟们,给我上!打下南昌,咱们喝酒吃肉,烧杀抢掠,什么都有!

戚方颁布了攻打南昌城的最后命令,允许参战的本部军队在攻破南昌城之后大掠三日,除了不准放火之外其他的什么都可以做,三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于是戚方麾下军队战斗意志直线上升,士气大振,俨然一副强者无所畏惧的姿态。

而南昌城经过那么多天的打击之后,俨然已经进入了最后时刻,韩五为了获得更多的人力物力,直接把南昌城内的一切包括人身全部充公。

十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都要登上城楼参战,剩下的所有人也要为霸王军服务,要洗衣做饭运送物资等等,士兵有需要的时候,女人还要随时做好献身的准备。

因为这一要求,南昌全城百姓都被韩五绑在了战车上,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在霸王军的胁迫之下参加作战,失去了几乎一切的东西。

这一刻,城内的大家不分穷富,不分身份高低,全都平等了——

大家都是霸王军的奴隶。

尽管如此,没有训练过的士兵和训练过的士兵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韩五竭尽全力,许诺种种好处,多次城头撒钱,也没能阻止南昌城逐渐走到自己的终末。

八月二十日,南昌城为宋军所破。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