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无删减全文,(这是一个身)

admin游戏解析2021-10-24 16:46:558876

这是一个身材特别娇小……准确点来说是在绪方的眼中,身材特别娇小的女孩。

据绪方的目测,这女孩的身高大概在1米43上下。

这个身高在江户时代的日本倒算是比较正常的水平。

披着一件在这个时代颇为少见的带有着兜帽的宽大黑袍,黑袍宽大到足以将这个少女的身体给包裹起来。

年纪很轻,大概只有15岁上下,虽说在这个时代的人的眼中,15岁的女孩已是成年女性,但对于仍未彻底抛却掉前世的年龄、伦理观念的绪方来说,这个年纪的女孩仍是妥妥的少女。

外貌称得上是可爱,姣好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属于那种不论让谁来评价,基本都会夸赞一声“长得很漂亮”的那种女孩。

此时此刻,这名少女抱着近乎有她半个人那么高的琵琶,缩在船舱的一角,弹奏着音乐。

绪方对音乐是一无所知,所以并不清楚少女正弹奏着什么曲子,也看不出少女的水平如何,仅知道这少女弹得非常好听。

从船舱内其余偷渡客的反应来看,绪方并不孤单,在场的许多人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少女的琴声所吸引。

虽然大家都不清楚这少女为何突然弹起琴来,但都极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并侧耳倾听。

少女仅弹奏了一小会儿。

仅过去大概半分钟,少女便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双手,然后——

“有没有人想要买草鞋呢?”

少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怀中的琵琶放下,然后将放在身侧一个大布包挪到身前并将这个大布包解开。

布包内,是堆得如小山一般高的草鞋。

“若是有人想要买草鞋的,那你们就有必要过来看一看了!”

少女抓起一只草鞋,双手各抓住草鞋的左右两角,然后用力一扯。

“你们瞧!我这么用力扯草鞋,这草鞋却完好无损!”

“质量如此之好的草鞋,仅需10文!”

少女将掌中的草鞋高高举起,就像是在举着什么宝物一般。

绪方现在的表情……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刚刚还一副弹着琵琶的仙女模样。

结果转瞬之间,便放下了琵琶,捧着草鞋开始叫卖。化身为了草鞋商人。

从仙女到草鞋商人——少女的“角色转换”速度之快,令绪方只感到瞠目结舌。

——所以刚才的那段演奏是怎么回事?就只是为了将我们的注意力都给引过去吗……

就在绪方在心中默默地吐槽时,少女放下了掌中的草鞋。

“如果不需要草鞋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好东西……”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放在她身侧的另一个包裹。

但突然——船舱的大门被猛地打开。

1个腰间佩着刀、外貌凶神恶煞的年轻武士大步踏进船舱内。

他们是负责保卫船只安全的“保安”,绪方猜测他们大概是被雇佣的浪人。

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浪人。只要你给得起钱,多的是浪人愿为你效犬马之劳。

在登船之后,绪方有数过这些守卫的数量,总计有8人。这样的数量,守护一个运载着30余名偷渡客的船只,倒是绰绰有余了。

“刚才是你在弹琵琶并且在那卖草鞋吗?”这名护卫在进到船舱后,便将视线转到了少女的身上,“你难道不知道这艘船的规矩吗?在乘船时,不可发出吵闹的声音,像你这样叫卖商品更是严厉禁止。”

“还有这样的规矩吗?”少女一脸疑惑地睁圆双眼。

“那你现在知道了。”

“为什么不能卖商品啊?”少女似乎并不服气,跟护卫争论起来。

“因为曾经有人像你这样在船舱内兜售商品,结果和某个客人在商品价格方面产生分歧,最后两人大打出手,那个卖货的商人差点被打死。”护卫正色道,“你们这些在船舱内兜售商品的人,不仅很吵,还容易惹出事端来,所以自此之后就严厉禁止这种兜售商品的行为。”

“我们现在刚离岸没多久,还想坐船的话就乖乖遵守我们的规定。”

“否则,我们现在就掉头回岸边,把你放回岸上。”

“是……”尽管脸上仍挂着忿忿不平之色,但少女还是服软了,乖乖地将那个她刚刚声称是“好东西”,但还未来得及打开的大布包给放回到身侧,然后将装着大量草鞋的布包给重新包了起来。

“真是的……看来之后得让白太郎他们在带人上船之前,先跟想上船的人好好讲讲船中的规矩才行。”

护卫留下这句带着不悦之色的低喃后,快步走出了船舱并关好了门。

少女乖乖遵守着那护卫刚刚所说的“禁止售卖商品”与“禁止吵闹”的规矩,老老实实地缩在船舱的一角,不再弹琴以及叫卖商品。

而在护卫离开后——没有一个人去找少女买草鞋。

大家都各做各事,回到这少女弹琴前的状态——包括绪方和阿町在内。

绪方他们的鞋都还好用着,完全不需要再买什么新鞋。

“真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孩呢……”阿町想了半天,只挤出一个“很有性格”来形容那女孩,“刚才看到她放下琴,拿起草鞋在那卖后,我都呆了……”

“有一说一,她这种先用琴声来把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的手段蛮妙的。”绪方莞尔,“刚才她把整个船舱的人的注意力都给吸过去了。只可惜并没有人想要买鞋啊。”

绪方只把少女刚才的那番行径,当成漫长旅程中的一个小插曲。

在这少女乖乖遵守船规、安分下来后,绪方便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这少女身上。

船只刚出航时因浪潮大,船只颠簸得极其厉害,对“风浪”抗性为0的阿町曾一度难受得连坐都坐不起来。

在21世纪,那些现代船只在大海中都会被浪潮给拍打得摇来晃去,那就更别说这种18世纪的木船了。

船舱内有近一半的人在船只驶出海岸后,就纷纷出现了程度不一的晕船症状。

某些人晕船症状比阿町还重,直接化身为“反向喷射战士”。

好在船舱内配备着不少的木盆。

这个帮助人偷渡的定江屋,在“乘客晕船”这一事上大概也吃尽了苦头。

所以在绪方他们所住的这船舱内配备着不少的木盆,并且在开船之前,还特地跟绪方他们介绍了若是有人想吐,就吐在这些木盆里。

多亏了这些木盆,没让船舱变得脏兮兮的,只让空气中多

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了些怪味。

直到船只行驶到一片较为平静的海域后,包括阿町在内的众人的晕船症状才转好了一些。

这时,恰好已正午了。

“阿町,吃点东西吧。”绪方将阿町扶起,让阿町靠坐在一面墙壁上,然后把放置干粮的包裹打开,“你想吃点什么……”

“给我半条肉干就行……”阿町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绪方他们现在所带的肉干,是离开红月要塞之前,恰努普等人送给他们的优质肉干。

这些肉干用阿伊努人特殊的手法制成,不仅味道鲜美,而且保质期极长,特别适合用来充作长途旅行时的干粮。

绪方抓起一条有他的一个手掌那么长的肉干,正欲将这肉感拧成两半时——

“嗯?”

绪方挑了挑眉,然后扭头朝自己的身后看去。

就在刚刚,他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正看着他。

绪方转头盯着自己的后方看,只见视线的主人在发现绪方转过头来后,便慌忙低下头去。

——这孩子刚刚干嘛看我?

绪方在心中发出不解的疑问。

这视线的主人,正是那个刚刚用琵琶来帮助售卖草鞋的商业鬼才。

这女孩的年纪至多不过15岁,而绪方今年已有22岁,称这少女为“那孩子”倒也算是勉强符合二人的年龄差。

绪方没作多想,只认为这女孩也许是太无聊了,所以把视线乱瞟。

但绪方刚把脑袋转回来,便又感到一股自身后而来的视线,于是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后方,然后又看到了慌忙把头底下的少女。

这一次,绪方发现少女在把头低下后没多久,用渴望的目光不断偷瞄着绪方……手中的肉干。

脸庞恰好正对着少女的阿町,此时也发现了少女现在的这举动。

“这女孩是想吃我们的肉干吗?”阿町用只有她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问道。

“大概是吧……”绪方环视了一圈周围,发现现在这个时间点,其他人都拿出各自所携带的干粮啃起来了,就只有这女孩一点动静也没有,仍旧坐在原地,没拿出任何吃的来。

咕……

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咕”声,自少女的肚腹处传出。

这道声响并不大。

但是……却恰好让就坐在少女不远处的绪方二人给听到了。

这道肚子的抗议声刚响起,少女就连忙抬起双手将自己的肚子给死死捂住,然后像是不敢看人一样把头埋得下巴都快贴到胸膛了,脸颊与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在这女孩的肚子响了后,绪方和阿町便相当有默契地同时别开视线,不再去看那女孩,给这女孩留点面子。

“……我们送点吃的给那女孩吧?”阿町这么建议着。

“……不行。”绪方摇了摇头,“如果就这样把食物拿给她吃,也许会被当成嗟来之食,让那女孩的自尊心受挫的。”

说罢,绪方沉思了片刻。

随后将掌中的肉干撕成两半,然后将其中一半交给阿町:“你先吃。我去去就回。”

说罢,绪方将掌中仅剩的半条肉干放回到装食物的布包里,接着再从布包里拿出数条崭新的肉干和别的干粮,用一块小布将他们全数包好、放进怀里。

做完这一切后,绪方大步朝那少女走去。

“请问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草鞋吗?”绪方问。

“欸?”少女抬起头,看向绪方。

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会有人现在来找她买草鞋吧,少女的视线中满是惊讶。

脸上仍挂着因羞耻心而染上的红晕的少女,呆呆地看了绪方一会后,才满面惊喜地回答道:

“当然可以!”

少女将那个装着草鞋的布包再次打开。

“10文钱一双,你可以扯扯看,我的这些草鞋的质量都非常不错的。”

绪方随手拿起一双草鞋,然后轻轻地扯了扯——质量的确相当不错。

“这些草鞋是你亲手做的吗?”绪方问。

“是的。”少女点点头,“这里的每一双草鞋,都是我亲手编织出来的。如何?质量很不错吧?”

“嗯。质量的确不错。只不过——”

绪方的话锋突然一转。

“我没什么钱呢。”

“欸?”少女的眼中浮现出错愕,但很快便将眼中的这抹错愕压下,连忙道,“那我可以卖你便宜一点,一双8文……”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绪方便将手伸进怀里,拿出刚刚用干净的小布所包好的食物。

“我身上只剩这些了,可以用这些来代替钱吗?”

“欸?”少女的眼中再次浮现出错愕之色。

但这抹错愕刚浮现,便迅速转化为了火热之色。

她用火热的目光看着绪方掌中的那些干粮,那副模样,仿佛随时会扑上来,然后将这些干粮紧紧地抱在怀里。

而绪方这时则补充道:

“我打算给我和内子各买2双草鞋,这些干粮可以用来交换吗?”

“当然可以!”女孩像是生怕绪方改换措辞一样,连忙道,“别说4双了,你的这些食物大概都够换6双鞋了。”

“那我就拿6双吧。”

女孩忙不迭地点头。

绪方将这一小包食物递给少女:“可以让我自个翻找合适的草鞋吗?”

“当然可以。”

绪方拨开这座“草鞋山”,开始翻找着适合他与阿町穿的鞋。

阿町的脚有多大,在与阿町确定关系后,绪方就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探知得一清二楚了。

绪方的鞋码换算成现代的算法,大概有42码。而阿町则约为34码。

就在绪方认真地翻找着适合他与阿町穿的草鞋时,少女正像捧着什么宝物一般捧着那包食物。

看了看怀中的食物,然后又看了看身前的绪方。

视线在绪方与食物二者之间来回倒转了好几遍后——

“客官。谢谢您的惠顾。”

“好久没遇到像你这样一口气买了这么多鞋的客人了。”

“为了以示感谢,我送你一样东西吧!”

语毕,少女将怀中的食物拿到一边,然后拿起另一个面积要比这个装草鞋的布包要小上许多的包裹。

绪方对这个包裹有印象——少女之前在推销完她的草鞋后,声称她还有一样“好东西”,然后拿起了一个包裹。

随后因那个护卫来得太及时了,导致少女没能及时将这个包裹打开,没有露出包裹下的真面目。

现在绪方眼前的这个包裹,就是少女之前声称的那个“好东西”。

“客官,你对防身术有没有兴趣呢?”

“防身术?”绪方刚将疑惑的视线投向少女,少女便将这个包裹打了开来——里面放着一堆封面什么字也没有的书。

“实不相瞒,小女的家族代代流传着一种特殊的防身术。”

“这防身术只有一个招式:运劲。虽然只有一招,但威力却极其强大,是极佳的防身技艺。”

“这些书,就是我亲手所做的‘运劲’练习方法。”

“内容浅显易读,有好多人仅看我写的这书,就粗浅地掌握了‘运劲’。”

绪方从刚才开始就是一脸的错愕——继从“仙女”变为“草鞋商人”后,这少女再次摇身一变,变为“武学秘籍商人”。

少女的身份转变速度之快,让绪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望着一脸错愕的绪方,少女误以为绪方是不相信她刚刚所说的话,所以急声补充道:

“我可不是那种骗子哦。”

“不论是书,还是我这个人,可都是有真材实料的。”

说到这,少女挽起了右臂的袖子。

在少女将右臂的袖子给挽起后,绪方惊奇地发现——这少女的手臂竟颇有肌肉,并不是那种四肢孱弱之徒。

“我给你演示一下‘运劲’吧。”

说罢,少女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紧盯着前方。

此时的少女,和刚刚那副有些无厘头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只见少女紧盯着前方,然后缓缓抬起右手,手掌攥握成拳。

绪方细心地发现——少女手臂的肌肉,正以古怪的节奏、幅度运动着。

只见少女像是蓄力一般,肌肉震动的节奏、幅度越来越快。

最后——

少女朝身前的空气打了一拳。

嘭!

不像是少女这种体型的女孩所能打出来的破风声响起。

绪方还未来得及对少女的这一拳发表任何的感想,便突然在脑海中听到一阵……许久没有听过的系统音。

【叮!成功浏览完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所有武技】

【成功提取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检测宿主目前所习得的所有武技流派……】

【宿主目前尚未习得其余的徒手格斗技】

【习得“伊贺流禁术”后,使用该武技打败、击杀敌人后,可获得个人经验值与武技经验值】

【宿主可花费1点技能点,解锁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请问是否要花费1点技能点解锁徒手格斗技——“伊贺流禁术”】

*******

*******

作者君昨天着凉,今天肚子痛……写这一章,足足去了3次厕所……(豹头痛哭.jpg)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我们的这规定是严禁武士上船。”

像捧着什么易碎品一般捧着绪方刚抛给他的小判金的白太郎补充道。

“所以如果你不介意藏起佩刀、伪装成平民的话,倒的确可以上船。”

“但要切记在登船后不可让武士的身份暴露,要不然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会有麻烦……”

“我们的船上可是有很多雇来的负责保障船只安全的护卫。”

“虽然不至于会杀了你或是把你丢下船,但肯定也会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好好守规矩的人。”

白太郎的话音刚落,绪方便不假思索地说道:

“没问题,我可以把佩刀藏起来,伪装成平民。”

“至于身份暴露的问题——关于这点也请你放心,就如我刚刚所说的:我并非那种脑袋有问题的武士,绝不会在船上闹事,会老老实实地待到下船为止。”

绪方身为穿越者,自然并不会是那种不容许佩刀被他人触碰、外出时佩刀必须要时刻佩戴在腰间的“魔怔武士”。

对于绪方来说,将佩刀藏起来、伪装成平民并不是啥难以忍受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交钱吧。”白太郎道,“偷渡费用是每人20匁银。登陆地点是奥州地区的一处秘密港口。”

“3天后我们刚好有一艘船要出发。”

“现在交完钱后就耐心等待3天,3天后的清晨再来我们这儿,我们会带你们去乘船。”

“接着,再在海上飘个5、6天,你们就能抵达日本本土了。”

白太郎的话音刚落下,绪方便突然接着道:

“你们的偷渡船,除了载人之外,还能载马吗?”

“啊?马?”白太郎瞪圆双眼。

“嗯,没错,马。”绪方说,“我们有2匹马,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将它们也带回去。如果你们的船能够载马的话,价钱好商量。”

绪方所说的这2匹马,指的自然正是萝卜与葡萄。

带着马进城相当地不方便,所以绪方他们现在将萝卜与葡萄藏在松前城的郊外某处。

这2匹马已陪伴了绪方与阿町二人一段并不短的时间,萝卜与绪方更是有着生死之交,在与幕府军大战时,是萝卜载着绪方冲锋陷阵。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绪方并不想舍弃这2匹马。

“马啊……我们的船的确可以载马、牛等牲畜。我们也有过不少次的载运牲畜的经验。但是……价钱可不便宜哦。”白太郎以一副试探性的口吻说道,“如果你要运马的话,就在后天把你们的马给我们,我们将你们的马提前装船。运费是每匹马70匁银。”

见他们的船可以载马,绪方暗自松了口气。

至于白太郎口中的很贵的运费……

“既然能够载马的话,那便一切好说。那在载我们的马渡海时,你们能帮忙照料我们的马吗?只需要帮我们按时喂食、清理他们的粪便即可。”

“这个倒是可以……但是得额外加钱哦。”

绪方没有出声去接白太郎的这句话。

他只默默地从他地怀里掏出了装满了大判金的钱袋子……

如今存款已够他和阿町用上一辈子的绪方,压根就没把这些钱当一回事。

……

……

当天晚上——

松前藩,松前城,某座旅店内——

“啊……是榻榻米……”

刚进到房间,阿町便以“大”字型俯身倒在松软的榻榻米上。

“还是躺在榻榻米上舒服……”

紧紧地将身子贴在榻榻米上的阿町,仿佛是要让自己的整个身子与榻榻米融在一起一般。

“看来……幕府军大败的消息,真的被封锁了呢。”绪方一边低声感慨着,一边解下腰间的佩刀,抱着佩刀坐在了窗户边上。

在交完钱、从定江屋出来后,因为时间还早的缘故,绪方与阿町便决定久违地在和人社会中逛逛。

一方面是为了打发时间,另一方面便是为了四处打探一下时下的“热门新闻”。

毕竟他们离开和人社会太久了,在他们离开和人社会的这段时间内,日本本土那边说不定发生了些什么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的“大新闻”。

二人从白天逛到夜幕降临,打探了一圈消息后,从最终结果来看,二人的收获颇丰——二人逛了大半个松前城后,有了2个收获。

第1个收获:在他们与虾夷地的风雪共处时,日本本土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第2个收获:幕府军进攻红月要塞大败的消息,似乎遭到了封锁。

松前城仍旧一副歌舞升平的模样。绪方问过不少人有关“幕府军出征”的事宜,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清楚幕府军与红月要塞的战事如何了。

按常理来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幕府军大败的消息应该早就传遍了整个松前藩,而日本本土那边也都开始大范围传播战败的消息才对。

然而松前城的百姓们却毫不知晓幕府军已经败了。

唯一说得清的解释便是幕府有意地封锁消息。

对于幕府封锁消息的这一举动,绪方还是非常理解的。

毕竟此战是以幕府的惨败而告终。

不仅没能达成拿下红月要塞的战略目标,还死伤惨重。

而造成他们此次惨败的罪魁祸首,还是那个三番两次让幕府脸面无光的绪方一刀斋。

不论从哪种角度来看,这种恶性丑闻幕府都必须要竭尽全力封锁。能封锁多久就封锁多久,封锁得越久对幕府便越有利。

“1万大军溃败——这么大的丑闻,即使是竭尽全力地封锁消息,肯定也没有办法一直封锁下去的吧。”阿町这时从榻榻米上坐起身来,露出狡黠的笑,“真好奇啊……若是让世人们知道绪方一刀斋在继弑杀暴君、攻破二条城后,又多了个击破幕府大军的事迹后,世人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多半会被那些幕府的忠实支持者当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国贼吧。”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接话道,“我其实更好奇等到消息彻底封锁不下去后,我的赏金会涨到多少……”

“涨多少都没用啦。”阿町说,“应该也不会有哪个赏金猎人打你脑袋的主意了。”

说罢,阿町再次躺回到榻榻米上。

“船要到3天后才会开……阿逸,我们接下来的3天要怎么度过啊?”

“还能怎么度过?就悠悠闲闲地度过吧。”绪方毫不犹豫地答道,“我们这段日子,一直忙忙碌碌的。”

“为了找到玄正和玄直,先是误打误撞地来到红月要塞,然后稀里糊涂地卷入战争中。”

“战争过后,一路北上来到了坎透村,好不容易找到玄直后,没作任何的停歇,紧接着又是一路往南、原路回到了松前城。”

回忆着过往几个月的经历,让绪方不禁唏嘘。

“老实说:这几个月实在过于忙碌,让我的身心都感觉有些疲惫了……”

“所以——我们就把这3日当成假日,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就好好休息3天吧……”阿町轻声附和道,“那等回到日本本土后,你打算怎么行动?要直奔关西的高野山吗?”

“不。”绪方摇摇头,“我打算先找个足够厉害的刀匠来帮我修刀。”

绪方将怀中的大释天缓缓拔出鞘。

望着大释天如今残破的刀身,绪方缓缓道:

“接下来……大概就要直面那个研究‘不死’的幕后黑手了。”

“他们既然有办法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不死’实验,那代表着他们的势力绝对不小。”

“若是与他们爆发激烈冲突了……用目前已残破的大释天和大自在来迎战的话,恐怕已力有未逮。”

“我已经用惯了这2把刀。而且合格的替代品也不是那么地好找。”

“所以——为了给之后做准备,在回到日本本土后,我打算先把我的刀给修好了。”

“找刀匠修刀啊……可我们要去哪里找厉害的刀匠?”阿町问。

“这个时候——”绪方缓缓展露出微笑,“就得找朋友来帮忙了。”

“在回到日本本土后,我们就先去一趟尾张吧。”

“尾张?”意识到什么的阿町,将双目微微睁大,“

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是要找葫芦屋的人来帮忙吗?”

“嗯。”绪方点点头,“葫芦屋的人脉广大,找他们帮忙的话,说不定便能找到有能力修复大释天和大自在的刀匠。”

“反正要去关西的话,尾张是必经之地。”

“所以——在前往高野山之前,先找葫芦屋来帮帮忙,看看他们认不认识厉害的刀匠吧。”

语毕,绪方将大释天缓缓收回进鞘中

……

……

3日光阴,很快便过去了。

在好好品尝了一番久违的悠闲时光后,在3日后的清晨,绪方他们便再次来到了定江屋。

早于昨日,绪方便依照着白太郎此前的吩咐,将萝卜和葡萄交给了他们,让他们将马匹提前装船。

刚来到定江屋,他们二人便被请到了二楼稍作等候。

紧接着没过多久,他们便被带出了定江屋,被带往他们的偷渡船所在的海岸。

从松前城到偷渡船所在的海岸并不遥远,清晨出发,还未到中午,绪方便闻到了海洋独有的咸腥味,紧接着便看到了一条平缓的海岸线,海岸旁停靠着一艘颇具规模的大船。

邻近大船的海岸边上,现在正站着不少人,这些人年龄不一,人数约为30人上下,这30余号人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的腰上都没有佩刀。

绪方猜测这些人应该都是与他跟阿町一样的偷渡客,都准备乘坐这艘偷渡船前往日本本土。

在缓步走向这帮都在等待着登船的人群时,绪方扭头朝身旁的阿町悄声说道:

“阿町,接下来记得别叫错我的名字哦。我现在是商人五郎。”

阿町用力地点了点头,用动作回答了绪方。

绪方的腰间,现在已没有插着他的佩刀——大释天与大自在现在都已除下,与其他行李放在一块,用布紧紧包好,背在绪方的背上。

因为这两柄刀与其他乱七八糟的行李放在一块并用布包紧的缘故,所以从外观来看,很难看出这个布包里面放着2柄刀。

为了能完美地掩盖自己武士的身份,绪方早已给自己设立好了全新的、完整的人设——

他是一名专卖虾夷货的商人:五郎。与妻子阿町同为关西人。2年前因觉得卖虾夷货有钱途,所以带着妻子来到松前藩,开了一家“虾夷货专卖店”。

但只可惜能力有限再加上世道不济,店铺的收益每况愈下,所以决定把商铺给卖了,准备带着全身上下所有的家产回老家关西再谋发展。

至于萝卜和葡萄这2匹马是用卖掉店铺的钱所买来的马匹,准备在回到老家后,当作礼物赠送给爱马的岳父。

绪方连带着也给阿町立了一个全新的人设——关西某个地主之女,格外爱马。

他便是为了投其所好才将花重金购来了这2匹马给带回日本本土,准备献给岳父。

绪方的这全套人设,从逻辑上来看,可谓是无懈可击,挑不出任何大的漏洞。

绪方二人与其他的偷渡者在海岸边上站了许久。

直到都快要临近中午了,那艘偷渡船才终于做好了出航的准备,准许绪方他们登船。

这艘船的船舱共有2层。

第一层船舱便是船员们,以及绪方他们这些偷渡者所住的地方。

第二层船舱似乎原本是用来堆放各种杂物的地方,现在被腾出了一大片空间,用来安放萝卜和葡萄。

刚登上船,绪方便去了一趟最底层的船舱查看二马的状态——二马之前是随同着哥萨克人横渡大海来到虾夷地的顿河马,对于海洋并不陌生与惧怕,因此二马的状态现在都非常地不错。

确认完萝卜与葡萄的状态,绪方便回到了他们这些偷渡客所住的船舱。

刚回到船舱,绪方便看到有几名船员站在船舱的中央,大声高呼着:“准备开船了!准备开船了!都坐稳了!”

对于坐船,绪方和阿町都不是什么从没坐过船的新手了。

船还未开,阿町就十分乖巧地在地上躺平。

而绪方则坐在了阿町的身旁。

前者是十分有自知之明地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晕船。

后者则是十分自觉地为照顾晕船的阿町做准备……

“坐船什么的……真是讨厌啊……”说罢,阿町像是认命了一般闭上了双眼。

“忍耐一下吧。”绪方苦笑着捋了捋阿町的头发。

在船员们高声提醒船只马上就要出航没多久,绪方他们屁股下的船只便缓缓动了起来。

这艘停靠在岸边的大船,缓缓驶离了海岸,朝远方的海平线逝去。

随着对海岸的逐渐远离,船只的摇晃感也越来越剧烈。

阿町的脸色也随之因晕船越来越苍白。

就在这时——

当啷。

一阵悦耳的琴声突如其来地响起。

在这琴声响起后,绪方先是一愣,然后扭头看向琴声所传来的方向。

琴声所传出的方向尽头处,是一名正捧着琵琶、容姿端丽的娇小女孩。

*******

*******

作者君今日的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今日的更新稍微少一点,广州今年入秋好快啊,我这大概是着凉了(豹头痛哭.jpg)

感谢书友【盏月杯影】!昨日一口气投了82张月票给本书……当初看到这数字时,我都惊了……非常感谢您的鼎力支持!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分享: